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美與孤獨 虎豹消失之境 -國際護虎組織「盤石拉」Panthera

發表於2015/11/25
72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美與孤獨 虎豹消失之境 -國際護虎組織「盤石拉」Panthera  

(文/林珮芸 圖/ 陳冠綸)
 

改變小男孩生命的動物園

一個人人認為有語言障礙的七歲小男孩,有一天爸爸帶他去紐約市的動物園,瞬時間,他找到溝通的能力-和動物說話滔滔不絕。這是世界絕種動物保護專家,也是現在國際最大的護虎組織「盤石拉」(Panthera)執行長Alan Rabinowitz的親身故事。長年在世界各地,特別是在亞洲棲地工作,Rabinowitz博士發表無數重要學術論文和專業書籍,目的為了喚醒人們對於動物的關懷意識。然而在他所有著作中,有一本書輕易得到大人和小孩的共鳴,甚至有可能流下傷感的眼淚,就是兒童繪本「小男孩和豹虎的故事」(A Boy and a Jaguar),由插畫家Catia Chien以清淡的色彩,平淡地敘述小男孩和森林豹虎的動人故事。這是Rabinowitz博士小時候的真實經驗;長大後,即使他有機會和各國政府組織及民間非營利性團體工作,他都相信一件事「和老虎的友誼就像和家裡的寵物沒有兩樣;不需要花很多的錢就可以保護這些瀕臨絕種的動物」因為牠們需要的和人類一樣,乾淨的水和永續健康的生活環境。保護珍稀動物其實是為人類未來預留一片淨土。  

 

急遽減少的保育動物

2014年7月底,所有國際重要學者、實踐者、珍稀虎動保組織聚集在印尼雅加達,聲明宣告「永續虎計劃」(TIGERS FOREVER PROGRAM),七月二十九日為「國際老虎日」,這是第五屆年會,目的是保護即將絕種的大貓科虎類。從數量上看來,1913年全亞洲仍有十萬隻老虎,2013年剩下3274隻,而2014年立即少了274隻。不到八個國家擁有可辨認出的老虎種類,讓這原野中的王者之風迅速停滯的原因包括有人類過度的捕殺、交易;棲地的大幅減少;賴以為食的野生動物銳減。簡而言之,都是和人類的衝突所致。人類是老虎最大的敵人。  

在雅加達的會議中,出席者包括有22位合作夥伴代表、世界頂尖老虎專家、法務專家、刑事學家、國際法專家,共同討論這個在亞洲面臨的難題。「永續虎計劃」從2006年開始啟動,固定監控老虎的生存問題。2014年護虎組織Panthera具體發表「永續虎計劃」計畫成果。例如在馬來西亞的護虎工作中,明顯看到大貓的數量增加;南印度的老虎棲地,進展成容許讓老虎安全地自由移動,不遭受攻擊,並可以安心哺育下一代小虎;在印度Corbett區,利用科技攝影機捕捉到三名盜獵者。「盤石拉監視器」(PantheraCam)增添防盜獵者的監控功能,在科技發明上受到高度重視,這是一種可以即時(現場)以衛星連線方式,觀察保護區的狀況,對於打擊盜獵者也具有高度警惕功能。  

 

為老虎發聲的野生動保勇士

Rabinowitz博士回憶起他和老虎的情感時說:「不知道為什麼,在動物園中當我看到老虎時,感覺到一種強大的力量;但是另一方面,卻看見牠們被拘禁在鐵籠裡,所有的英姿煥發和速度感都消失了」似乎聽懂老虎的心聲,小男孩的Rabinowitz暗自和老虎約定「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暢所欲言,我一定會為你們發聲」,從此Rabinowitz博士致力保護大貓運動。聽眾中總有人疑惑,為什麼人類總是用殘酷的方式對待野生動物? Rabinowitz博士認為,那是因為動物不會以人類的語言說話,而人類卻無法聽懂動物的表達。對於野生動物的保護概念,Rabinowitz博士以激勵人心的方式回答:「我們應該跳出框架,用高度創意的手段溝通,就像是野生動物帶給人類的驚奇一般」例如結合科學、動保運動和媒體的力量,讓民眾體悟保護珍稀動物的重要性。環境守護面臨的抉擇像是歷史(history),一旦犯錯了就無法回頭,歷史和自然都無法接受人類各種時代的藉口。  

小時候因為語言障礙受挫的他,唯一的說話對象是家裡的寵物,一直到高中的課堂上都無法克服對表達的障礙。有時候老師允許他到教室的角落和自己的寵物說話。Rabinowitz回憶說:「動物從來不會評斷我,牠只是安靜地陪伴和傾聽」對於動物的感情逐漸強化,最後Rabinowitz在老虎身上看見自己的存在價值。因為即使是食物鏈中呼風喚雨的萬獸之王,老虎也無法躲避人類的迫害。結巴問題一直到大學才終於慢慢有所改善,現在高頻率發表公開演說的Rabinowitz分析,結巴對他來說反而是一種禮物。結巴的孩子生性敏感,不被主流社會接受;所以Rabinowitz不斷追求與自然領域的連結。敢與眾不同甚至為了自己堅信的理念與體制對抗,但另外一面卻是溫柔而包容,這是為什麼Rabinowitz博士足以代表護虎組織Panthera宣導保護絕種動物的理由。  

