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熊、檜木與布農族,相遇美奈田

發表於2015/08/07
2,00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海拔上升100公尺,氣溫下降0.6度,31度的微風從山腳下的巴喜告部落順著稜線往山裡吹,抵達海拔2200公尺碰上冰涼的冷空氣,無形的海風瞬間化成有形的雲霧,一朵朵雲集結成大片的海,風吹動雲朵,宛如在山壁邊翻滾拍打的浪潮,終年如一日。海拔2200正好是在雲霧之中,這裡是世界罕見的亞熱帶高山迷霧森林。每過午後,湧現的雲霧遮蔽了陽光,大樹為了爭取白天少許的陽光,不斷向天發展成就台灣樹冠最高的森林。

中海拔雲霧森林是台灣特殊的森林類型(圖/郭熊)
 

從森林組層也隨著海拔升高,氣溫下降有如浪潮般漸進式的改變,走到2200公尺,楠木逐漸退去優勢,這邊屬於櫟林的世界。狹葉櫟、鬼櫟、森氏櫟或大葉柯是森林的主幹。殼斗森林年復一年生產大量的種子,成為野生動物能量的來源,也是布農族人傳統領域,族人與森林相互依存。低窪沼澤旁隨處可見山羌、山羊或水鹿悠閒散步的足印,啃食一半的芒草叢、樹幹留下公水鹿的磨角痕,隨處可見的動物痕跡,即便如此,我們還是不易與牠相遇,這時候豐富的想像力才能構思野生動物活動的空間樣貌。

美耐田山區仍存在大面積的檜木森林(圖/郭熊)
 

潮溼的水氣,讓森林更顯多樣性,台灣崖爬籐、大支掛繡球盤據在樹幹上直達天際。大樹底下也不遑多讓,各種蕨類,瘤足蕨、稀子蕨爭先恐後的生長著,它們是特殊的霧林子民。無路的森林令人雀躍,目光所及,不難發現一群千年的大樹,這是一片古老的檜木森林,潮溼的溪谷附近處處是超過六人才能環抱的大紅檜。巨大的樹形是任何一種大樹都無法與之相比,超過30米高的紅檜,靜靜的生長在陡峭的溪溝附近。就像是舉起雙臂昂首望天際的巨人一般,紅檜為了長更高站著更穩,用巨大的支持根牢牢抓著土地,阻擋颱風土石流的發生,一次次守護山林。

 

偌大的檜木林之中,有一棵從基部就一分為二個的大紅檜,樹下有個小小的洞,洞口不大,被落葉蓋著更加不起眼。狹窄的洞口僅僅能趴著側身下去,要不要進去?這讓我有點恐懼,最後還是不敵好奇心,帶著頭燈和緊張的心情放膽鑽進洞裡。

帶著好奇心爬進紅檜樹洞內,其實內心十分緊張(圖/ yea)
 

往洞內爬進去,起先要先挪動一下身體去適應樹根的生長方向,越爬越深,空間越來越大,我以經在大紅檜的樹裡面,隨著燈光照亮忽明忽暗,這才發現別有洞天!樹洞裡抬頭望上,中空的樹幹壯觀到無法言語形容,彷彿突然走進太空看見了浩瀚的宇宙。

低頭,燈光一閃而過,突然之間,我在樹根上看到了ㄧ道在也熟悉不過的抓痕!熊,是黑熊曾經住過的樹洞。好開心喔!順間忘記之前所有緊張的情緒,雖然爪痕有點舊了,但是我還是張大眼睛搜尋其他熊跡。熟識的布農朋友與我說過:在檜木森林裡,紅檜容易形成中空的樹洞,母熊就會利用樹洞照顧小熊,而布農獵人也有許多熊與紅檜的傳說故事。沒想到意外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紅檜樹洞底下親身體驗證黑熊、檜木與傳統布農文化緊密的結合。原本緊張幽閉空間的心,因為熊而打破了,從心裏到身體末端的手腳指頭都放鬆了,感覺自己到被大樹包容與接納,此時待在洞裡就不這麼恐懼了。

樹洞內留下的熊爪印,印證著檜木森林與黑熊緊密的關係(圖/郭熊)
 

呼吸著樹洞內紅檜的香味,也許真的起了放鬆的作用,心情放鬆下來之後,我忘記緊張忘記時間,滿足的待在紅檜大樹裡,肆意的探索熊跡。抓起一把地上的泥巴,仔細檢查是否有遺留熊毛,探頭搜尋其他熊爪印,累了就像隻熊一般,直接臥著休息,不知不覺有了想睡在樹裡的念頭。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心滿意足的爬出來!感謝美奈田,感謝布農族的森林,這是一片美好的森林,與全新的檜木與黑熊經驗!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