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都是中國害的? 學者: 7成空污台灣自產

發表於2015/04/10
8,64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報2015年3月17日台北訊,洪郁婷報導

專訪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 

高雄的空氣汙染情況。圖片來源:黃裕文
 

中國紀錄片《穹頂之下》裡鋪天蓋地、讓人無處可逃的霧霾,不只存於中國;台灣,也在同一片穹頂之下。近年來,我國空氣品質嚴重惡化,民眾是否瞭解呼吸與健康息息相關?政府部門有無準備面對迷霧背後的產業轉型、污染整治等挑戰?

比髮絲還細的PM2.5,揭露了台灣的環境及經濟困境,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莊秉潔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要減緩台灣空污,必須逐步淘汰高污染產業、在所使用的能源中反映環境及社會成本,並整治未受環評管控的中小型工廠。

 

7成空污  台灣自產

打開窗戶,看見天空霧濛濛的,甚至看不清1公里外的景物,代表今天空氣品質不妙。莊秉潔說,如果到了中午,這層「霧」還沒散去,就可以肯定是霾。

空污來自何方?台灣海峽短短不到300公里,攔不住每年東北季風帶來的中國霧霾。每當台灣空氣品質下降,新聞或政府消息總是避重就輕的表示,是中國霧霾南下所致,然而,境外污染(含中國霧霾)僅占我國的空氣污染30%,50%來自工業排放,剩下20%則來自交通排放廢氣和其他空污來源。其實,空污更大的問題在於境內污染,政府無法推諉卻又不敢面對境內污染。

台灣空污不是這兩年才發生,2006年一則新聞指出,一對日本夫婦原要定居南投埔里,結果待不到2個禮拜就離開,理由是南投空氣太髒、狗屎太多。此言引起台灣人愛鄉情感群起撻伐。但莊秉潔表示,海風早將西岸工業區、火力發電廠的廢氣吹向中央山脈腳下的埔里盆地,2006年南投的空氣品質確實不佳,這對日本夫妻說得沒錯。

2003年、2005年草屯向東攝影,左圖遠方山脈為九九峰。圖片來源:王國翹

 

千金難買好空氣  空污致肺腺癌機率增

1980年後,工廠逐漸移出台北市,首善之都把工業廢氣移轉到其他縣市,目前的北京也是如此。30年來,我國境內的髒空氣,逐漸往中南部遷移。莊秉潔的研究指出,各縣市的空氣品質和餘命,有相當程度的關聯。PM2.5濃度每增加10μg/m3,餘命就減少半年。莊秉潔笑說,北部房價其實高得有理,因為這裡的空氣品質可以讓居民多活1年半。

莊秉潔利用氣象局之能見度資料,重建1960至今,全台PM2.5之濃度,結果顯示,台北在1960~1980/1990年代,PM2.5濃度全台最高。中南部空氣品質並非一直不好,而是近30年才開始惡化。

台北民眾暴露在高濃度PM2.5中約40年,濃度稍低之PM2.5為20年,居民罹患肺腺癌機率為21縣市之首;而中南部地區自1980至今,暴露在高濃度PM2.5下也超過30年。莊秉潔嚴肅建議,1980年以後出生的台灣民眾,應在40歲左右做電腦斷層掃描,檢查心血管疾病和肺腺癌。

2012各縣市空汙和餘命。節錄自《永續之殤》

 

台灣空品目標  挑戰性高

2012年環保署頒布我國細懸浮微粒空氣品質標準,訂定24小時PM2.5濃度為35μg/m3、年平均值為15μg/m3,而當時我國年均PM2.5濃度約29μg/m3。莊秉潔認為,環保署訂出了相當具挑戰性的標準。

前面提到,境外污染佔我國空污30%,也就是說年均PM2.5濃度29μg/m3,境外污染就佔了將近10μg/m3。要符合空氣品質標準(年均值15μg/m3)就必須將剩下20μg/m3境內污染降低至5μg/m3。

為了達到PM2.5年均值15μg/m3的目標,台灣顯然須做更多努力。

 

環評管不到  減排須監控中小型工廠

和中國相較,我國的空品法規、煉油技術和環境設施都有較高標準與達成率,這使台灣的空品好過上海和北京許多(上海年均PM2.5是台灣的2倍,而北京又是上海的2倍)。在工地揚塵和交通移動的PM2.5排放管制,台灣都已經做得相當確實。

不過,在工廠定點排放廢氣這方面,倒是還有PM2.5的壓縮空間。莊秉潔說,通過環評的大型工業開發,會受到環評規範與要求,通常會有較好的管制,但是其他規模未達環評標準,又有相當數量的中小型工廠,其PM2.5排放量未受環評要求管制,莊秉潔認為,這些中小型工廠正是台灣進一步減少PM2.5的關鍵。

在《穹頂之下》中,柴靜秀出即時監測APP,可以即時看到大大小小的工廠排污量,她邀請中國民眾一同加入監視排污的行列,當工廠排污超標,即刻向公家機關檢舉。

柴靜示範使用app監督超量排放工廠。圖片截自《穹頂之下》

 

政商勾結緊密  整治空污矛盾重重 

針對資訊公開,較遺憾的是,目前台灣並未公開即時空污排放量。

莊秉潔認為,政治獻金機制讓政商維持著良好關係,台灣空污整治和中國一樣矛盾,政府不敢面對問題,於是台灣沒有即時公開的監測資料,而《穹頂之下》在竄紅後被急速封殺。因為法律不完備,使執法人員陷入有義務沒權力的兩難;然而,劃在執法與不執法之間那曖昧難明的界線,是用人民的健康做賭注。

2013年,莊秉潔引用國外模型,模擬國光石化和六輕的致死人數,研究結果發布後,隨即遭到六輕與環保署撻伐。且事後六輕提告,法院也證實莊秉潔研究是基於科學事實所提出的論證;研究方法已部份在國際著名大氣環境中刊出。

為什麼環保署不站在提出新事證的學者這方,反要幫六輕辯護呢?莊秉潔覺得奇怪,他對國光石化提出一樣的模擬試驗,為何環保署獨獨不能容忍六輕的模擬結果?

如果排污資訊即時公開,公民可參與監督,多一股壓力,國際間的合作力量更能互相監督、互相制衡。莊秉潔強調,化石能源相關產業應該將環境、社會成本內部化並國際化,售價反映環境成本,自然能降低使用量與製造量,污染也隨之減少,替代能源也能順勢興起;國際化,則是藉由簽屬合作條約,提升合作雙方的環境保護標準,避免環境成本淪為削價競爭的犧牲品。

 

淘汰高污產業  重見藍天白雲

除了管制了中小型工廠,若想呼吸歐美日標準的好空氣,排放量仍需削減75%,這就得檢討台灣產業結構。

目前台灣仍高度仰賴高耗能產業,如石化、鋼鐵、水泥及面板晶元等。國民平均CO2排放量為世界平均值的3倍;用電量(含工業)達每人每年10000度,亦比德國、英國、法國、日本還高,上述國家中最高者法國,每人每年也僅用了7000度。

莊秉潔認為,唯一可看到藍天白雲的機會就是產業轉型、推動大眾交通工具,如捷運及自行車。才能再度在南投草屯常見九九峰,使台中市住民發現他們原來住在盆地(台中盆地)裡。 

資料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