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攀越冰峰(Touching The Void)

發表於2014/11/21
4,38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在租片店裡不起眼的角落,遇見「攀越冰峰」這部片子,隨意瀏覽著簡介,就決定帶回家看了,卻意外發現一部屬於記憶一生的好片子。  

「攀越冰峰」改編自英國真實山難事件,它的故事其實很單純(本事):  

在1985年五月,兩名來自英國的登山者「喬」及「賽門」,征服高達二萬八百英呎的安第斯山「斯拉格蘭峰」來到地球另一端的秘魯。為了挑戰歷史,他們選擇從未有人成功攀爬的西側,因為沒人走過,就沒有參考路線,遇到的艱困都必須自己克服,所幸,登上峰頂過程雖艱鉅但也算順利攻頂。  

原以為會是一趟成功之旅,卻萬萬沒想到,邪惡死神竟在回程等待他們。在海拔一萬九千英呎的下山途中,「喬」不慎摔斷右膝關節。面對腳下的萬丈冰淵及惡劣天候,同伴賽門只能以繩索緩緩拉住,帶他一同下山,在強烈的暴風雪、伸手不見五指和飢寒交迫之中隨繩一波波下降。  

但「喬」在三千英呎處,突遇懸空斷壁,再次不幸墜落懸崖,卡在冰隙中動彈不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兩人早已在嚴寒中凍僵,懸繫兩人生命的繩子也不堪重負,隨時都有跌下山谷的危險。在上方的賽門完全不曉得喬在下方的狀況,以為他已經遇難,被體重硬扯的賽門硬撐了一小時半,屁股下得雪堆不斷崩落,根本支撐不住了…只好割斷繩索….受困在冰隙中沒被摔死的「喬」,一開始是幾近崩潰的混亂,口中不斷罵著Fuck…Fuck…Fuck…咒罵著自己面對的無助,似乎也在咒罵命運之神的不公,以為就要困死在這了!  

經過四天不可思議的奮力爬行,拖著折斷的傷腿爬出萬丈冰,途經冰河及破碎亂石,一路爬到紮營處,就在賽門準備撤離之際,喬拖著傷腿出現在他的眼前……一個跟鬼般的喬!  

兩位主角在生死邊緣的掙扎故事,帶給世界各地登山界相當大震撼,也帶給兩人極端不同命運。  

回到英國後,賽門被認為背棄了山友,立即受到各登山協會批評及排擠,甚至還曾遭人毆打,為了幫助好友賽門脫離各界嚴厲批評,喬決定將事情經過寫成小說,讓世人知道賽門經歷的痛苦心境;「攀越冰峰」敘述了壯麗山景和一段堅定的友情,也描寫了人類挑戰極限跟創造奇蹟的無限可能,以及在這過程中的人性煎熬與生死選擇。  

 

我覺得這部電影的難得,在於它非常之”純粹”:  

1. 超精簡卡司:整部片只有六位演員,其中三位當事人親身說法,兩位演劇中主角,另一位是他們在首都利馬遇見無所事事的英國同胞,被請來看管山腳下的營帳。還有兩隻驢子,分別在片頭片尾各出現十秒鐘。如此單薄的卡司,但電影卻一點也不單調。  

2. 超單純場景:整部片就在安地斯山附近拍攝,巍峨聳立的高山,冰天雪地的奇景,冷酷無比的氣候,以及登山過程的艱鉅,攝影機完全沒有部出當地一步!  

3. 超簡單故事:兩個人一起登山,出事,面對危機,解決問題…..沒有夾雜任何男女私情,沒有上私下屬的勾心鬥角,沒有為畫面而狂亂的色彩,沒有任何一點裝飾,沒有棚內搭景…..全部都圍繞在山與冰雪。  

這樣的條件若拍出單調也理所當然,但導演手法卻見高明,他透過當事者敘事(如同老兵回憶戰爭的影集流程)及登山者的實地演出方式,讓電影的節奏清晰明快,不拖泥帶水也不刻意煽動情緒,反而讓看完的人有一氣喝成的順暢感!  

對比於喜歡以卡司決策及視覺效果為先的當代電影來講,養成早已習慣於重口味的絕大多數觀眾,這部電影顯然無法討好的,所以之前幾乎未見到什麼宣傳,網路上查票房紀錄也是慘兮兮,那還有什麼吸引人之處呢?  

我認為最重要理由就是它夠純粹,也夠簡單,純粹到可以和每個觀眾起共鳴,讓每個觀眾隨著主角面對的困境而起伏緊張,比一般電影提供更真切的”互動”,所以他不只是一部電影,也可以當作歷史事件的澄清,更是讓大家瞭解登山之所以危險萬分卻又引人入勝的理由!  

我覺得一部電影的好,決定於將來在記憶中所回味的比重。   

「攀越冰峰」就有這樣的機會強佔你記憶!  

如果,你只想讓自己跟電影做最真摯的交陪,享受一下最原始的電影精神,且不小心你又厭倦於大部分電影老是過於花俏誇張的表現手法,不妨去租個片子來看看,今天下班後就去租吧,否則被不識貨的店員匆匆下片了!  

在微涼午後或夜深人靜時刻,最是體會的好時段。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