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世界在腳下》-能高安東軍、志佳陽山

發表於2015/04/17
7,31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文摘錄「世界在腳下:踩出你的人生,LULU的16個夢想旅途

能高安東軍


湖邊紮營,群鹿來喝水

「能高」指的是北邊三六二一公尺的能高山,「安東軍」則是南邊的安東軍山,標高三○六七公尺,這段五、六天的縱走路線,可以看見台灣最美的高山草原湖泊。

能高安東軍,聽起來像是驍勇善戰的軍隊,我聽常會從合歡山的屯原進入,走到天池進駐山屋。

有趣的是,那名山屋主人只要喝上一杯酒,就會對著遊客彈吉他唱歌,平日沒有人的時候照樣自彈自唱,完全展露原住民的樂天性格。

隔天一早沿著山路主線開始前進,一路步行,慢慢可以看到整片秀麗的草坡,翠綠純淨,加上美麗的高山湖泊呈現眼前,就決定了今晚的紮營地,眼前的自然景觀讓大家不知不覺加快了腳步。

當然有草有水就會有動物,這裡有著許多和牛一般的大型水鹿,性格溫馴,只是好吃。

當我們在湖邊紮營的時候,水鹿還沒有出現,差不多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天色開始微暗,就看見山陵上有一兩隻年輕的公鹿在遠處觀望,其實牠們正是擔任刺客的角色,觀察敵軍和地形,等到時機差不多,牠們就慢慢下坡逼近,彷彿小王子和狐狸的關係,從五公尺、三公尺、兩公尺的慢慢靠近,試探著我們的反應。

 

原來這裡靠近湖水,正是牠們喝水的地方,然而因為遊客變多,聰明的水鹿知道當登山客一來,就代表有東西吃了。所以剛開始公鹿先下來,發現安全,緊接著父母、太太、小三、兒子、女兒通通下來了,數量加起來多達二、三十隻。而且水鹿屬於夜行性動物,因此牠們的眼睛會發亮,當燈光照射到牠們,眼睛散發出綠色的反射光。

於是,群鹿開始主動覓食,但我並不鼓勵餵食野生動物,只好讓這群訪客睜大眼睛看著我們行動,團員用完餐後,陸續入營睡覺,當我大半夜想要如廁的時候,竟然有十幾隻水鹿緊跟著我,「走開走開,趕快去睡覺!」沒想到一小便完,牠們就來踩地板,為的就是舔滲出的尿液,後來才知道尿液裡面含有山區不易補充的鹽分,不得不說牠們極為聰明。

不睡覺的水鹿,入夜後的營地成了牠們玩耍的空間,整夜蹦蹦跳跳,公鹿之間還會舉行摔角大賽,睡在地板上頭的我們,被「砰砰砰砰」的聲響持續干擾著,只好當作大自然的襯底音樂,努力翻身尋找入夢的幽徑。

就這樣睡睡醒醒撐到了魚肚白的清晨,一出帳篷才發現大事不妙,整個營地像打過敗仗一樣,用來煮食的鍋具以及昨夜的剩飯剩菜,通通被打翻掀開,另外團員的背包也都被開腸剖肚,拉鍊盡失,一包包豆干乾糧被吃光,令人佩服水鹿靈敏的腳力。

這一群惹人憐愛的水鹿讓人不忍責怪,是人類侵入牠們生活的地盤,只好摸摸鼻子認栽。

 

腳踏車嬉遊驚魂記

「救我!救我!」當我騎過木橋時,竟傳來奇怪的求救聲。

當下心想完蛋了,這下遇到了!

我曾經和車友騎腳踏車,途經能高越嶺古道,直上天池山莊兩次,第一次是在炎熱的夏季,大概凌晨三、四點就從合歡山清境集合出發,一路騎到屯原,再從屯原登山口進去,沿途能騎的路段就騎,一遇到崩壁就必須下來牽車,算是試探體力的極限,隨後又去爬奇萊南峰,爬完就騎腳踏車從天池回返。

記得那時是下午三點,差不多騎行十二個鐘頭,沿途遇見一些木頭橋,必須來個轉彎,橋上濕滑又沒有欄杆,轉彎時傳來一個聲音:「救我!救我!」當下只想騎快一點,那個聲音再度持續傳來:「我掉下去了,救我,救我!」突然靈機一閃:「掉下去?那不就是我們的人嗎?」後來停下車,往回走探看,真的是一名男車友打滑掉落橋墩,因為沒有減緩速度,直接掉入卡在石頭跟樹枝之間,算是一場山路驚魂記。

 

行李扛頭上,跨溪游水

「各位夥伴們,記得撩起你們的褲腳,準備溯溪了!」吳老大領隊大聲吆喝著

萬大南溪需要脫鞋跨越溪流,水深及腰,因此必須將行李扛在頭上,並且小心不要跌倒互相扶持,通過三十公尺長的溪水,全身已經泡水溼透,大家冷得直打哆嗦,趕緊在營地點起篝火,希望可以藉由溫暖的火光驅走體內的部分寒氣。

