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越走越年輕》-步行訓練五年後,成功登上聖母峰!

發表於2015/04/05
9,43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文摘錄「越走越年輕

無法爬完小學生遠足的小山

立了攻頂聖母峰的大目標固然是件好事,但是首要之務是讓體重八十八公斤、因為重度代謝症候群而瀕死的身體恢復健康才行。

一開始,我試著去爬在札幌住家附近的藻岩山。

海拔五三一公尺的藻岩山位於札幌市中央,是一座從小孩到老年人都能輕鬆攻頂的山。除了可以搭纜車上山之外,還有五條登山路線,運氣好的話還能看見蝦夷栗鼠或北狐。

肩上揹著十公斤的背包,心想就當作是暖身運動,意氣風發地出發了。藻岩山與海拔五九九公尺的高尾山十分相似,但是登山步道比起高尾山要平緩許多,可看見許多小學生來遠足的身影。可是我走不到三十分鐘就瘋狂流汗,心跳也開始不規律、雙腳抽筋。

於是急忙坐到附近的椅子上,看似比我年長的三名女性相談甚歡地經過我眼前。不僅如此,一名老爺爺一手牽著就讀幼稚園的孫子,另一隻手拄著拐杖高興地爬上山。

可我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身體非常地不舒服,判斷自己無法再走下去後,拍拍屁股回頭了。

不過我沒有因此感到沮喪,連標高只有五百公尺的山都爬不上去的我,如果五年後能登上聖母峰,那將會是多麼愉快的一件事啊。我向來都樂觀到讓旁人覺得不可思議,想像自己站在聖母峰山頂的模樣,獨自一人沾沾自喜地笑著。

聖母峰(圖/123rf)

 

不限制飲食,也不做辛苦累人的肌肉訓練

決定爬聖母峰後,我開始進行關於聖母峰的各項調查。

當時以登上聖母峰為目標的登山家,成功攻頂的機率只有三成,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十四。有時因為雪崩或冰塊的崩落,會造成多人罹難。特別是在抵達山頂後的回程途中,五人之中有一人會死亡。這些數據都是針對三十幾歲的年輕登山家所做的統計,更別說是像我這種七十歲的老年登山家,對我來說這種數字太過殘酷。

與其說像游走在死亡邊緣,不如說是直接衝向鬼門關。

話說回來,還有一名男性與大倉先生一樣,打算以登上聖母峰的方式慶祝六十歲大壽。

那人便是宮原巍先生,他在越過聖母峰街道南崎巴札的山丘上,與聖母峰和洛子峰正對望處,蓋了一座令全世界旅客嚮往不已的飯店「Everest View Hotel」。

關於其在聖母峰街道的偉大業績可參閱《喜馬拉雅山的唐吉軻德》一書,宮原先生是日本大學登山社出身,也是一名足跡踏遍喜馬拉雅山高峰的登山專家。

那樣的他決定在六十歲時登上聖母峰,攻頂的前三年戒掉最愛喝的酒。每日飲食控制熱量,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慢跑後,就到附近的山丘進行登山訓練。儘管一切準備就緒,仍在聖母峰南東峰八千五百公尺處打退堂鼓。

連最愛喝的酒都捨棄,也限制美食的攝取,徹底實行禁欲主義,每天厲行嚴格的訓練要是做到那種地步還死掉的話,那真是沒有比這還吃虧的事了,這種做法也不適合我的個性。

因此,我照喝不誤,繼續暴飲暴食,想幹嘛就幹嘛,可是次數從十次減少至五次。還有,不做那種百般痛苦的訓練,內心決定放輕鬆去做就好。為了五年後可以登上聖母峰,首先訂下大略的訓練計畫:花二年的時間在日本訓練。第一個目標是登上富士山,努力鍛鍊下半身肌力,讓自己能夠輕鬆登上富士山。因此,從家附近開始,從海拔五百公尺開始,一千、一千五百公尺漸漸提升高度,進行登山訓練。

在那段期間也設定各式各樣的目標,同時一邊享受登山的樂趣。

(圖/123rf)

 

步行訓練五年後,成功登上聖母峰!

