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山裡的故事】福巴越嶺古道的時間河

發表於2015/02/07
3,02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深草中翻出的野村醬油瓶及清酒瓶,透著日軍警在山中的孤寂與無奈!

相傳三百年前泰雅族人為尋覓獵場,自台灣中部山區向北遷徙,其中一支定居於現今桃園復興鄉角板山、巴陵一帶,其後再分支向北至現今台北縣烏來福山定居,族人由福山返回巴陵的山徑,即成為泰雅族人的「社路」,也有人稱其為姻親路。也就是今日的福巴越嶺道。

1922年日本人為控制山區的泰雅族人,依此「社路」闢建修築為「警備道路」,連接新竹州與台北廳的山地交通。並在沿線設置警察駐在所,以利控制泰雅族各部落。目前福巴越嶺古道上仍可見到拉拉山駐在所、檜山駐在所、札孔駐在所的駁崁、矮牆、溝渠等遺址。

遺址深草中的野村醬油瓶及清酒瓶,透著日警在山中的孤寂與無奈!他們都是在動人的鼓動口號下,離開家人,遠渡重洋,來到這個巨木環繞的原始森林中。社路兩端的泰雅族人,則被迫修築道路,並在巨木上打入瓷器礙子,於礙子上纒繞上硬度極高的鍍鋅鋼線。日警則以手搖式電話,藉由鋼線的通聯,完全宰制了泰雅族人,直到戰後。

福巴越嶺古道就像一條時間的河,那些慘痛、孤寂的歳月,早已流逝,但卡在河裡的酒瓶、駁崁、礙子,仍可勾起對戰爭的反思。  

雨果說過:「世上沒有一個壞人,但卻做了那麼多壞事」。  

儘管我們竭盡所能,極力躱避這些壞事,但它仍然如宿命般的跟著我們。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