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私闢休息區去蕪存菁 奉茶志工助柴山保育一臂之力

發表於2015/06/17
1,33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報2015年6月16日高雄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6月,柴山上的密毛魔芋沿著步道開花、忙著吸引麗蠅授粉;步道邊就有凸起的高位珊瑚礁,峽谷景觀自成特色,若有人沿路解說,就是座地質教室;樹蔭下仔細尋找,可能就有因雨水沖刷而露出的貝塚。

一簾幽夢是錦屏粉藤形成的特殊景觀。攝影:廖靜蕙。

 

園區的異葉馬兜鈴,長得夠不夠大,能讓黃裳鳳蝶來產卵?山友稱為「一簾幽夢」的錦屏粉藤,會不會往外擴張造成入侵?跟著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秘書許書國尋訪柴山之美,關切的議題都脫不了保育,但是這和山友關切的休閒、泡茶、好景觀,卻有明顯的落差。若能斡旋減少彼此的差距,讓熱心的山友守護柴山生物多樣性,將是多大的力量!

 

像後花園般美好便利 生態價值不見了

柴山一部分從軍管開放至今20年,之前未加管理經營,使得山友養成一些習慣,例如在景觀好的地方,整地鋪上水泥當涼亭,煮茶、聊天好不開心,運動器材也陸續上山;甚至引來山泉水,開闢小菜園、帶園藝品種花卉來栽植。

吃飽喝足之餘,又希望蓋廁所;而民眾背上山的茶桶、茶具、運動器材以及一次性餐具,就藏在樹下,溢出的垃圾汁液,影響生態環境,還有占用國土之嫌。

有些想法雖立意良善,但水泥化平台造成棲地破碎,影響野生物生長空間,卻是不爭的事實。

為了恢復柴山原始樣貌,經過2013年一年之普查,國家自然公園區內原有97處私闢休息區,經過評估,只留下雅座亭、盤榕與七蔓3處奉茶區,並與園區內的步道系統連結,其餘已於去(2014)年3月15日全數清除完成。

清除的品項包羅萬象,包含廢棄塑膠水瓶、繩索、帆布、桌椅及輪胎,這些妨礙景觀的物品及垃圾,重量共計17.79噸。

但是私闢休息區的現象並沒有因此而杜絕,籌備處雖清除已知的休息區,民眾仍會搬桌椅上山,而且都在景觀最好的地方。走一趟柴山,仍可見私闢休息區的遺址。土地公廟鋪著的紅地毯,已經拆除,但神壇依舊;從山下帶上來的不銹鋼掛勾與鐵釘,為了便利硬是將大樹當支撐掛上;從藏匿在大樹下的茶具,得以一窺在此停留的美好時光,個人的美好與便利,卻是犧牲大眾保護的生態環境,巡山員通報200多次,仍不時可見角力的跡象。


休息區也爭海岸第一排,為佔據好景觀,不惜犧牲綠地。

為了便利不惜讓自然環境水泥化。

為了方便,直接把掛勾釘在樹上。

美好時光的背後卻是任意藏匿煮茶器具?

 

奉茶 做口碑兼巡守

其實在籌備處保留的三處奉茶區,山友隨時來都有茶喝。雅座亭旁,為了讓民眾可以一邊喝茶一邊觀景,又不會傷及樹根,籌備處設立木座平台;煮茶區也與民眾活動的空間區隔開來,由山友每天揹上山的水,再煮給成茶給路過的山友喝。

一隻猴子在一旁觀看,什麼也沒做。

午後坐在平台享受自然風,放眼高雄市城市天際線,人與野生動物都怡然自得。

「你台北要去陽明山還有一段路,不像我們從市區來雅座,摩托車噗一聲,3分鐘就到了!,很快,摩托車可以騎到登山口,所以說,我們高雄市民非常有福氣。」雅座亭長期志工主席楊大哥熱情地說,你們台北市還欠健保局的錢,我們高雄市雖然管不著,但是每天爬山,不用看健保,省下多少健保費啊!

