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爬山10年了 - 記南湖大山

發表於2015/10/10
2,28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去年12月中去了南湖大山,這趟南湖大山其實已經延過兩次了。前兩次都因為遇到颱風和下雨而延期,第三次決定賭看看天氣上山。氣象預報是說會有一波冷氣團來到,帶來乾冷的天氣,山屋應該是零度,有機會看雪。行前還蠻期待的,因為我還沒在山上遇到過下雪,甚至還欣喜的買了李小石的南湖雪夢來看。      

第一天到了雲稜山莊,山莊的山友們跟我們說前三天審馬陣又是雨又是雪。我們詢問有經驗的山友路況是否安好,適不適合穿過五岩峰去到南湖山莊?山友跟我們說因為有下雨的又結冰的關係,五岩峰一結冰危險性就高,不是那麼好過去。最後我們決定留在雲稜山莊不過南湖山莊了,第二天走去審馬陣山玩玩雪。  

豈知第一天的晚上就開始下起陣雨來,第二天飄毛雨,決定還是出發去審馬陣。結果一路上夭壽冷!出門時的溫度計8度,但是在雨勢跟強風的侵襲之下體感溫度是負十度吧>< 我內有穿勾鐵絲外套,外頭有雨衣雨褲,照理說是不致於冷到的。但是卻忘記準備防雨的工作手套,手套被雨淋溼後,再加上狂風直吹和冷溫,手指頭已經凍到從痛到沒有知覺了。 然後我的雨衣其實只是小雨衣,沒有辦法擋住被風吹進外套的雨。小雨從脖子那裡一點一滴的滲入,所以外套內也濕了。前進審馬陣的路上會經過一段大石頭和樹根堆疊起來的路段,那裡的風特別的強。我從沒有在山上遇到如此強的風,強到要用手緊抓著樹枝,不然會被吹的傾斜滑步。前一天山友說審馬陣有下雪,還讓我們看了積雪的照片,大伙很是興奮。但是天氣變化太快溫度不夠冷下雪變成下雨,把昨天的積雪都給溶了,一點雪都沒有看到。    

大家變成落湯雞的回到雲稜山莊,脫去一身濕漉漉的衣物,在山莊休息取暖。打牌喝酒<--本來是要慶功喝的酒只好提前拿出來喝掉了。討論後決定第三天下山,南湖四日行就這麼劃下了句點。

這趟南湖之行讓我深感自己的裝備不足,防水手套和雨衣這兩個都不及格。下山的路上右邊的腳踝很痛,上次羊頭山下山時因為腳滑扭到腳踝, 這次登山鞋的側邊一直磨到腳踝,才讓舊疾復發越走越痛,痛到後來也是快要失去知覺了。後來才發現原來我的第二雙登山鞋買到低筒的,第一雙是高筒的所以沒有這個問題。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發現高低筒鞋的狀況,是直到腳踝痛的不得了才猛然發現。所以這雙登山鞋是不能再穿了,需要再買一雙新的登山鞋。    

但是以上都是可以解決,但這次卻有一個狀況令我覺的非常沮喪---我有非常嚴重的登山嗜睡症。 2004年開始爬山,頭幾次的爬山一上山就會開始想睡覺,那種想睡是如果讓我躺在地上,可以馬上睡著。所以一路上都是昏昏沈沈,無氣也無力,走過哪些地方並沒有清楚的印象。因為所有的力氣都要抵抗嗜睡,要很用力的支撐著不要睡著。爬著爬着嗜睡的狀況有稍微減輕了,可能是某一小段想睡,撐過了就會恢復正常。  

爬山對我來說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從小就不是那麼擅長運動, 所以對運動一直都不是很熱衷,也因此體力差屬於三腳貓等級。 有鼻中隔彎曲和鼻竇炎,在平地一年到頭大約有1.5顆的鼻子是塞住的, 在山上需要大力的呼吸,我沒有辦法只靠0.5顆的鼻孔得到足夠的氧氣,而需要把嘴張開吸氣。剛開始爬山時常常被山友或友伴說不要用嘴巴呼吸,要用鼻子, 我知道,但是卻做不到,只用鼻孔我會喘不過氣來。

所以常常摸黑攻頂時,因為剛吃完早餐就開始陡上,用嘴呼吸的結果就是嘔吐。體力差又吸不到氣所以我很羨慕可以邊走邊聊天的人,我爬山都只能專注在用力呼吸到空氣而已。這幾年我可以稍微控制,如果不是陡上,可以控制呼吸10次8次是用鼻孔呼吸,兩次才用嘴。所以我爬山的樣子實在是很狼狽的,控制鼻孔呼吸時,就會發出很大的呼吸聲。

畢竟要用僅存有通的鼻孔吸到足夠的氧氣量,就需要非常用力。但這些都可以用意志力克服,我的朋友說我是他遇過體力最差的,但是堅持的意志力最堅定的。  只是,這樣的堅持,終究還是被嗜睡給打敗了。    