過了奧萬大就離文明越來越靠近,途中還有一段路需要跨溪,利用上下各一條鋼絲支撐,一隻手扳住上頭,靠著下方的腳步慢慢移動,驚險又刺激。

縱走路線難免遇上風雨,有次剛進入第二天便下起豪大雨,甚至連紮營地都進水,雨勢猛烈導致營地無法煮飯,最後只好躲進帳篷裡面開小火,當全身上下通通濕透,又無法及時烤火,這時候有個小秘訣,可以鑽進睡袋,利用身體的熱氣烘乾衣物,那一天晚上我們就這樣把自己烤熟。

我們享受一場冰與火的洗禮,彷彿非得通過這段路途的試煉,才稱得上登山勇者,儘管一身浸濕的衣物,開口笑的登山鞋躺在石頭上,聽得見此起彼落的噴嚏聲,大家依然歡樂地圍成一圈烤火,燒水煮咖啡,談天說地,別有一番滋味。

LULU 貼心小叮嚀:

長程登山最好攜帶大力膠帶、麻繩或鞋帶,預防登山鞋臨時脫膠開口笑。當衣物淋濕時,抵達山屋請盡速換上乾爽衣服以免感冒,濕的衣物可以放在睡袋底下用體溫烘乾。

 

 

志佳陽山


單攻前進,基地營行前的訓練

「LULU,我要如何開始訓練?」一位報名EBC 基地營的山友急忙問我。

「不要緊張,十月份的基地營比台灣的百岳好走多了!」我請他不要過於擔心。

自三月初開始,這群預計攀登喜馬拉雅山基地營的朋友,每兩個禮拜就去攻一座百岳,作為密集的行前訓練。

這次剛好走到志佳陽,積極的意念讓我大讚佩服,就連走山過程也抓緊機會,沿途一直問詢關於基地營的大小事情。山友除了認真排定行程以外,最重要的還是測試身上裝備,俗話說舊鞋才合腳,新買的鞋子尚未與腳踝完整密合,無法發揮該有的保護力,同時讓身體適應高山環境,台灣百岳大多有三千多公尺高,若能穩定前進,當未來邁向五千多公尺的大山,身體就具備抵禦高度和氣壓的因子,大大減低意外的發生。


志佳陽屬於雪山山脈延伸的支稜,位於台中縣和平鄉,高達三三四五公尺,需背帳篷又無水源,大多採單攻一日來回,然而爬升一千六百公尺高度,屬於很硬的路線,所以心情上不太能夠鬆懈,必須和時間賽跑。前一日入住登山口的環山部落民宿,大約凌晨兩點多就要摸黑出發,一一檢查個人的頭燈、雨衣、行動糧等保暖工具,沿路星星爬滿天際,代表會是好天氣,踩踏過濕軟的土地,跟著前面的腳跡步步移動。過了四季蘭溪吊橋,即將面臨陡上陡下的山路,彷彿有爬不完的陡坡,令人心生畏懼,這時就需要彼此激勵。

越過松林地毯之後,果然陽光就灑落下來,遠方的中央尖直聳入雲霄,遼闊的視野讓人忍不住駐足觀望許久,這段充電時刻,彷彿身體再度蓄積飽滿的精力,緊接著還得一路陡下,有些人嘗試反過身移動,「留意膝蓋和腳趾頭,」我跟隊友們分享,因為一旦腳部受傷,就會影響前進的心情和速度,可以藉由護膝降低傷害。

 

登山中毒?一路好山好水好心情

也許有些人會問:「為什麼要受這樣的苦呢?累得半死,倒不如輕鬆逛街!」或是真的想走山路,搭車上合歡山武嶺也是一種選擇,然而跋山涉水的登山者真的只是為了賞日出,和三角點合照嗎?

這趟辛苦的單攻過程,真的走完了全程也就不再有所畏懼,反而浮現一股難以言喻的成就感,就是這份值得追尋的意圖,督促著這群人踏上腳步,遺忘了低溫爬坡的艱辛,只記得一路的好山好水好心情。

山嵐中的護魚步道,映出司界蘭溪的櫻花鉤吻鮭的美麗身影,沿著山壁鑿見的鐵線橋,在不叨擾生態下細細觀覽高山海拔的豐富林相與棲息物種,有別於繁華世界的喧嘩,有份輕淺如水的感動流入心頭,好似登山也會中毒一般,一旦嘗試就再也停不下來,吸引著人們再度規劃下一趟行程。

當然這份帶有些許自虐性格的登山條件,並非人人可以接受,針對初學者避免一開始就登入動輒三千公尺的百岳,可以先從阿塱壹古道、霞喀羅等小山開始體驗,領受山的脾性,以及自身的接受度,才不會讓震撼教育阻卻了和山親近的機會。

 

書籍相關資料

 

    書名:世界在腳下:踩出你的人生,LULU的16個夢想旅途

 作者: 謝倩瑩

 出版社:博思智庫

 出版日期:2015年03月05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