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獲聶永真、蕭青陽讚賞,他們登山淨整山林,將山中垃圾製成一張張手工明信片

發表於2015/08/24
1,43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圖/淨愛高山團隊提供)
 

「每一次要上山前,我們都很擔心,會不會遇到風雨,讓計畫泡湯。但是覺深總是叫我們不必擔心:『我查過氣象了,天氣只會越來越好。』」

四位嶺東科大的視覺傳達設計系的學生在去年發起了淨山活動,他們並不是經驗豐富的登山客,因此無論是對山的認識與適應,以及設計的製作,他們胼手胝足,互相激勵,堅持不懈。

 

身體力行的勇敢創作「設計就該如此!」

每年畢業季來臨,總有一群大學生用盡全力,要在畢業製作中,為四年的青春打出完美一擊。畢製主題的選擇,是將過去的累積,化為大學生活的句點;也可能會是另一段人生道路的起點。嶺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學系的張雅雯、林佩萱、羅敬邦和黃覺深,畢業製作以「淨山」作為主題,翻越雪山、奇萊山、玉山以及金柑樹山,將垃圾撿拾下山,並製作成手工明信片,化腐朽為神奇。他們的作品與淨山紀錄,就是他們的畢製作品──「淨愛高山」。

登上玉山主峰,左起羅敬邦、張雅雯、黃覺深。(圖/淨愛高山團隊提供)
 

淨愛高山在「2015 A+創意季」中獲得金獎,並在「2015金點新秀設計展」中,狂掃視覺傳達設計類的金點新秀設計獎,並獲陳俊良老師欽點,得到金點新秀大師指定獎。更被聶永真、蕭青陽欽點讚賞。蕭青陽特別盛讚:「從身體力行,到登上高山的有感之作!設計就該如此。」

將撿到的垃圾,混合山上的泥土及再生紙,製作成手工明信片。(圖/淨愛高山團隊提供)
 
將山中撿到的垃圾重新整理,製作成明信片。(圖/淨愛高山團隊提供)

 

登山經驗0 克服山林也克服自己

畢製之前,他們四人完全沒有淨山的經驗,雅雯甚至連登山的經驗都沒有,也因此在淨山的過程中吃盡苦頭。他們同聲表示奇萊南山是最顛簸的一次,天氣冷、風又大又下雨,雅雯說當時冷到當要從手套裡伸出手換電池,整個手馬上凍僵。雅雯和佩萱甚至高山症發作,佩萱吃了一口巧克力就吐了,非常痛苦。雅雯則是對登山這件事感到挫折。

「奇萊那次其實有打消我對畢製、還有登山的熱情,因為那時候我已經快死掉,就一直喘不過氣。我還穿小飛俠雨衣,密不透風,真的快死了。那次之後,我就覺得登山真的太累,覺得自己是起肖喔,幹嘛做這個主題。」

直到後來到玉山淨山,雅雯才又被山振奮了。

玉山的星夜(圖/淨愛高山團隊提供)
 

「我一直很喜歡看山上的星星,奇萊沒有看到,我又快死掉,就覺得說再一次我就不做了!後來玉山那次就什麼都遇到了,有穿到冰爪,還看到雪!」雅雯興奮地說。

在玉山經歷了大霧,霧散了下雪,接著天氣逐漸晴朗,見到了絕美的星空。好不容易借來的專業登山器材也終於派上了用場。

 

《看見台灣》的啟發 空拍機捕捉山中美景

他們也利用空拍機將淨山的過程製作成紀錄短片,主要掌控空拍機的則是敬邦。上山前,他也在學校裡練習使用空拍機,有一次練習時居然失去控制,空拍機飛得不見蹤影,讓他非常非常著急。因為空拍機是自掏腰包買的,一台要價可不便宜。好險最後在學校外的馬路上找到,虛驚一場。

敬邦向來都把空拍機視為寶貝,上山時絕對親自拿,不假手他人。但有一次淨山活動敬邦因傷無法參與,就由覺深來代為掌旗。第一次使用空拍機的覺深非常緊張,而且要拍攝的地點還選在奇萊山的大崩壁,覺深完全是顫抖著手拍完的。

透過影像,就已經會為山景所驚豔。不過山林的美,是照片完全無法比擬的,覺深強調:「照片是這樣嘛,可是你站在那邊是360度,全景的,空氣又好! 雖然是真的爬得很累,但是到上面的時候,停下腳步的時候,心靈是超舒服的,坐在那邊都不想動。」

(圖/淨愛高山團隊提供)
 

山讓他們感到放鬆。佩萱也說,「上山是我們放鬆的時候,因為手機完全沒收訊,你只能一直爬一直爬。」山上空氣好,雅雯更盛讚,一上山可是「都不用洗頭,也不用洗澡,也不用洗臉。皮膚還很光滑」

從他們的臉上,你看到山對人類的溫柔。

 

要讓這一份畢製畢業後不會停止

「因為開始做了這個主題,所以就會注意腳邊、注意山坡、那些人家沒有發現的角落,不然一般登山客只有一個念頭,攻頂。所以中間那個過程,他們其實就是走得很快。但是我們不一樣,我們一開始就是為了淨山而上山的。」有明確的淨山目標,是覺深認為他們和一般登山客非常不同之處。

垃圾遇雨潮濕,甚至會黏在土地上,非常難清理。(圖/淨愛高山團隊提供)
 

像是雪山本來就有高山志工,不過高山志工所負責的範圍,是清理道路附近的垃圾。然而他們的目標還要再更廣,他們要將長久累積、已經被風雨吹至山林深處的垃圾,一起帶走。

大部分的畢業製作,彷彿在展出後就宣告結束。但是淨愛高山的他們想要延續淨山的活動與精神。

「我們還要再去雪山淨山!」第一次淨山就是到雪山,雪山對他們來說是別具意義的。第一次淨山時還不夠瞭解山,現在透過許多山友的協助,已經更有經驗的他們,想要為雪山、還有其他的山林再盡力。往後畢製雖然結束了,但他們卻永遠對山有敬,對山有淨。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