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劉克襄:好久好久,沒有靜山與淨山了

發表於2015/02/13
2,89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二月起,玉山國家公園將發起靜山活動。

這一計劃跟宗教團體在野外舉辦的靈修截然不同。一般民間組織相關的靜山運動,多藉由山水陶冶,進而追尋個人生命的情境。

此一山禁措施,完全以自然物種的保護為考量,針對最熱門的玉山主峰群線步道採取管制,任何登山團體都不准再進入。讓這條路線獲得充分的休養生息,以免常年過度使用下,形成周遭環境的耗損。

靜山措施或許會造成登山者一時不便,但對此線的生態,可在免除人為干擾下,形成良好的自然演替。過去在遇到天然災害,意外封山的狀況下,許多調查者皆有經驗,人類的足跡愈少,哺乳類動物的棲息相對地活絡許多。未來相關部門,應可以繼續針對不同時節,實施相似的靜山計劃。

至於,國家公園補充說明,冬季的高山氣候寒冷,容易造成登山安全問題,因而出現此一指施,或可相對地減少山難發生。此一說法便有待商榷。若有此思維,恐昜落入因噎廢食的管理,阻礙登山活動發展的多樣多元。

高山如是保護,近郊活動頻繁的山區更該有同樣的思考。

話說近郊,這幾年到平溪附近的森林走動,我的感觸最為深刻。相較於其它山區,此地森林蓊鬱較少開發,按理走在附近的山路合該常保愉悅心情。怎奈一路所見,總教人觸目驚心。君見不少青山綠水間,突有天燈殘骸高掛下來,各種色澤醜陋地禁錮其間。

冬日假期,天燈施放頻繁,林相破壞愈是遼遠。許多高飛墜落後,來不及回收,變成一團大垃圾。尤其是年節到元宵時日,數千數萬個飛升天空,多數毀落林間,形成嚴重的污染。儘管區公所有回收機制,鼓勵當地人撿拾,給予獎金激勵。但多數地方不易抵達,走進其間,還是會看到燃燒未燼的燈具,東一塊西一張懸垂。

說實的,天燈殘骸還只是小問題,更多的是垃圾丟棄。最近清水斷崖的垃圾,擠爆海岸便是一例。恁誰都難想像。台灣最美麗的海岸風景線,山巔水湄之間,積累著一二十年遊客常年丟棄的,各種型式的廢棄物品。前些時,走過一小段,驚覺那兒彷彿是一座沒人管理的垃圾場。

台灣諸多綺麗風景,看不到的另一面常是如此滿目瘡痍。友人每年都要參與合歡山的淨山活動,每回從那兒下來,都會運回好幾輛卡車的垃圾。我知道不少登山人都養成習慣,主動拎一垃圾袋,一路撿拾。雖說杯水車薪,終究是盡一已綿薄之力。

總之,靜山之外,更該大規模的淨山恐怕要展開了。多年來,政府和相關企業常以愛心、健身等主題舉辦登山活動,很期待更多單位帶頭發起淨山,減少山區的汙染。

除了靜山淨山,針對不同山區,必要時還應提出長時的休山政策,讓疲憊的山林獲得更為足夠的休息。地方父母官或可嘗試,擇一良辰吉日,選一允當山林,敬拜天地,感謝自然環境的賜予。許多部落的收穫祭,都有如是祭典。農耕時代在鄉村,我們也常祈求神靈的長期庇佑。這一類昔時對山水環境的體恤和尊敬,都該趕快重拾回來。  

※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