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濁水啟示

發表於2015/08/21
1,59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每個颱風,都讓人出乎意料,中颱蘇迪勒,為大台北帶來震撼。水濁、路斷、屋毀,距離市區不到一小時車程的烏來,首次成為孤島。這次,大自然想說些什麼?

 

採訪 陳佳利 柯金源 劉啟稜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柯金源 張光宗 邱福財 陳添寶 陳忠峰
剪輯 張光宗

中颱蘇迪勒,讓台灣人度過了一個風雨交加的父親節。也讓大台北居民,首次遇上沒有乾淨自來水的意外。黃水不敢用,賣場湧現買水人潮,連續兩天供不應求。

豪雨導致溪水濁度標高到三萬九千多度,但淨水廠處理極限只有六千度。大台北地區的民生用水來自新店溪,而新店溪上游是翡翠水庫所在的北勢溪,與流經烏來的南勢溪,這回南勢溪的濁度遠高於北勢溪,究竟上游怎麼了?

蘇迪勒帶來的豪雨,讓溫婉的南勢溪,瞬間瘋狂奔流,沖斷了橋梁,毀壞了道路,前往烏來變得困難重重。被大雨沖下的砂石,緊急往路邊堆置,滿地泥濘,道路上漫流著土黃濁水,車輛只能勉強通行。

再往前走,烏來地區唯一的聯外道路新烏路,沿線多處崩塌,最嚴重的崩塌,位在10.2公里處,將近兩百公尺的路基崩壞,平時交通方便的烏來成為孤島,一千多人受困山區。

前進到南勢溪與桶后溪交會處,昔日熱鬧的溫泉區已經走樣。洪水漫上路面,溪畔溫泉飯店無一倖免。在烏來長大的林先生,手機錄著永生難忘的畫面。大水退去了,他原本每天生活的地方,不知何時才能復原。地下一樓幾乎被漂流木填滿,地下二樓則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泥沙堆積超過一公尺高,連澡堂的門都打不開。

 

溫泉區遭受重創,南勢溪畔,位在下龜山橋附近的民宅,8月8號清晨則是完全滅頂。十多戶民宅當中,地勢高一點的房屋沒事,但家當被洪水一掃而空。靠近溪畔的房屋,屋頂全被掀走,大水還帶走了一條人命。泥砂將聚落塗上了沉重的灰色,溫馨家園只剩斷垣殘壁。

烏來地區最深山的部落福山,颱風過境一個星期,聯外道路依然多處中斷,我們跟著空勤總隊,終於能深入瞭解災後情況。目前留在部落的居民不到一百人。直升機載運部分物資與汽油,有些物品還是得仰賴部落青年,繞過北107鄉道8.5K的大崩塌,才能取得山下運來的物資。

傍晚,部落婦女開始準備食材,部落共食,共體時艱。電信公司人員也趕上來架設臨時設備,一度與外界失聯的部落,終於恢復通訊。物資、通訊暫時沒問題,但一處養鱒場有五千隻蟳龍魚因為水濁與停電暴斃,散發惡臭,讓居民很擔憂。

山明水秀,因溫泉、瀑布而聞名的烏來,也因為水,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創,蘇迪勒颱風兩天內在烏來山區降下一千三百公釐雨量,流竄進山體的雨水,導致土石崩塌,溪水因而濁度飆高,影響了大台北的飲水。

再往上游,南勢溪流經的是林務局管理的烏來事業區,面積有三萬多公頃,林相完整,三十年沒有砍伐,只在東札孔溪旁,有個十多公頃的崩塌地。這座崩塌地被外界質疑是導致南勢溪濁度飆高的元兇。但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表示,這兩年執行自然復育,目前崩塌地表是母岩,表面的風化土,也都已在非汛期處理乾淨。

究竟實況如何,水利署的工程人員深入山區,希望能釐清原因。來到南勢溪上游的兩條支流,大羅蘭溪與東札孔溪交會處,大羅蘭溪水非常清澈,但東札孔溪卻非常混濁。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工程員林齊堯表示,這次南勢溪水濁,是烏來老街上游到東札孔溪這一段的自然崩塌所造成。

根據林務局的資料,這次烏來地區的崩塌總面積有56.89公頃,新增的崩塌地都不在國有林範圍內,面積超過1.5公頃的新增崩塌地有五處,總計有10.38公頃。從空中檢視,新崩塌地大都出現在道路與聚落。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主任陳宏宇表示,烏來地區山高坡陡,岩層不連續面發達,開發是惡化它的基本條件。

蘇迪勒颱風造成8死4失蹤437傷,全台四百萬戶大停電,寫下了屬於它的記錄,它在大台北投下了飲用水的震撼彈,透過溪水的黃濁,揭開上游集水區的開發夢魘。再一次提醒我們,依山傍水,美景無限,但越美麗,越兇險。

 

公視 我們的島【濁水啟示】
08/17(一) 22:00首播
08/22(六) 11:00重播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