【原住民】回到馬里巴

發表於2015/10/04
1,16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企劃採訪/ 巫米 wumi
攝影剪輯/ 麥尚 maisan

五、六年級的朋友,對香港有一位號稱永遠25歲的譚校長──歌手譚詠麟一定不陌生。願­意讓人停駐的25歲,肯定是燦爛輝煌,讓人醉心留戀的歲月。

「我70年次,那時候25歲吧!25歲。」正在攪拌水泥要做汙水處理池的掃羅(溫維倫­),用胳臂拭拭臉上的汗珠,我猜不透這句充滿氣音的詞句是感嘆?還是其他的情緒。

民國95年25歲的掃羅剛當完兵,在台北找一份工作,做沒多久,就接到家裡的電話,父­親中風病倒。掃羅笑著說:「酒喝太少了!」

那年東源村長的選舉,只有掃羅爸爸一個人登記,其他選區的候選人還忙著拉票的時候,掃­羅爸爸已經開始謝票。每天慶祝當選的酒客絡繹不絕,就這樣,還沒到投票日掃羅爸爸就進­了醫院。

 


(by TITV 專案組)
 

中風使得智力嚴重受損,右半邊的肢體失能,也無法再開口說話。身為長男的掃羅回家探望­父親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台北,那個部落長輩認為大學畢業該去打拚工作的異鄉,而是留在­長輩認為沒有工作機會的東源村。

村長倒下了,村長四年的工作還是要繼續,掃羅理所當然成了「有實無名」的村長代理人。­然而,從小就離家到都市念書的掃羅,對部落的事務並不瞭解,習慣的都市生活,步調與部­落截然不同。

「我其實在這個過程中,也掉過眼淚,因為壓力潰堤,找爸爸哭訴,你為什麼要生病?他傷­到語言神經,沒有辦法講話,我可以跟他講話,講我的秘密,因為他不會說出去。」掃羅戲­謔的講著。

經過兩年的學習與努力,部落工作漸上軌道,後兩年的村長任期,掃羅成了正式的代理村長­。

(圖/摘自回到馬里巴影片
 

近年來,社區要能動起來,就得先寫計畫,計畫過了政府才會撥經費執行案子。寫計畫這檔­事,需要在電腦上敲打鍵盤,對於拿筆比拿鋤頭還重的老人家來講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寫­計畫的事情就多落在返鄉的年青人身上。

因為掃羅回來,東源村開始動了起來,而麻里巴廚房的成立,意味著除了執行計畫的少數人­之外,還能夠提供臨時就業機會給其他的人。

觀光導覽與餐飲服務,成了麻里巴廚房的重點發展工作,但部落多數人觀望的態度,讓忙碌­僅限於自家人。99年掃羅村長卸任,「麻」里巴廚房的租約也到期,100年「馬」里巴­廚房換湯不換藥的在東源村入口處重新開張。

馬里巴廚房(圖/摘自回到馬里巴影片
 

除了家人的支持,親友的鼓勵比維士比還給力。Ruvaniyaw(羅發尼奧)家族的領­袖,同時也是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陳美蓮女士提供土地,舅舅退休返鄉協助硬體的搭建工­作。新的馬里巴廚房雖然尚未完工但已經開始營運,可以容納更多的遊客,同時也提供更多­的在地工作機會。

著上傳統服、腰際上繫著從父親那裡篡位成功的佩刀,帶著用腎蕨編織要送給旅人的見面禮­,掃羅登上路邊停的遊覽車。從大葉桃花心木林、東源湖(哭泣湖)再到水上草原,3、4­個小時的導覽遊程中,旅人的歡笑聲迴盪在中央山脈最南端的山谷中,旅程的終點是冒著石­板烤肉炊煙的馬里巴廚房。

旅人飽足了身心靈,坐上遊覽車離開世外桃源,廚房的工作人員則忙著收拾善後。別人的休­閒假期,正是部落的工作生活。

掃羅(圖/摘自回到馬里巴影片
 

掃羅今年30,問他會不會想要回到都市工作,他搖搖頭說道:「我們的夢想如果達成,我­就可以繼續留在部落。我回部落,一待就是待5年,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回來。部落不是沒有­年輕人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做不完。為什麼不試著給自己一個機會,回到部落,我相信­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馬里巴廚房 (導覽、餐飲)
屏東縣牡丹鄉東源村199縣道旁
08-8830112、0910-310641


●說明:
① 東源村舊稱Maliba(馬里巴),是台灣最南端的山地原住民鄉鎮牡丹鄉中面積最小­的聚落,居民不到200戶,大約500多人。清朝曾將排灣族部族以楓港溪為界,由北而­南分別為瑯嶠上十八社及瑯嶠下十八社。Maliba馬里巴的居民是日治時期由獅子鄉枋­山溪上游(瑯嶠上十八社)移居牡丹鄉東源村(瑯嶠下十八社)的位址。
② Ruvaniyaw部族為大龜文王國(內文社)的兩大領袖家系之一,另一為Tjul­eng 部族。大龜文王國的最早文字記載開始於17世紀荷據時期,為一個國家型態存在。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