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17周年交往紀念日,我們在陽明山東西大縱走

發表於2015/05/19
7,98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登山之於我是件怪事,明明一開始是為了放鬆心情、找一個樂子來玩玩,但後來就越爬越高、越爬越陡、越爬越難,而且只要一停下來就渾身不對勁,非得要一直爬、爬到全身痠痛為止。另一方面,完成難度越高的山彷彿心裡就越滿足,走完越長的路線就越開心,最好還要一直上上下下,才叫做過癮。  

台北陽明山就如同是台北人的後花園,從市中心只需要花約一個小時,就可以沉浸在大自然的懷抱中,花季時可以到去散步賞花、假日可以去吃野菜、秋冬可以泡湯賞芒花,是休閒放鬆的好地方;但殊不知有一對自虐的夫妻,選在熱到爆的春假,從陽明山的東邊花了11.5小時走到西邊,共計23.8公里,走到腳差點著火...。  

遠眺七星山主東峰

 

台北最具挑戰的郊山路線  

陽明山東西大縱走是台北頗具挑戰的一條路線,顧名思義就是從陽明山國家公園的東邊走到西邊,全程需上下十個山頭分別為頂山、石梯嶺、竹篙山、七星山東峰、七星山主峰、大屯山主峰、南峰、西峰、面天山及向天山,路程總長23.8公里,平均完成時間為10~12小時。  

這麼操的一條路線,除了考驗個人的體力還有毅力,如果兩者缺一,很容易就會放棄,除此之外,隊友與天氣的狀態也很重要。我在之前已經走過三次,但都鎩羽而歸,第一次是因為拍照拍的太忘我走不完、第二次是因為下雨而故意漏走了好幾座山、第三次是因為隊友摔倒受傷撤退;總而言之,想要完成陽明山東西大縱走是很不容易的。  

今年春假的第一天,是我與先生的17週年交往紀念日,為了慶祝我們共患難這麼多年,就找了最能展現共患難精神的陽明山東西大縱走一同完成;因此,原來只打算帶我出門悠閒吃頓大餐的先生,就被我「邀請」一起爬山。

 

第一段:開胃菜,順暢又輕快

我的目標是要能在天黑前走完全程,因此一早七點,我們已經抵達東邊的登山口「風櫃口」,兩人吃完早餐,整裝完畢就此上路。一開始清風徐徐很是舒服,春天的氣息洋溢在空氣中,一年一度的金毛杜鵑沿途花團錦簇非常動人,不過腳步一點都沒有耽擱。

從風櫃口經頂山、石梯嶺、竹篙山、擎天崗至冷水坑將近十公里是第一段,坡度較為平緩、沿途森林也多,是大縱走的開胃菜,走起來心曠神怡十分順暢,不過隨著太陽的升高,氣溫也開始飆高,在冷水坑遊客中心我們各自補充了水,擦好防曬乳後繼續上路。  

第一段從風櫃口到冷水坑沿途森林較多、坡度較緩

 

第二段:面對大魔王,邁開腳步勇往直前 

第二段開始就是名符其實的爬山。七星山主峰高1120公尺,是台北市的最高峰,從平地往北面望經常可以看見它獨立雄偉的山型,由於需上升約六百多公尺,常被山友當成訓練腳力的目標。超過三十度的氣溫令我們受不了,但七星山大魔王是大縱走必須要克服的重點,一般人大約以三小時上下七星山主東峰,「看看能不能在兩個半小時完成囉!」我倆互相鼓勵著。

我跟先生在登山時的優勢與弱勢剛好相反,我擅長上坡但下坡時速度緩慢、先生上坡時速度緩慢但下坡速度飛快,上七星山時經常是我在前面等他,看著他在後頭喘氣,喊著:「加油加油!」。 一個小時後我們順利登上台北市最高峰,山頂熱鬧非凡、人聲鼎沸,每個人莫不開心的在山頂拍照,坐擁360度的台北盆地大景,不過我們只短暫的停留就開始下山。接下來的下坡換先生發揮飛毛腿的功夫,我在後面跟著,他的速度快得不得了,最後竟然差點跑起來,結果只花了半小時就下山抵達小油坑,上下七星山竟然總共才花了一個半小時,打破了我們以往的速度,也自喜經過考驗,我們真的是可以互相扶持的夫妻…。  

七星山主東峰是大縱走中的大魔王

 

第三段:連續上下五峰,崩壞的開始…

離開小油坑後,我們朝著大屯群峰邁進,由於時間比預期的快了許多、自信滿滿,認為一定可以順利完成大縱走、甚至可以在榮耀的10小時內完成,沒想到這才是兩人崩壞的開始。

從小油坑到大屯山必須先走一段公路,這段公路沒甚麼變化十分無聊,又剛好是午睡時間,走著走著忽然打起盹來,心中開始出現:「為什麼我要來?」的想法。抵達大屯山主峰登山口時是一天最熱的時後,三十五度的高溫猶如酷暑,抬頭望著一路上坡且沒有任何遮蔭的石梯,覺得頭暈眼花。

「走到這就好了吧!太熱了!我們去遊客中心吃冰?」先生提議。表面上我聽耳不聞,但其實很心動。「不行不行!我們七星山都打破紀錄了,一定要繼續加油!」

於是我倆以緩慢的速度開始爬坡,一路無語,各自心中卻互有一番滋味。好不容易揮汗如雨的翻過大屯主峰、南峰下切至鞍部,先生卻忽然一屁股的坐在石頭上,「跟妳出來爬山真的很累耶!」他忽然生氣的說。「我不要爬了,妳那麼厲害的話就自己完成!」

於是我也生氣了,怪起別人來了,真是莫名其妙。接下來是全程最陡的一段,必須拉繩往上攀至大屯西峰,但由於我們互相生對方的氣,所以我就把先生甩在後面自己登上西峰。很久很久,我都沒有聽到他的聲音,有那麼一刻我以為他真的拋棄我了,也懷疑我們夫妻真的有共患難的情誼嗎?

大約過了四十分鐘,才看到疲累的先生出現,原來他雙腿輪流抽筋再加上缺水與飢餓,呈現虛脫的狀態。我們花了些時間在山頂休息、補充食物、重整士氣,不再生對方的氣,同心為完成最後的路程努力。  

從大屯西峰望七星山,如一模模糊糊影子般的遙遠

 

雲上的太陽 

之後咱倆是在腳快報廢又快著火的情況下,上下最後的兩座山以及下至終點清天宮公車站。在最後一座「向天山」山頂上往回看,一座一座山綿延不斷,那正是我們今日走過的路,猶如萬重山啊!一陣雲霧吹來又吹散,雲上的太陽是那麼的柔和、那麼的夢幻,舒服的曬在身上。

「無論是住在美麗的高山,或是躺臥在陰暗的幽谷;當你抬起頭,你將會發現,主已為你我而預備。」此時,這首詩歌在我心中唱了出來。在人生的旅途中,就如登山一般,有高峰、有低谷,甚至還會遇到比登山更困難的挑戰,很高興上帝為我們預備了對方,在難得的紀念日中一起攜手完成了困難的路線。

雖然下山後先生信誓旦旦的跟我說,以後再也不去陽明山東西大縱走,但一個禮拜後他似乎已經忘記當下接近崩潰的疲累,已經在籌畫下一次的大縱走行程,還打算在10小時內完成呢。人生如登山,真的是很有意思呀!  

從向天山看面天山,山嵐來又去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