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訊】山之魔

發表於2015/08/31
2,09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書名:山之魔

 作者:丹.西蒙斯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4年10月04日

 

八千五百公尺高峰上,如影隨形的不只是死亡……

 

內容簡介

一九二四年,英國登山隊的喬治.馬洛里和安德魯.歐文嘗試從北坡登上聖母峰,最終一去不返。兩人是否成功登頂的爭議,成為人類登山史上非常知名的「馬歐之謎」。

一九二五年,馬洛里失事未拍板定案,各國登山界挑戰世界最高峰的競賽在失事的恐懼中暫時畫下休止符。三位充滿熱情的登山家——英國詩人兼大戰軍官、法國高山嚮導和滿腦子理想主義的美國年輕人——無法抗拒聖母峰的獨特魅力,決定一試身手。他們找上哀傷的布羅姆利夫人籌措資金。布羅姆利夫人的兒子波希一九二四年在聖母峰失蹤。夫人拒絕相信波希已經喪生,於是花錢雇請三位登山好手去找尋兒子的下落。

深入高山後,他們發現呼嘯狂風中似乎隱藏了一個超自然的恐怖力量,三人成為那人──或那物種──追獵的目標,生死一線間的噩夢在海拔八千五百公尺的高山上演。追逐他們的是什麼?一九二四年聖母峰失蹤事件是不是有另一個真相?被追獵的倖存者無路可退,只能朝「死亡地帶」逃命……

 

得獎紀錄   

  • 兩屆雨果獎得主
  • 星雲賞、軌跡獎、世界奇幻獎、史鐸克獎、世界恐怖作家協會獎等諸多大獎得主
  • 作品全球銷售超過千萬冊,翻譯成30種語言

 

名人與媒體推薦

我對丹.西蒙斯敬畏三分。──史蒂芬.金

丹.西蒙斯實在厲害。──科幻小說大師丁昆士

沒有人寫得比西蒙斯好。——聖路易郵報

西蒙斯是位大師。——奧斯丁政治論壇報

西蒙斯創造複雜角色並將他們羅織入緊張懸疑氛圍的能力,當今作家群中幾乎無人能望其項背。——出版人周刊

西蒙斯是卓越的小說家,尤其擅長鋪陳電影般的緊湊節奏。──美國公共廣播電台

西蒙斯是當代最富想像力的小說家。──聖安東尼奧快報

現代作家中沒有人能像西蒙斯一樣從容轉換於不同文體之間。更甚者,他在各種類型的創作都表現非凡,每次發表的新作功力都更深厚、更鞭辟入裡。──圖書報告網

西蒙斯擅長操縱百轉千折、撲朔迷離的情節……善於塑造龐大且複雜的架構。──洛杉磯時報

讀來興味盎然……西蒙斯筆下功夫出神入化。──華盛頓郵報

西蒙斯的想像力似乎無遠弗屆。──書單雜誌

西蒙斯是出類拔萃的文學萬事通,總是帶給讀書驚喜與愉悅。──舊金山紀事報

我願意追隨西蒙斯到天涯海角。我很幸運,因為他確實會帶我們到天涯海角……他太神奇了。──芝加哥論壇報

 

作者簡介   

丹.西蒙斯(Dan Simmons)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美國伊利諾州。長篇小說處女作《迦梨之歌》一舉為他拿下一九八六年的「世界奇幻獎」、《腐肉解饑》接連摘下恐怖類型最高榮譽「布蘭姆.史托克獎」、《軌跡》雜誌讀者票選獎恐怖小說類,以及「英倫奇幻獎」的桂冠。《海柏利昂》及《海柏利昂的殞落》雙料榮獲「雨果獎」。《極地惡靈》獲選為亞馬遜 2007 年度最佳科幻/奇幻小說。另著有《閃憶殺手》。

相關著作
  《極地惡靈(全新書衣版)》
  《閃憶殺手(改版)》

 

譯者簡介

陳錦慧

加拿大Simon Fraser University碩士,曾任媒體記者十餘年,現為自由譯者。近期譯作:《塔裡的男人》、《簡愛》(新譯本)、《生死魔幻》、《雪中第六感》等。

 

內容連載

下午我們沒花時間埋葬馬洛里,我很過意不去。風每小時都在增強。整個早上都盤旋在聖母峰峰頂上空那一團凸透鏡般的雲層,天黑以後來到我們頭頂上,降下紛飛大雪。如果我們繼續留馬洛里陳屍的北壁,就得多花一、兩個小時砍鑿冰凍的岩石,才能找到足夠的石頭來覆蓋他的遺體。但暴風雪節節進逼,即使只鋪上薄薄一層石堆,都超出我們體力與時間所能允許。我們仔細檢視了馬洛里的遺物,記住他墜落的位置與線索,做了記錄,記下附近的地標,方便我們在必要時能找到他的葬身地點。

大狄肯要我們動身,由西向東橫渡回第五營。我提出反對意見,我說,雖然天快黑了,風也在增強,我們還是應該妥善安葬馬洛里。回應我的是小瑞,她說,「雅各,他已經在風雪、陽光、星星和月亮底下躺了快一年了,多躺一夜沒什麼差別。我們明天再回來埋葬他。」

結果我們當然沒有回去。

我到現在仍然覺得過意不去。

我們雖然沒有時間挖掘冰凍的石頭來掩埋馬洛里,卻還是在酷寒中花了一小時圍在他屍體旁。我們在他衣服上找到了印有「G.馬洛里」的名牌,但大狄肯仍然希望能進一步確認他的身分。於是我們三個人一度用小刀挖開屍體左側結凍的砂礫,直到我們可以稍稍將他撬高,看清他的正面和臉孔。

那個過程就跟開挖漫長的嚴冬裡冰凍在泥土裡的木頭沒兩樣。

他毛料外套口袋裡有個高度計,跟我們的很類似,特別校準過,最高可以測到海拔九千公尺,可惜表面的水晶玻璃在下墜過程中撞破,指針也不見了。

「真可惜,」小瑞說。「我們永遠沒辦法知道他跟歐文是不是成功攻頂了。」

「他們應該帶了幾部相機。」大狄肯說,「諾頓告訴過我,馬洛里帶著一部柯達摺疊式袖珍相機。」

我們把馬洛里的隨身包拉到我們摸得到的地方時,我只戴內層手套,摸到裡面有某種堅硬的金屬物品。「我想我們找到相機了。」我大聲宣布。

結果不是。那一團硬東西是一大盒SwanVesta火柴和一個肉餅罐頭,我們一一放回原位。我們在馬洛里口袋裡找到的其他物品是五花八門的個人用品,包括一截鉛筆、一把剪刀、一根別針、一個收納剪刀的金屬套子,還有一段可拆卸的皮革繫帶,用來連接他的氧氣面罩和皮革安全帽,馬洛里彷彿只是冬天裡出門到海德公園散散步。

*本書書介由商周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