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山神保佑 我與山老鼠搏命…

發表於2015/04/02
25,73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自民國八十九年投入巡山員工作,常自嘲或許是台灣最孤獨的工作之一,只有不會說話的森林,給我們掌聲。轄區有珍貴原始檜木林,我們沒有配槍、防彈衣,只有腰際一把刀,除承受天然災害、毒蛇、虎頭蜂、猛獸等隨時攻擊,更要經常在深山裡單獨面對凶狠的山老鼠鬥智、搏命。

雖有森林警察,但人力有限,第一線的查報巡視工作仍需巡山員單獨面對。日常攀爬峭壁及林道騎乘巡護,大小傷已是常事;參與破獲盜伐集團的大小戰役,每次埋伏圍捕過程更幾乎都留下驚險的記憶。

(圖/Tien攝)


曾在深山獨自埋伏時,當晚正下著大雨,為了要觀察作案接駁車輛,通報給沿線埋伏警察能跟監交易地點,而埋首躲在草叢裡,山老鼠在等待車輛時把菸蒂一丟,直接掉到我頭上,但不能吭聲。

亦曾遇到山老鼠開槍威嚇,警告我們不要再前往,也慶幸因為他們開槍,最後才能上線監聽,讓檢、警、林三方協力,一舉破獲在高山砍了多棵千年神木的集團。

民國一○二年底,入夜寒流來襲溫度降到零度,已經埋伏多日不能生火煮食,只能吃乾糧,我獨自守在制高點峭壁凹處,不能開頭燈,看著山老鼠十幾人在下方溪床來回搬運,埋伏警力聽到木頭放置到車輛的碰撞聲,衝過去抓住四人控制車輛,其餘山老鼠一哄而散。在黑暗中我只看到七、八盞頭燈快速逼來,心想是山老鼠逃逸過來,摸一摸腰刀,但敵眾我寡,只好摸黑往更高處爬,希望不要被發現,但對方腳步越來越近,到距離約莫卅公尺時,我心裡念著請山神保佑,幾秒鐘後,這群逃逸之徒轉變方向,可能覺得我躲的這裡太陡了,很難爬,又有很多草叢荊棘,當下自喜山神再次保佑我逃過一劫。

也曾跟同事遇到逃逸外勞背著木頭,但是他們人多且都帶西瓜刀,我們只好佯稱是來登山找三角點的,還問他們有沒有看到登山布條等。因為在高山上那些凶惡的逃逸外勞是隨時跟你拚命的,還好後來有抓到。

我也多次遭到山老鼠威嚇,稱知道我家住哪裡,甚至要給金錢誘惑等,有時想想,自己怎麼會有那種勇氣,可能就是對山那種深厚的感情,尤其是那些幾千年才長成的大神木,發現被砍倒時,常覺心絞痛,跪在神木上自責來晚了,誓言請山神保佑,協助弱勢的巡山員順利抓到他們,阻止憾事繼續發生。

前年我抓到山老鼠後,要將遺留現場贓木背回,因為滑倒,感覺背部不適;隔幾天又支援山難搜救任務,因為負重過度,導致急性椎間盤突出,連大小號都無法自理。在醫院躺了十幾天,那時候很自責,想說我現在才幾歲,若就這樣不能動,真的對不起老婆。幸運熬過急性期,經幾個月努力復健及山神保佑下,恢復正常,重回崗位。

有次深山特遣任務中,因為迷路,斷水斷糧近兩天,已有隊員出現歇斯底里症狀,幸而靠著平時在深山巡護時地圖及地形判視等專業訓練及大家相互鼓勵合作下,終於平安下山,大夥抱頭痛哭。半夜回家時看到老婆,忍不住壓力釋放,抱著老婆嚎啕大哭。

近來因為漂流木事件,有些報導捏造許多對林務人員的不實指控,讓基層的巡山員深感痛心。希望社會大眾繼續給林務人員鼓勵支持,也希望能將山老鼠刑責修法加重,更需要全體國民一同來當守護山林的志工。山林廣闊,單靠少數的巡山員,是不夠對抗山老鼠的,需要全民當我們的後盾,捍衛美麗的福爾摩沙,加油。

※ 此文經賴木成先生同意後刊登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