南湖之行我又開始嚴重的嗜睡。上山之路到木杆鞍部我一直都在嗜睡,尤其是過了勝光叉路到6.8K登山口之前的路我毫無印象。這張照片是在登山口之前的路上遇到滿地的紅簇葉,大家高興的在玩拋葉子, 而我就是那個前景正在睡的人,一路上只要有拍到我的照片就都是這樣狀態XD  

其實南湖下山來,我並沒有決定不要再爬山了,甚至希望有機會再來南湖一次。  

想不到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竟然是....鳶嘴稍來山。今年的3月跟朋友約了去鳶嘴稍來山,行前我很認真的踩了半個月的腳踏車, 因為我在想可能是因為我平常不運動體力差,才會造成上山嗜睡的症狀,因此想用運動來彌補。甚至這個月我都沒有熬夜趕稿,前一天也是有補充睡眠。  

但是殘酷的結果還是深深的打擊了我,上山不到3分鐘就開始嗜睡。彷彿已經3天沒闔眼般的倦意席捲而來,強烈的突擊着我,夭壽的想睡。鳶嘴稍來山的前10分鐘是陡上,沿路都是石頭需要用手拉繩子前進。我需要非常客制的不要整個人趴在石頭上就睡著了。或是每看到一根樹幹就想變身成無尾熊抱著樹幹睡覺。  

終於陡上結束到了一個有點平緩的地方,我再也受不了這種嗜睡的折磨了,打算開口說出爬山以來再怎麼難爬都未曾想要說出的話---「我放棄了,你們去爬吧,我自己下山去,在山下等你們。」就在我要說出來的時後,天上開始飄起雨來,下雨了。伙伴說糟糕下雨了,我們都沒有帶雨衣,所以為了安全下山吧。  

我鬆了好大的一口氣。老天爺沒有讓我說出口,也許是他希望我給自己一個機會再想想。   

但是下山後,我知道我已經不行了。曾經再怎麼難爬,爬的再怎麼痛苦我都不曾說要放棄。永遠都是一下山就忘掉痛苦,想著什麼時候可以再上山。在山上帶給我的安靜和滿足遠遠超過付出的努力和辛苦。但是偏偏我忍得了苦,但是卻忍不了嗜睡。苦是一口氣含著牙一咬只要想著把腳跨出下一步就好。但是嗜睡卻是一口氣含也含不住,好像拖著一個沒有靈魂的軀體上山。  

我想....下星期的「合歡北峰下天鑾池」是最後一次爬山了。但是寫完了這篇南湖大山,又勾起了山上美好的點點滴滴,不捨的心情還是有的。    

從2004年到2014年我整整很不專業的爬了10個年頭。真的是誤打誤撞來爬山,第一次爬山是同事相招,全身行頭都是借的,踩著球鞋就上山了。第二次上山去登山用品店買了基本的背包、鞋子、外套、褲子、排汗衣等總計17312元。當時並不確定自己會不會爬超過三次,所以買的都是低價位的商品。想不到一爬也過了10年了,現在背的歐都納背包還是10年前買的那一卡。  

開始爬山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從事一個運動,也不覺得爬山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單純就是有朋友一起做一件事情還蠻好的,而且山上空氣新鮮風景又美,走走看看真不錯。有朋友說我是「好強,登山可以滿足我征服的慾望」。聽了覺得他真是有夠不了解我才說出這種話。  

跟山爭強?征服高山?頭殼壞去了才會這麼想。  

我爬山從沒想過是征服,每次爬到三角點也沒有特意一定要跟三腳點合照。覺的爬到了就爬到了,就算沒有照片證明我有爬到了也沒關係。一座山可以爬上四次,沒有很計較一定要累積登山的數字。爬山是帶著感謝的心,謝謝山可以讓我們來走上一趟,放下內心的雜念,欣賞到優美的景色。如果一定要說有所滿足,應該是堅持著不放棄,一步步地走下去而到達目的地吧。  

不過我現在要放下這樣的堅持了,嗜睡真的好苦阿。  

我查過為什麼登山會嗜睡?結果google出來的結果竟然是出現我自己很久以前寫的一篇文章XD 內容是寫嗜睡可能是輕微的登山症,起因於缺氧。說真的我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改善的。是不是帶著氧氣瓶一路吸上去可以讓嗜睡的症狀減緩一點呢?雙眼一閉想像自己一路吸氧氣罐爬山的樣子,真的好好笑喔,超糗的。  

想不到我會被嗜睡給打敗,真的沒有想到。不過原因應該也是跟年紀大了有關係,年紀大了體力越來越不濟。就讓我想睡就在家睡個夠吧XD  

看到標題大家會不會以為是個歌頌爬山的勵志文章, 結果想不到最後寫成我不要再爬山好了,好一個峰迴路轉的結尾呀。

ps.南湖大山的照片都是我朋友Bryan拍的,那次上山我還沒開始爬就發現相機壞掉了。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