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打入敗部的選手們:嘉義樹木園

發表於2015/12/30
29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文 • 陳泳翰】

不是所有落腳嘉義的樹木,身世都像紅檜和扁柏般戲劇性,得以成為經濟、文化大戲裡的主角。有些植株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發展,卻只能擔綱配角或跑跑龍套,運氣更不好的,甚至連舞台都上不了。多年來,它們一直默默待在嘉義市一隅,期待有天能夠重新被星探賞識。  

「我們這裡啊,講白了就是台灣的外來種大本營。」負責管理嘉義樹木園的蔡景株,露出一個模稜兩可的笑容,「幸好,它們幾乎都是好的外來種,不會讓專家必欲除之而後快。」  

位於嘉義市區的嘉義樹木園,低調的名聲和豐富的內涵形成巨大反差。一個世紀前,日本統治者選定了這裡,作為熱帶作物試種中心,想要挖掘出其中的潛力新秀。樹木園裡移植了大量熱帶及亞熱帶樹種,全都是從東南亞、澳洲、南美洲等地引進的外來種,為了搶奪有限的陽光,它們個個都像童話故事中的魔豆般,拼命往上竄生,園裡植株高度動輒二十公尺起跳,讓抬頭仰望的傑克們脖子都犯疼了。台灣幾乎找不到多少類似的地方:明明在都市裡,卻像走進真正的森林;沒幾分鐘腳程外,汽、機車正從大馬路上呼嘯而過。    

綠意盎然的嘉義樹木園 【張晉瑞】
 

巴西橡膠林,是樹木園裡蔡景株最喜歡的一處角落,他望著綠芽初萌的枝幹說道,「巴西橡膠樹春夏秋冬味道各不相同,下個月開始,它的枝葉會火力全開,將整個天空都給遮蔽,到了秋天,葉子逐漸凋落,又呈現出不同味道。有人覺得這一類落葉樹,樹幹光禿禿時不太好看,但是換個角度想,當你見到它萌出新芽的那天,心情也會特別微妙,像是見證又一輪的生命循環。」  

當然巴西橡膠樹會移民來到嘉義,並不是為了讓蔡景株感嘆時光荏苒。20世紀初,可以製作輪胎的橡膠,是國際之間極為重要的戰略物資,嘉義樹木園開園之初的培育重點正是巴西橡膠樹。只可惜它們還沒來得及大展身手,石化工業就研發出合成橡膠,逐漸取代了天然橡膠。  

同樣來不及大放異彩的大風子樹,就位在巴西橡膠樹斜對面,它本是治療痲瘋病的重要原料,卻在化學合成藥物出現後,失去萬千寵愛;無獨有偶地,樹木園裡挺拔的肯氏南洋杉、柚木、印度紫檀、卡鄧伯木,每一種都是優異的建材,可惜來到台灣後紛紛水土不服,無法長得如預期般壯碩,從此失去經濟利用價值。整座嘉義樹木園,就像是林業版〈超級星光大道〉海選後遭淘汰的選手聯誼會,每棵樹都在等著哪天能東山再起、敗部復活。  

「現在人們喜歡鼓吹台灣原生種的好,不過外來種也不見得盡是罪大惡極。」蔡景株幫園裡植物打抱不平,「你到菜市場逛一圈,九成水果都不是台灣原生種,從番茄、柳丁、橘子,到釋迦、蓮霧、芒果,哪個不是外來種?差別只在於誰在台灣成功存活下來,價值得到了肯定。」說時遲那時快,他從地上揀起一顆第倫桃的果實,這也是日治時期從南洋引進,希望能製成果醬,可惜最後嘗試未果的外來種。    

嘉義樹木園的鎮園之寶單子紅豆 【張晉瑞】
 

嘉義樹木園的大門附近,對立著兩排樹木,一邊是來自菲律賓的馬尼拉欖仁,另一邊是印尼常見的羅望子,這些東南亞常見的樹木,這些年成了外籍移工的心靈慰藉。蔡景株說,「將心比心,如果把你放到異國住個幾年,路上見到一棵樟樹時,應該也會有股掉淚的衝動。」  

或許天天與植物相處的蔡景株太過感性了,但是任誰來到嘉義樹木園走過一遭,心境都會跟著變得柔軟。一棵又一棵人們沒想過會在台灣出現的熱帶樹種,竟然都在此齊聚一堂。它們千里迢迢來到台灣,無非也是想要爭取一個出頭天,就像當年唐山過台灣的先人一樣。雖然未能成就功業,但是落地生根日久,也就成了這座移民島上的一份子,為我們以及我們的家人,留下一處遮蔭納涼的角落。  

【更多嘉義和樹木間的故事,請參閱《孤獨星球雜誌》第43期】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