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莫很噴泉未竟。發現疑似基比亞罕古道支線(紀錄之一)

發表於2015/03/29
6,19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可憐一支春花落失激流中
滾滾洪水一去不復返
迷濛的山谷中小鳥為你哭泣
啊…為什麼不回來
啊…莎韻 在墜落溪谷的合流溪匯流口
我似乎看到了每個登山客心中長存的泰雅族少女
美麗容顏   

Sayun Hayon
妳不情願的溺斃是如何必要的攪動了
百年戰場與隘勇古道的
找路及浪漫

而我在基比亞罕與妳重見
重見Gaga的消亡駁坎 駁坎正消亡

    

一、隊伍名稱:莫很噴泉2015跨年團
二、日期:104年01月01日~104年01月04日
三、社團名稱:台北大學登山社OB自組隊
四、領隊:彥男
五、嚮導:誠毅
六、人員:浪浪、陶泥、楚涵、賈妞、鷹姊、依柔、雅棉
七、記錄:浪浪
八、男女比:2男:7女
九、新老手比:0新:9老
十、參考資料: 1. 片段網路資料  2. 百岳圖 3. 經建三地圖

十一、預定行程:
第0天 12/31〈三〉:板橋車站 → 金洋 → 南澳古道登山口 C0
第1天 01/01〈四〉:金洋 → 南澳古道 → 豪華獵寮 C1
第2天 01/02〈五〉: C1 → 砲台山  → 布蕭丸溪 → 莫很駐在所 → 莫很噴泉C2
第3天 01/03〈六〉: C2 → 莫很大濁水匯流口 → 和平北溪  → 能踢多遠就多遠C3
第4天 01/04〈日〉: C3 →  和平 → 台北

十二、實際行程:
第0天 12/31〈三〉:南澳車上跨年 → 登山口前草地紮營C0
第1天 01/01〈四〉: C0 → 南澳古道 →  605山頭駁坎上方附近紮營C1
第2天 01/02〈五〉: C1 → 南澳古道崩落處 → 下切溪谷 → 雙股滑瀑 → 基比亞罕古道 → 基比亞罕社Tapijaxan駐在所遺址 → 滑瀑 →  南北支流匯流口 → 愛玉溪谷撤退點 → 雙股滑瀑  →  基比亞罕古道 → 基比亞罕駐在所 → 駐在所與部落平台間溪溝下方溪左沙洲C2
第3天 01/03〈六〉: C2 → 基比亞罕部落平台古道 → 溪左山中小屋與駁坎木瓜園  → 上切古道 → 605山頭 → 巨大深潭前過溪點溪左沙洲C3
第4天 01/04〈日〉: C3 →  合流溪流籠渡河處  → 南澳古道登山口  → 板橋

十三、補充資料 

1. 所經山頭: 無

2. 野生動物:山羌、鉛色水鶇、竹雞

3. 路線展望:晴朗 

4. 水源狀況:沿途全是溪流,無缺水問題。

6. 南澳古道歷史資料:
南澳古道位在南澳鄉金洋村,是泰雅族南澳群的聯外道路,為「大南澳古道系統」的前段三公里,以旃檀駐在所遺址為起點,循南澳南溪上溯至步道終點,沿途有吊橋遺址、警備道路基等遺跡。這幾年因為林克孝的著作《找路》以及莎韻(沙韻)之路的故事而聞名。  

南澳古道一直以來都是內部落和外部落的聯絡道路,直到清朝同治13年(1874)由漢人的屯墾勢力開始強勢介入,羅大春率領兵營修築「北路」(蘇花古道),漢人的勢力才正式進入大南澳地區。導致一群原本在蘭陽平原上安居的加禮宛平埔族大舉南遷,當時的大南澳泰雅還曾為平埔族人的嚮導並熱心提供過路住宿,讓加禮宛移民順利過境至花蓮新城,建立他們現今的家園。  

