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我們陪藍教官走了最後一程

發表於2015/09/30
48,45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編按:本文經作者同意後刊登在健行筆記,非經作者同意禁止任何平面及電子媒體轉載

1300左右 。 2K處,大休,冠承學長跟我終於遇上先鋒部隊,他們已經到達快35min了。  

加敏說他們剛剛遇到MIT的藍教官走過去,
我心想,看來今天在新達山屋可以跟藍教官好好地打屁一下,而不是只在電視上看他虎啊虎吼~~  

1235 隊友亁文拍下藍教官的身影
1235 隊友亁文拍下藍教官的身影
 

吃過午餐後,打起精神繼續踢今天最後的1.5K陡上。
萬萬沒有想到後面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  

行程: 聖稜線。品田上志佳陽下。
人員:陽明OB老鼠會。(我,加敏,益安,傑忠,亁文,冠程)共6人 新手老手比:1:5  

-----------------------  

2015.9.24號  

0400  台北集合出發,預定上山消遙過中秋。
除了一個多月前一起在奇萊大雨撤退的固定班底之外,這次還加入了初次跟我們同行的急診科學長冠程。    

0730  抵達武陵山莊停車場,吃早餐,分配每次越來越可觀的公糧。  

0825  重裝出發。天氣晴。

0947 品田池有登山口。小休,拿出家裡種的文旦給大家解渴,準備面對接下來的陡上。
(登山口至三叉營地有3.5K,落差約1000m,簡單來說就是一路硬幹上去)

1007 登山口出發  

1100  1K處小休。
傑忠不虧是每周往山上跑的人,從登山口開始走後,沒多久就完全看不到人影, 其他幾個年輕人也是一路往上衝, 留山齡最資深的冠程學長跟我在後面慢慢龜速往上爬,順便聊一下這些年爬山的心得。  

途中陸續遇到幾隊下山的隊伍,打過招呼後就繼續低頭保持呼吸,盡量將心跳壓到容忍範圍內。
但前三天都上滿整天班,加上前一晚交通夜也沒充足睡眠,第一天又是背最重的時候,
面對第一天的1000m落差,體能消耗非常大。在高山上較為稀薄的環境當中,
血液二氧化碳濃度上升,讓人邊走邊想睡覺。
還好冠程學長也一年沒認真訓練了,速度也拉不快。
今天山上天氣雖然涼爽,但沒啥風,所以一路走來感覺汗流得比平常還要多,
飲用水的消耗自然也上升不少。
還好今天就是走完這段上坡路就可以在山屋休息了。
也不用特別做飲水的管控。    

1300  2K處遇到由傑忠帶領的領先集團。(領先集團1225就抵達2K大休)
想不到這第二個1K居然花了快兩倍的時間才走完Orz
想到後面還有1.5K的陡上就頭痛。     

加敏說他們剛剛遇到MIT的藍教官走過去,
我心想,看來今天在新達山屋可以跟藍教官好好地打屁一下,而不是只在電視上看他虎啊虎吼~~

1235 隊友亁文拍下藍教官的身影
1235 隊友亁文拍下藍教官的身影
  

(ps. 佳敏說有跟藍教官交談,問她要不要一起休息吃午餐。
藍教官說他前天帶玉山,昨天在郡大,今天來這邊,有點累但是他可以慢慢走慢慢休息)  

等我跟學長吃過行進糧後,隊伍繼續往上推進。
過中午之後天氣開始轉陰,聽說台北已經開始下雨,
山區氣象預報的降雨機率為30%,希望上到稜線之前雨不要下下來啊!  

過2K之後開始轉為較為平緩的草原坡,休息過後行進速度也恢復正常一點。
傑忠所帶領的先鋒部隊依然保持高速往前衝。  

1335左右抵達2.7k草原坡。遠遠地聽到佳敏在呼喊,我以為看到什麼大景也跟著振奮一下呼喊回應。
過沒多久聽得更清楚了,“Window快來!!!!藍教官倒在路上,沒有呼吸心跳!!!”
這時候我整天想昏睡的腦袋完全被嚇醒了,
背包也來不及脫就拔腿往前衝邊叫他們開始做CPR
進了樹林,看到藍教官頭朝上倒在一個轉彎的上坡,上方還有一隊
(2女1男,目測平均年齡約45歲以上)僵在那邊不知如何是好,
佳敏亁文益安已經準備開始CPR. (ps2)
傑忠往下衝,搜尋手機訊號有通的地方打119找救援,並連絡在後面的冠程學長上來支援。 

過2.7K草原坡後的樹林,事發第一現場
過2.7K草原坡後的樹林,事發第一現場
  

下了背包靠近藍教官旁邊檢查,右側頭部多處有外傷,舌頭有傷口並滲血
(推估是倒下撞擊造成,並非事件主要原因),摸不到頸動脈,呼叫完全沒有反應。
藍教官倒在上坡的坡上,我們也沒有時間可以搬動壯碩的藍教官,
只能一個人固定頭部暢通呼吸道,另一個人開始CPR。
(後記,平常在平地CPR會兩分鐘換人做。但因為在山上空氣較為稀薄,三總ER研究得到結果如果每1分鐘換就換人做才能維持良好的CPR品質)    

