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崖上的老黑熊

發表於2014/11/28
1,67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剪輯 陳慶鍾 
 

這是一個發生在三月的故事,一隻住在山崖上的老黑熊,因為環境不佳,準備換新家,但是山雖不太高、路雖不算遠,不過崩壁碎石的地形,卻讓人傷透了腦筋,更何況這隻被取名叫「寶貝」的黑熊,已經三十歲了,相當人類80歲的年紀,「熊瑞」的搬家行動,就像一場闖關的生存戰役,要一一過關,才能順利的活下去…. 

熟悉的山林,就近在眼前,但是牠與山之間,卻有個無法跨越的界線,牠孤獨地在籠舍中,度過了快三十年的歲月,躲過了一場又一場的劫難,終於,山崖上的老黑熊,將要搬家…

在谷關的風景區,屏科大野生動物救援隊的人員,推著重達一百多公斤的大鐵籠,正準備往山谷前進,大家七手八腳的讓鐵籠滑下了陡坡,接著又垂降下溪谷,然而,更嚴酷的挑戰正在前方,為了克服這一大片陡峭的碎石崩壁,一群人利用鐵梯,緩緩的讓鐵籠爬上山頭,一邊喘著氣,一邊還要防止被落石砸傷,短短十五分鐘的路程,卻花了三個多小時,好不容易才把鐵籠送到了山崖上,不過這只是黑熊搬家前的前置作業,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頭…

看到救援人員前來,黑熊「寶貝」湊到鐵籠旁,因為牠知道食物來了,「寶貝」是一隻30歲的老黑熊奶奶,相當於人類大概80歲的年紀,「寶貝」大約在一兩歲左右,就被人們從野外捕捉,然後賣到龍谷遊樂區當作展示動物,從此再也沒有機會返回森林。

早期龍谷遊樂區是中部地區相當熱門的觀光景點,遊客可以沿著山壁旁的道路,進入遊樂區,這裡除了有山林美景,還養著許多的動物以增加賣點,像是長臂猿、山豬、狒狒、猴子等。不過九二一地震之後,一切都變了貌,整個谷關地區受災慘重,而龍谷遊樂區的設施與道路也幾乎毀壞,許多的籠舍直接被土石掩埋,動物也難逃劫難,我們走進頹圮的遊樂區,看見日曆上的時間,還停留在地震發生的那一年,荒廢的販賣部,說明了遊樂區曾經繁盛的過去,部分籠舍中的動物,早已不知去向,僅存的狒狒白骨,更訴說著當時動物的悲慘命運。

黑熊「寶貝」則是在這場災難中,倖存活下來的動物,不過因為龍谷遊樂區關閉了,進入園區的道路也崩毀了,「寶貝」從此開始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之後中部地區土石流和水災不斷,尤其七二水災更是災情嚴重,要前往「寶貝」籠舍的道路,是愈來愈難走,「寶貝」的處境,也是愈來愈艱困。

目前龍谷飯店的業者,只請飯店的園丁王伯伯,每三天上山餵食一次,六十幾歲的王伯伯,除了帶著飯店剩下的稀飯給「寶貝」吃,每次也要背著二十幾公斤的地瓜、樹薯等備糧上山,由於只要颱風大水一來,就無法上山餵食,因此他一聽到有颱風警報,就多背一點地瓜給牠存著吃,「寶貝」就這樣捱過了將近十年的時間。

不過因為長期營養不均衡,再加上居住環境不佳,糞便、腐敗的食物散落一地,「寶貝」顯得相當瘦弱, 2008年在媒體大幅報導之下,政府才開始介入,幫牠尋找適合的安置收容地點,但是因為「寶貝」年老體衰,不知能否經得起麻醉的考驗。

另外崩壁碎石地形,更增加了救援搬運的困難度,於是救援人員開始輪流進駐,協助餵食新鮮的蔬果、肉片、狗罐頭、益生菌等,先幫「寶貝」調整體質養好身體,也開始評估各種可能的搬運移置方式。八個多月來,眼看著「寶貝」居住的山崖一天一天的侵蝕崩塌,擔心撐不過今年的颱風季節,只好趕在豪雨來臨之前,將「寶貝」送往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面對「寶貝」要離開,龍谷飯店的老員工,特別帶著祈福的大悲水上山看「寶貝」,除了不捨更是擔憂,因為這一場搬家行動,就像一場闖關的生存戰役,「寶貝」要一一過關,才能順利存活下來。 面對這場不可能的任務,所有的救援人員都繃緊神經,首先第一關是麻醉,獸醫阿志刻意降低麻醉劑量,以防黑熊老奶奶一睡不醒,緊接著就是第二關搬運的大考驗,由於碎石崩壁陡峭,很難以人力搬運80公斤的黑熊,因此決定以直升機吊掛的方式來運送,這也是救援人員第一次的嘗試,為了防止飛行過程讓「寶貝」搖晃碰撞,屏科大特別訂做了厚厚的海綿墊,當直升機穿越山谷,沿著山壁將「寶貝」吊離,所有的現場人員,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在媒體大陣仗的包圍之下,「寶貝」慢慢甦醒,馬上進入第三關長程運送的關卡,年老的「寶貝」坐了三個小時的車子,終於平安的從谷關來到了牠的新家,屏科大收容中心。

最後一關則是適應新環境,「寶貝」從小就住在谷關的山上,那裡是牠熟悉的家,如今被迫搬家,也可能因為適應不良,產生身體緊迫等危險狀況,屏科大的照養人員特別用心的幫「寶貝」佈置了新家,不只模擬野外的環境,在地面鋪滿了樹葉,在屋子裡的各個角落,還藏著各種不同的食物,等著牠去玩尋寶遊戲,另外還放了一大桶水,要讓「寶貝」消消暑,適應南台灣炎熱的天氣。

剛到新家的「寶貝」,不停的在籠舍中來回走動,眼睛已經得了白內障的牠,仍機靈的找到了蓮霧、葡萄等水果,還不時的爬上爬下,探索新環境,最後這位老奶奶,整個坐到水桶裡泡起涼來,從牠臉上表情,似乎可以看出牠的心情。

在眾人的努力之下,完成了這項困難的救援任務,但是整個搬運遷移費用30多萬元,卻是由全民買單,這還不含後續的照養費用,屏科大估計,照顧一隻熊,一年最少必須花上十幾萬元。照顧一隻老虎,一年更要花上二十幾萬元。

目前光是屏科大收容中心一年的營運費用,就達三千多萬元,然而龍谷老黑熊的案例卻不是特例,許多動物園購買展示動物來換取鈔票收入,最後關門倒閉之後,不只動物受害,政府還必須幫忙收拾爛攤子。

從孤伶伶的在山崖上,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水災與土石流,一天又一天的等待食物的日子,現在「寶貝」終於可以在這裡安享晚年,只是從牠被迫離開森林的那一刻起,牠就註定要在籠舍中度過一生,故鄉在哪裡?對牠來說,似乎是個很遙遠的疑問。

 

側記:

第一次跟著救援人員上山看熊,看到眼前崩落的山壁有點驚訝,很難想像經歷了大地震、水災、飢餓等苦難,老黑熊竟然還可以在岌岌可危的山崖上,繼續生活著,面對這不可能的救援任務,很多人心裡也做了最壞的打算,還記得前一天特別上山看黑熊的林師姐,邊餵牠喝大悲水,邊說著:「能不能渡過這關,就看牠造化了」。而今大家都很開心的見到,這隻「寶貝」終於可以在收容中心安享晚年了 。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