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生態與建設之間 20年後又燃戰火

發表於2015/01/12
43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金門在1992年底解除戰地政務,因其特殊的戰爭記憶、完整自然生態體系等珍貴資產,欲成立國家公園。莊西進成為首批為金門國家公園奔走的在地人,也擋下金門第一個開發案。沒想到20年之後,國家公園卻釋出林厝一帶溼地興建合宜住宅,並且破壞水獺生態,讓莊西進再次站出來抗議。

莊西進回憶,1993年時籌建國家公園雖箭在弦上,也引來台灣財團躍躍欲試,「慈湖傳出要建設水上活動樂園,出現怪手開挖,此案是當時立委翁大銘所主導」。

當時莊西進與金門在地關心生態人士、媒體《金門報導》以「慈湖已發現198種野鳥,應列為國家級野鳥保育區」大力抨擊慈湖開發案,發動第一波保育活動,最後成功擋下慈湖開發案。20年前這一仗,讓慈湖棲地列入國家公園保護區,現為金門最大野鳥棲息地。

「但我無法理解,為何20年後,國家公園又釋出林厝一帶水獺活動頻繁溼地,交由縣府開發?」莊西進質疑國家公園與縣府的保育立場。他提起,台灣來的盧姓夫婦在林厝進行工程探勘時,發現「大金、小金」兩隻水獺兄弟,立即主動上報,並決定不再承接工程,「他們說,水獺太可愛了,挖不下去。」

這些年來,金門不斷面臨「要生態,還是要建設」的拔河,有人說「生物總會自己找到出路」,但研究水獺大半輩子的莊西進認為,「要有出路,也要先有土地」,人類不要將土地的使用權揮霍殆盡。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

金門太武山步道(圖/山野寄情 亨利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