1345
冠程學長趕到旁邊,檢查瞳孔放大,已無瞳孔反射。  

1347
給予第一劑腎上腺素針劑,期間CPR無中斷。  

1352 
給予第二劑腎上腺素針劑。
另外開始以登山杖和衣服製作緊急擔架,並請旁邊那隊的大哥來幫忙協助將藍教官搬運至下方20公尺處的草原開闊地形。
在搬運過程有聞到類似排泄物的味道。冠程學長說這是失禁後的症狀。  

在開闊處繼續進行CPR,藍教官的手機也開始響起來,我拿起手機看是MIT的阮姐來電,
現場收機訊號不穩定,我用半吼半喊的方式跟阮姐報告完狀況並請他幫忙聯絡相關人員來幫忙。
也不知道他那邊有收到多少訊號。 另外打給大天使的陳大哥,請他幫忙聯絡雪霸國家公園管理站以及阿清大哥那邊,請最近的人過趕過來幫忙。  

冠程學長在急診室見過大風大浪,我跟佳敏也算是醫護人員CPR的動作自然也還OK,益安也標準。
亁文的CPR是在救生員訓練所學的,按壓速度有點太快,經過提點後也可以幫得上忙。 
傑忠從來沒有學過,但是在冠程學長的指導之下也幫忙分擔CPR的體力。
本來想請另外三人小隊來幫忙,但忙完之後發現他們居然就下徹了........我想一般民眾看到這場景也不一定敢伸手相助吧    

約30min之後跟藍教官同一隊預計要走四秀的四人小隊(三女一男。這次請藍教官當協作)也接到我們的消息從3.5K三叉營地趕了下來加入救助。  

冠程學長利用衛星電話跟以前在杭特部服役時認識的海鷗教官,
(鴨子謝謝你的電話,這次可能被我打爆了Orz)
看他們今天有沒有派機在馬博拉斯山區附近搜索前幾天失蹤的飛官,
如果有的話過來這邊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 但聯絡後似乎今日是沒有派遣勤務,  

此時山區的雲也湧上來,感覺不久就要開始下雨了,場地周圍也不利於直昇機的降落(障礙物以及能見度都不好),
但我們也沒有辦法將藍教官移到位於3.5k處的三叉營地。
估測消防局以及其他山青趕過來也需要超過2小時。所以一定要有長期抗戰的準備。  

還好平常多人出隊我習慣會帶一個外帳,就為了因應突發狀況,請傑忠拿出來幫忙在草原坡上整理出來一個營地。
再將藍教官移到外帳當中。
果然過了沒多久就從霧雨轉變成小雨了。  

1520左右,CPR時間約1小時40min. 藍教官依然瞳孔放大沒有任何生命徵象。
討論後決定停止CPR不再繼續折騰藍教官的身體了。
拿出藍教官攜帶的毯子為他蓋上防止他身體受到風雨侵犯。
大家坐在藍教官身旁靜待支援... 順便將散落一地的物品給收拾好,待會準備跟救難人員一起下山。
(等待的時間我們決定還是下撤了,雖然我們仍有足夠的裝備跟時間完成這段聖稜縱走, 不過經過一個下午的急救大家在心情上也受到很大的影響,雖然我跟冠程學長在醫院以及在山區遊盪多年看得比平常人還要開,但為了整體的安全考量還是決定下徹,而且山下派出所好像也要我們下去做筆錄?? )  

4點多...雲豹的谷明光大哥是第一個趕到現場的人,用布農族的族語呼喊著藍教官的名字,
谷大哥確認藍教官往生之後就往回走以無線電做聯絡  

後來阿清的蝌蚪以及蝌蚪太太也從雪山369衝下來趕到這邊,阿清透過蝌蚪的電話跟藍教官說話,請藍教官跟我們一起下山。  

接著梨山消防隊的人員也上山,以AED確認心跳停止,舌頭僵硬無法插管,CPR沒反應之後,官方版確認藍教官已經走了,
決定將藍教官的大體以人力揹下山,於是我們開始拆除外帳打包好東西,跟著救難人員一起下山,  

5點多天快黑了開始動身下山,
跟藍教官一起上山的四位大哥大姐心情受到極大打擊,下山速度也偏慢並且開始走不穩,
為了不讓藍教官再操心在他們身上,我們就跟在他們後面陪他們慢慢下去,
傑忠跟益安最有體力的兩位還先衝下山後折返來幫兩位大姐背背包下去。  

7:15 下到池有登山口,沒多久搜救人員也已輪流背負的方式將藍教官給帶下山了。
將藍教官放上救護車的擔架上,現場的組人圍在藍教官以族語跟藍教官禱告後,再將他送下山。

管理處的巡山員阿星大哥也開車協助我們下到管理處,讓我們盥洗吃飯,10點多左右由大天使的王大哥將我們連夜送回台北。  

<後記>:  
雖然這次沒有走完預定行程,但因為種種因素我們的行程提早了一天,也才遇到這次事件,也算是我們跟藍教官的緣份了。
就讓我們跟藍教官走完最後的這2.7K,請藍教官保佑我們以後在山上能夠平平安安。
山永遠都在,留給準備充裕的人來接近欣賞他。  
最後謝謝同隊隊友們提供的時間以及照片。  

 

本文在FB分享所有喜愛藍教官的山友、關心高山救援的朋友們
非經同意禁止任何平面及電子媒體轉載  

 

ps2: 領先隊伍親自說法

 

ps3: 冠程學長親自說法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