為減少踩踏造成野生物的傷害,壽山籌備處架起木製平台。山友不遵守規定執意帶狗上山,行政人員只能勸導。攝影:廖靜蕙。

 

另一處盤榕休息區則分上下午班,由山友輪流煮茶,每時段供應不同的茶品。這一天至少聚集近50位山友,以自備的茶杯或盤榕提供的不銹鋼碗盛裝青草茶,雖然要排隊,大家都很守規矩。

盤榕志工說,奉茶行為已經20幾年,國家自然公園規劃只剩這3處奉茶,山友揹水撿垃圾,負責環境整理、關心生態這些都會做,而且費用是均攤,但是不強制,靠大家自發行為,每天茶水都充足。有很多路線都可到達盤榕,想挑戰體力後喝杯好茶,則強推走好漢坡上來。

許書國說,為了將既有的好行為納管,規範煮茶區才能煮茶,也曾遭民眾飆罵;不過一旦同意配合,對於籌備處要求不用一次性紙杯,他們真的做到了。

 

保育淺山:結合環教、社區力量

柴山奉茶行為集結了一群自治、自律者,每天上上下下,也提供籌備處第一手資訊。這股力量必須要結合,補充巡守人力。山友杯水的器具。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主任李秋芳表示,壽山的奉茶行為在其他國家公園看不到,在保護區內也不容許;但籌備處發現,柴山奉茶行為集結了一群自治、自律者,每天上上下下,提供籌備處第一手資訊。這股力量必須珍惜,並能結合補充巡守人力。


柴山奉茶行為集結了一群自治、自律者,每天上上下下,也提供籌備處第一手資訊。這股力量必須要結合,補充巡守人力。山友杯水的器具。

目前壽山仍是籌備處階段,只有5位委外巡山員人力,十分吃緊;因此契合舊的歷史脈絡找共識,比外來全新的制度來得重要。

奉茶行為已維持多年,志工們互相照顧、分享;即使規範爐具收拾不會影響路徑,並隔以簡單的圍籬,維持景觀,大家都能配合。發現須通報事項,如野生動物受傷,遊客走丟,也能及時處理或通報,並且沿路撿垃圾,簡易的步道維修;經籌備處協調,招募成為認養志工,管理處提供部分課程,了解國家公園的精神與使命,而能成為夥伴關係。

以幾個月前山友通報山羌遭兩隻流浪犬啃食為例,山友善意地欲將山羌代為火化。

但是,山羌雖然死了,身上卻有太多訊息,李秋芳說,諸如了解遺傳以及疾病密碼,並可藉此比對和中央山脈的山羌族群遺傳基因差距;此外,還能透過分析體內殘存的食物進行毒物比對,了解牠在這個環境吃下的食物,累積多少重金屬、戴奧辛,反映環境問題;之後還能成骨骼標本,是了解山羌個體的難得的材料。

後經管理處人員詢問,奉茶志工告知是誰撿走了,才得以追回。

 

強大力量用對地方 保育柴山更來勁

李秋芳說,他們有如駐地巡山員,提供即時的情報,每個月固定喝茶之餘,又樂於學習新知。例如繡眼畫眉來小洗手檯洗澡,就告訴他們所有畫眉鳥的生態與差異。

今年梅雨季前,山上處於極度乾旱,幾株七里香葉片呈現乾枯狀態,志工們認為快枯死,不惜號召志工,將背上山的RO逆滲透水廢水用來澆七里香。籌備處肯定他們守護柴山的精神,願意多做一點事情,愛護野生物,並邀請他們前來籌備處。

「歷年來柴山歷經大大小小的乾旱,我們沒有聽過山上的樹因此枯死。」李秋芳和志工們分享這些植物的智慧,因為這個環境是季風林植群,季風盛行時是乾季,植物就得發展因應機制,例如落葉,或是形成尖刺以減少水分蒸發。

「它們有這種特別功能,何況老天如果要讓山上的植物枯死,不會只有七里香。現在這樣就夠了,否則再澆下去,七里香可能會錯亂。」加上正確的觀念,將這股強大的力量發揮在對的事情上,維護柴山的生物多樣性,提升對環境的知識和服務品質。

李秋芳表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的特性是範圍小,既靠近中央山脈,又緊鄰都市,是遷徙物種重要的生態跳島,又有開發壓力;遊憩型態則是相同的人重複利用。因此經營管理上,重心在環境教育,加強民眾的環境意識;又因遊憩特性,而需強有力的執法,拆除私闢休息區即為一例。在政府人力不會增加的條件下,結合周邊社區和社會力量管理,就顯得重要。

柴山會總幹事楊娉育對於私闢休息區的拆除以及三處休息區的設置,抱持肯定。不過,他認為應朝硬體減量努力,維持自然樣態,不能增加硬體,並需持續性評估環境狀況,以作為日後是否保留或廢除的依據。

資料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