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當野保遇上動保

發表於2015/09/18
1,00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當流浪動物闖進了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一連串的意外,透露什麼訊息?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驅車來到陽明山竹子湖,今天不是來採海芋、吃野菜,台大的朱有田教授在這一帶,研究一種神秘的動物。

穿越林間小徑,研究團隊想瞭解的對象,是行蹤隱密、動作矯健的麝香貓。牠是珍貴稀有的二級保育類動物,北部地區只剩陽明山與福山,比較容易發現蹤影。

陽明山鄰近大台北地區,是都市人的後花園,道路四通八達,動物過馬路時,常常出車禍,也包括了麝香貓。陽管處因此在路殺熱點設置涵洞,讓動物有地下道可以走,麝香貓的生存威脅少了一些,卻發生其他問題。

2013年在竹子湖戰備道,研究團隊追蹤的一隻個體,突然死亡。朱有田老師說,獸醫解剖後發現,牠的胃有穿刺傷,有可能是自由犬隻所造成。

麝香貓不是唯一疑似被野犬攻擊的物種。在高雄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已經發生七起山羌被野狗攻擊事件。特生中心的野生動物急救站,也治療過被狗追捕而受傷的山羌,還有頭部被咬出大洞的白鼻心、被攻擊致死的小山羊、淌血的穿山甲,這些動物有的命喪黃泉,有的還在與死神拔河。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提供
 

特生中心急救站從2013到2015年6月救治的傷患中,確定有35隻動物,是被流浪動物攻擊,當中哺乳類占了23隻,比例較高的是穿山甲與山羌。獸醫師毛祈鈞表示,哺乳動物是被流浪動物攻擊的主要物種,因為體型大,可能捱得起一定程度的攻擊,被送到特生中心時有的還能活著。

臨河的關渡自然公園,則是發生黃鼠狼被咬死的意外。關渡自然公園環境部主任葉再富表示,當時在一塊教學田埂上發現,死亡的黃鼠狼連腸子都被拖出來。

關渡自然公園是台北市僅存的濕地環境,園區內有紅樹林,也有草澤、埤塘與稻田,是國際候鳥遷徙的重要休息站,這幾年也遇上了流浪犬問題。葉再富觀察, 第一代是被丟棄的,但是第二、第三代已經是野化的動物,只要狗群超過八隻以上,就會變得很兇,不但會去抓魚、抓螃蟹、抓鳥,上一代還會教下一代打獵。

陽明山是所有國家公園中,流浪動物在野生動物棲地討生活情況最嚴重的。根據統計,大約150隻左右的流浪犬,散布在硫磺谷、龍鳳谷、陽明書屋、冷水坑、夢幻湖與陽金公路。

有流浪動物出沒,往往就有愛心人士來餵食。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認為,動物吃飽就不會攻擊人跟其他物種,因為吃飽就會去休息。長期在野外調查的研究人員,有不同的看法。台大朱有田老師表示,有時流浪動物追逐野生動物並不是為了生存,而是潛能,想去追會動的東西。

餵食,讓流浪動物免於挨餓,但帶來的不只衛生問題。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秘書張順發表示,餵食會造成遊蕩動物群聚,族群增加。排擠棲地重疊的野生動物, 另外還會影響野生動物食性。朱有田教授就曾經觀察到松鼠、台灣藍鵲、竹雞等動物來吃狗食。 

陽明山的野犬大都沒有結紮,繁衍速度快,加上開放性空間,隨時都有新的棄犬,而國家公園想保護的野生動物,卻因為地理隔離,無法從其他地方移入,長期發展下去,將不堪設想。為了降低衝擊,2015年7月,依國家公園法第13條第8款,增列了禁止餵食遊蕩動物,並積極將流浪動物移出,引起動保人士反彈。

其實,流浪犬在山上討生活很不容易,陽明山冬季均溫不到攝氏10度,只能在草叢中尋找一絲溫暖。而且車流量高,也常常慘死輪下。困境,讓這些流浪犬變得聰明機警,要捕捉很難。換個角度想,也許愛爸、愛媽能成為處理問題的幫手。

這場野保與動保的衝突,關鍵在於棄養,導致流浪動物進入野生動物的棲息地。禁止餵食是末端管理,當下更棘手的是源頭如何解決?野生動物與流浪動物需要保持距離,關愛需要智慧,才能避免傷害…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