老狗番去蘇澳深入八十里,山高路絕,乃命軍開道、設橋梁以往。二月,宏洛自南澳循高山以進,諸將自溪底赴之。社番拒,輒破。師行十日,乃至老狗社隘口;兩山壁立,絕壑巉巖,中道僅一人出入。總兵傳柯德鼓勇方入,隘伏作,死之;後軍至,已無跡矣。宏洛自武搭山巔走西北,抄老狗社後,與溪底軍懸絕二十里,聲息俱窮,山險不得下。眾番數百人突至,血戰破之。是日,銘傳自登武搭山勘形勢,宏洛已去二十里,不相聞。武塔以西,奇峰疊嶂,天日不開,師危甚。土人言老狗諸番無村落,散處群谷間,雖深入不獲也;獨地狹無田,非出山不獲食。大軍誠壁隘、絕其糧,可不戰下也。銘傳從之,乃令宏洛毋下山折兵銳,設地雷群隘絕之;開道武搭山南,與溪底軍合。番夜出求糧,值地雷,盡死。三日餓益甚,痛哭送子以降;乃振旅而返。是役也,始以遊擊鄭有勤冒餉、違節度,誅之;終以提督李定明失援傅柯德,罷其軍奪職,眾乃竦然。   

由於泰雅族人的不斷反抗,使得羅大春所修築的蘇花古道一度荒廢,直到光緒16年(1890),劉銘傳為了光緒15年姪兒劉朝代從寒溪往流興社開路途中被殲殺273人的事件,受到「開山撫番」未成之朝廷壓力,派兵六千征討南澳泰雅族人, 兵分兩路攻佔大南澳地區,並留下三營兵力,沿邊駐防。雖然通往花蓮的北路始終無法恢復,然而漢人在大南澳平原建立了穩固的據點, 即是今日南澳蘇花公路以南的區域。  

日據時代,基於「漢蕃隔離」的政策,而將大南澳這塊漢人居住的土地, 歸屬於蘇澳郡管轄。即使改朝換代,長久以來都沒有再改變這樣的行政區域劃分。 西元1895年,清廷簽訂馬關條約割台給日本,便築起隘勇線或是徵收清朝遺留的民隘防備泰雅族。當時南澳的泰雅族,和日本人之間,依舊有零星的出草衝突,企圖像日本的山地警衛抗爭。  

明治三十六年(西元1903年),因為日本人的挑撥,太魯閣族由立霧溪翻越三角錐山,攻入大濁水北溪,和大南澳溪的Klesan群地界,與Klesan群的南澳泰雅族展開了一次為期兩天一夜的掠殺。在這場衝突中,無以數計的南澳泰雅族遭遇馘首,連賴以為生的獵槍和長矛也被掠奪一空。與日人期待的結果一樣,太魯閣族帶著獵取的首級凱旋歸去,而南澳的泰雅族勢力也遭到削弱,日本人離全面控制宜蘭及蘇花地區的計劃又更邁進了一步。而南澳古道的開通就是日本人不斷築路前進隘勇線的路徑,直到日本人分別朝北線控制武塔、流興,往西控制金洋、比亞豪諸社後,才正視完善現今大南澳地區的各條警備道。  

雖然在日治時期就不斷的要求南澳的泰雅族進行集團移住,但金洋社、武塔社、利有亨、哈卡巴里斯社等幾個聚落到了光復以後依然有許多族人流在山上居住,直到民國四十年至五十三年間,這些部落才因為政府不斷的因為教育與颱風後的古道封閉等原因鼓吹之下,相繼經由官方安排移住到平地,利有亨社居民也在此時紛紛遷居至現今的金岳村、澳花村、寒溪村等村落。  

 

十四、旅程開始: 

第0天 12/31〈三〉:

天氣:陰天  

21:40 從板橋出發 01:10 在南澳古道登山口前空地紮營  

第1天 01/01〈四〉:  