 

為救老虎 發揮國際說客的長才

在那個動物保護概念尚未興盛的年代,Rabinowitz選擇到許多不知名的國家,和當地的民間組織一起工作。雖然擁有野生動物生物學博士的學歷,但是和所有志工一樣,在嚴峻的環境,蹲下來捲起袖子,心疼地看著每一隻因為人類捕捉而流血受傷的野生動物。「大部分時間其實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急著想救援這些和人類一樣有生存權,但不會說話的動物」Rabinowitz熱切地說。1980年代,這個出身於紐約布魯克林的生物學家,選擇遠離人群,花四年時間在中美洲貝里斯(Belize)雨林叢林中,學習如何拯救豹虎。當時人類只知道射殺動物,所以Rabinowitz做的事情就是活抓老虎、在牠們身上做記號、放牠們回到自然中再繼續保持追蹤的科學記錄工作。  

四年合約結束後,Rabinowitz留下來,說服當地政府設立世界上第一個豹虎保護區(Juguar Preserve),替野生動物安置一個家;之後二十年,Rabinowitz致力於雲豹及各式山虎的保護,無論是在泰國、台灣、馬來西亞都曾經遺留這位博士的腳印,同時Rabinowitz也是世界上第一個研究虎類的專家。1999年,即將邁向二十一世紀之際,Rabinowitz博士卻反思過去的努力也許並沒有成功。因為生活在高山上或是草原中的虎科數量遽減,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氣候變遷。  

針對科學設置的保護區範圍實在太小,Rabinowitz說:「科學家的想法仍然很侷限」,為了發揮最大的影響力,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必須和政府、軍方、開發商等階層會面。因為Rabinowitz的決心和終身投入,一場秘會改變了緬甸政府的決策,將胡康河谷(Hukawng Valley)的雨林區,轉為世界最大面積的老虎保護區。那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原始叢林區,裡面有永不止息的戰爭、非法採集黃金礦石、當地富人不斷掠取當地的自然物種,但Rabinowitz與該政府談判時,採取互不干涉政策。大家可以在裡面做自己的事,但必須要保護老虎,因為如果不受到保護,世界僅存的大貓就將瀕臨絕種。  

 

將心比心的誓言 老虎和人類一樣有生存權

為什麼要保護虎類這樣的野生動物? Rabinowitz呼籲,因為確保老虎的生存環境健康永續,同時是確保人類生活環境的安全。大自然界中的任何異常和危機,都會在野生動物的反常中看見端倪。當老虎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繁衍存活,代表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隨著人類忽視環境的重要性,科學家似乎聽見野獸求救的哀鳴。半世紀前的小男孩站在動物園鐵籠前對老虎獅子的誓言,成為Rabinowitz在國際間不斷奔走的動力。一場針對綠色企業的演說中,Rabinowitz向世人求救,就像是老虎對他說話一般。「這不是該考慮將錢捐給防癌中心或是其他公益單位的時刻;沒有永續健康的自然環境,當這些野生動物無法生存之際,下一個受害者就是人類」。  

「黑猩猩之母」英國學者珍古德對猩猩的感情,源自於兩歲時父親送她的一隻黑猩猩玩偶。珍古德童年最喜歡的書是關於動物方面的,包括Dr. Doolittle的故事、叢林的故事、關於泰山的書。在她10或11歲時,珍古德夢想去非洲跟動物們住在一起,而她的母親給予最大的支持和鼓勵。誰想像地到,偷偷帶回小昆蟲、爬蟲類和各種奇奇怪怪動物,蓋在床上的棉被中一起睡覺的小女孩,長大竟然成為改變全世界黑猩猩命運的野生動物運動先驅。和珍古德相似,因為熱愛野生動物的真誠和無私,「盤石拉」Panthera現任執行長Alan Rabinowitz博士,和野生虎滔滔不絕地分享關於小男孩心中的秘密。語言障礙沒有成為他遠離人群的藉口,反而是讓他樂於為老虎發聲的天生秉異。  

 

冒險家在異鄉的搏命守護

細讀Rabinowitz博士所出版的書籍名稱:「追著龍的尾巴:泰國護虎」(Chasing the Dragon’s Tail: The Struggle to Save Thailand’s Wild Cats, 1991/ 2002)、「最後一村:亞洲禁獵動物探險」(Last Village: A Journey of Discovery in Asia’s Forbidden Wilderness, 2001)、「死亡之谷-在充滿戰爭、金礦與慾望之境拯救老虎」(Life in the Valley of Death: The Fight to Save Tigers in a Land of Guns, Gold, and Greed, 2008),我們似乎看見一個冒險家,以人形的姿態,奮勇之態,改變人們對野生動物的狹隘印象。那個敢於冒險、動靜分明、攻擊獵物與撫慰幼裔的鮮明王者之風形象,在草原、高山、叢林與荒野自由自在生活;美與孤獨並存的野獸,似乎和家中與人類親暱相處的寵物,沒有太大的差別。唯一的不同是,寵物屬於人類,而老虎屬於上帝。    

參考資料:'The Future of Big Cats' Lecture by Dr. Alan Rabinowitz, at the Fortune Brainstorm Green Conference, 2012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