除了步行,我也喜歡搭電車。在電車內不攀扶任何東西的站著,也是一種平衡練習。墊腳尖站立,還能鍛鍊腳部的肌肉。

此外,當電車內沒什麼乘客時,手握拉環上方的橫桿,讓身體懸吊,做輕度的伸展運動,能強化手腕肌肉,也可以當作攀岩的練習。單腳的腳踝負重帶二公斤、裝有鐵板的登山鞋二公斤、背包重量十三公斤,體重也漸漸減至八十一公斤,施予在橫桿上的重量總計為一百零二公斤。橫桿雖然有耐重性,但在安全性仍有疑慮。

豪太在一旁看得提心吊膽,深怕我會把它折斷。

經過一年後,我的負重健走成果:穿上單腳各二公斤的登山鞋、單腳各戴三公斤的腳踝負重帶、肩揹二十公斤重的背包,不管是在東京還是札幌,都可以步行一小時以上。在北海道時,也兼做登山訓練,除了藻岩山,也會去爬手稻山(海拔一○二三公尺)、惠庭岳(海拔一三二○公尺)。

心想,如果穿上單腳各二公斤重的登山鞋、單腳各六公斤重的腳踝負重帶、肩揹三十公斤重的背包,都能走一小時以上的話,大概就能爬上聖母峰了吧。大概過了三年後,終於達成此目標。

縱使是對奇裝異服已經司空見慣的原宿街頭,看到綁著頭巾穿著短褲的老頭,腳踩登山鞋還戴上腳踝負重帶,又揹著看似沉甸甸的背包,每天慢吞吞步行的模樣,仍然很引起眾人側目,不論是誰都會回頭。

走了一陣子,還跟常去竹下通的非洲人成了朋友,每次碰面他們必定眨眨眼向我說聲「祝你好運!」。

從位於原宿的住家大樓,天氣好的時候可以清楚看見富士山。在一個晴朗且沒有月光的夜晚,走到陽台不經意地往外看,忽然看見富士山的方向有幾粒小小的燈光。仔細一看,那些小粒的燈光串連在一起,那是以攻頂富士山為目標的登山家的頭燈光芒。自那次起,每當深夜醒來就會走到陽台尋找光點。一邊凝視著那些光點,心想「不久的將來我也要爬上去!」提振自己的士氣。

富士山(圖/123rf)

 

一年後,終於完成登上富士山的心願。

累積了五、六次在富士山的登山訓練後,終於要出發至喜馬拉雅山。沿著延伸至聖母峰基地營全長約五十公里的道路,可以看見右半邊的山面被冰河削去,傾斜的程度近乎與強風垂直,連雪都無法堆積的部分形成黑色的線條,這是喜馬拉雅山脈美麗的唐瑟古峰。再繼續往上走,海拔六千到八千公尺的群山一座接一座映入眼簾,在當地被稱為「眾神的觀景台」。六十歲時,光是走這條聖母峰街道就已經讓我累得半死,覺得體力快要達到極限了,因而放棄攻頂聖母峰。但現在的我要爬上喜馬拉雅山的各山峰都不成問題。

因為不擅長鍛練腹肌與背肌,所以幾乎沒有練肌肉。因為討厭被強迫的感覺,所以也沒有請健身教練。

我只是戴上腳踝負重帶,揹著裝進沙袋的背包邊走邊享樂而已。

開始訓練五年後,以七十歲高齡達成目標,站上世界最高峰──聖母峰的山頂。「順便」且輕鬆愉快的負重健走,發揮了無比強大的效果。

 

書籍相關資料

 

 書名:越走越年輕

 作者: 三浦雄一郎

 譯者:賴又萁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4年11月24日

 

 
更多文章

【書摘】《三浦雄一郎の步行技術》-重力步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