天氣:晴天  

7:50 打包

8:45 出發,從旋檀(Senran)駐在所平台,如今長滿芒草,Senran為泰雅族語,意指苦楝樹。 泰雅族人多以地貌和大自然中所擁有的東西為部落命名,這種命名方式能清楚紀錄部落所在地的特色。例如南投力行的馬烈霸部落(Malepa)就是高地的意思。

8:50 登山口拍完照進入南澳古道0k里程柱

9:00 帆布獵寮

9:05 旋檀吊橋

9:18 南澳古道1k里程柱

 
 
 

9:19 部落舊耕地遺址處休息5分鐘

9:30 台電基石

9:33 木梯

9:38 小崩壁

9:43 第二吊橋

9:56 日古道19k里程柱

 
 
水鴨腳秋海棠
 
 
日古道19k里程柱在陽光下寄存了古老的記憶
 
10:00 南澳古道遊客步道終點,古道路基變小與過去不同,但過溪後古道毀損更為嚴重
 

10:15 合流溪邊,有流籠頭遺址與鐵線,大家換鞋準備渡河,原本想踏石過去但沒有點可以不下水所以都先換了溯溪鞋,陶泥腳滑落水。

10:30 全體過溪,從溪右到溪左,之後沿著合流溪向西邊溯溪

11:00溪左切上一小片佈滿楓紅的沙洲後切回溪右,總之找平緩的一岸跳石前進

11:15 東南方支流匯流口,溪左空地午餐,彥男和誠毅下背去找路,座標 (3191,27028)

11:50 出發

 
 
 
 
 
 
 

12:00 抵達溪左礫石灘後過溪到溪右,礫石灘上有一個高四米的垂直墓碑狀巨石,前方溪流有一個超大深潭與瀑布無法過,上到右岸後左邊有路徑上到古道向西南緩上

12:13 往右邊可看到巨大深潭

12:16 路左看到一片駁坎

12:25 過一倒木  

 
 
 
12:32 路上有流水,石壁水源插有一枝竹管
 
 
12:43 八米崩壁
 
12:50 十米崩壁後,遇到三米落差,腳點鬆,有白色絞繩
 

13:10 五米崩壁

13:16 一小塊駁坎處小休,楚涵抽筋,雅棉幫楚涵按摩

13:30 上背續行

13:45 八米崩壁

13:55 駁坎上小休,此為古道高處,之後轉西南一路下切到溪邊

14:12 下到芭蕉樹平台,有三棵芭蕉樹,應該為過去泰雅族人栽種,傳統的升火方式多是利用鐵片敲打燧石,然後將火星移到芭蕉纖維製成的火煤上,這裡應該是ㄧ個聯外道路休憩點。而在此時浪浪發現一條明顯古道沿著平台往西邊續行,而誠毅則是找到另外一條下切路直接通到溪谷,誠毅選擇直接下到溪邊,不過陸路的路徑明顯,浪浪帶隊續走陸路直到溪邊。  

 
 

14:25 大家都沿著陸路接到河床

14:30 彥男和誠毅也來到河床,休息五分鐘走溪前進

14:50隨著溪流逐漸轉南感覺方向不正確,覺得應該是跟到往飯包尖山的路徑,決定回到芭蕉樹平台

15:32 回到芭蕉樹平台,改走另一個下切點到溪流

走錯的地方有一個很美的開闊處,此條路應該是往飯包尖山
 

15:36 回到主支流溪邊

15:41 過溪上切古道陡上

15:48 抵達一片駁坎

16:00 上到平坦密林,失去方向,大家開始分頭探路

16:20 找不到路,決定紮營,誠毅、雅棉取水,浪浪、楚涵、鷹姊、陶泥營地建設,彥男、賈妞、依柔找路,晚上帶回消息:原本的古道斷了,重裝無法通過,明天垂降下切溪谷,向西邊溯溪再試著接回原路,原本一下子就可以抵達的豪華大獵寮因為南澳古道的嚴重毀壞變得困難重重,原本的河床也變得更難走,曾經來過的人都感到錯愕。

第一天結束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