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舊好茶村 回家的路好難

發表於2014/10/19
3,46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當邱爸在台北遇見小獵人,邱爸說『我們回家吧!』
小獵人這樣回憶的與我們說著。
舊好茶,我們一行三人花了一天一夜跋山涉水,攀岩走壁才能到的家,
尋著腳印走在回家的路上,好難、好辛苦。

舊好茶(Kucapungane),位於南隘寮溪旁山腹上,海拔約900公尺。600年前,魯凱族祖先翻過中央山脈,跟著雲豹的指引,建立了舊好茶部落。最繁華的時候有800-900人的舊好茶部落裡,有著教堂,小學,為一個自給自足的社會體系。但是由於地處偏遠、生活機能與就醫不便,人口開始外移。民國66年省政府核定通過,舊好茶集體遷村到南隘寮溪的河階台地上,海拔高度250公尺。

新好茶村 ,照片來源 google earth
 
2001年, Google earth的衛星空照圖
 

遷村之後的新好茶部落,並沒有因為新址帶來好處。瑪家水庫的興建計劃,與種種對平地的不適應,以及只要是颱風天就帶來的水災,更是加速了人口外流。

2009年8月初飯糰正走在中東國家冒險之路時,當地的居民如果知道我是來自台灣,第一句話就是問『台灣還好嗎?』。那時候我知道我的家人都很平安,但是新好茶的結果卻不是如此。那一年的88風災(莫拉克颱風),土石流淹沒了新好茶,值得慶幸的是,村民在之前已經撤離了,沒有造成重大的人員傷亡。

2011年的google earth 空照圖
 

2014年10月10日,我們依照聯絡的當地族人指示來到了禮那里部落(Rinari),瑪家農場永久屋。天氣晴朗,一排排井然有序的小木屋,實在很難想像在這30年間,部落族人是如何渡過這段期間的風風雨雨。

新好茶與舊好茶部落的入口,必須通過台灣原住民文化園區,最後開進已經荒廢的道路上,直到路斷掉的那一頭。正當我們準備好要進入文化園區時,保全把我們攔下來了,保全說如果沒有族人親自帶領我們進去,不管是電話說明還是任何證明文件都不放行。原因沒有別的,裡面真的是太危險了,而且如果沒有識路的族人帶領,完全性的就是會‧迷.‧路。

我們與保全斡旋了很久,因為原本說好要帶我們上山的杜爸,有分秒必爭的要事在身,無法帶我們入山,我們依舊不放棄的等了1-2個小時。很幸運的,我們遇見了雅筑一行人,託他們與邱爸的福,我們終於得其門而入。

小心翼翼的開車行走在這已荒廢的好茶道路上,盡頭就是南隘寮溪的河床。由於行程決定倉促,沒有充分做好路況的功課,沒帶溯溪鞋情況下,真的是做足了十年份的腳底按摩。

好茶道路
 
好茶道路的盡頭
 

頂著大太陽在廣闊的河床上的石頭上行走,無數次的溪流左岸與右岸的轉換,對於我這短腿兒是一種很大的冒險,每一次的涉水點都要小心翼翼。我記得有一次的涉溪,因為水深已經快到飯糰的屁股深度,水流的強度是靠著志宏在後面頂著我的背包才得已通過。

 
 
 
斷掉的好茶道路
 
 
 
 
 
好茶溪與南隘寮溪的交會處
 

一個多小時後,灰色的河床上出現了一個不一樣的顏色,那是現存可以看到的新好茶部落遺跡,被淹沒的橘色教堂。比照著前輩們拍的照片,教堂再過不久也要消失了,新好茶村將會完完全全的埋沒在這片石礫下。

前幾年的新好茶教堂
 
現在2014年的新好茶教堂,以經快要消失於每年不斷累積的填高的河床與荒煙蔓草之中
 

我們繼續往上游前行,我們一路尋找上切點,竟沒發現腳下踩的石礫堆何時已經變成鬆軟的泥流,這才驚覺我們正走過才剛崩塌不久的土石流區。快速通過來到了一個好大的溪谷,這條溪谷看起來就像是曾經有過大規模的土石流,然而根據前輩留下來的地圖,我們必須從這做上切點。大自然的反撲是多麼的恐怖,我這個眇小的人類要在這些大石塊上跳來跳去,即使天氣很好,我還是覺得很害怕。

時間越來越晚了,我們在恐怖溪谷上就找不到上切到山上的路,我們試著手腳並用的爬上毫無支撐點的碎石坡,就在我們要放棄的時,雅筑一行人出現了。在這之間,我們已經花了1小時找路。後來我們詢問了雅筑,他說其實每一年的路都不一樣,他也是憑著去年的印象半開著路的想辦法接上舊好茶古道。我們三人直呼運氣真好,總是在緊要關頭,有救星出現。

 
截圖於google earth 的恐怖溪谷全景
 
 
 
 

今晚,我們確定到不了舊好茶部落了,我們在半路上的工寮紮營,謝謝INA及雅筑收留我們。INA的意思是魯凱族語的媽媽,而INA總是稱我們每個人為孩子。『孩子,可以去撿柴煮飯了』、『孩子,這裡的地比較平,要不要睡這裡。』、『孩子,水煮好了,趕快來裝。』

天色已晚,INA提醒我們走路一定要開燈,這裡毒蛇很多。我們開玩笑的說,那會看見百步蛇嗎?INA說如果看見百步蛇代表祖靈不歡迎你,要馬上離開。我們三人趕緊搖頭說,那絕對不要看到百步蛇。

Ina的工寮
 

隔日清晨,志宏與我賴床到快6點才起床(大牛怎不把我們叫起床哩),簡單吃完早餐,要趕緊啟程了。INA依舊是像個媽媽班的叮嚀要出遠門的孩子,哪裡該注意、小心,尤其是對面山頭的大崩壁,INA說『很多時後路只有這麼小』,雙手比著大概只有一隻腳的寬度,也提醒著我們前陣子他們修路的狀況。

很快的,我們已經走到工寮對面的瀑布下了。太陽還沒曬到這裡,看著高聳的瀑布垂直沖刷下來,非常壯觀,如果可以在這裡坐上一天,也挺優的。過了瀑布之後,我們即將要面臨的就是傳說中恐怖的大崩壁。

離工寮不遠處的小水池,這裡的魚不怕人喔
 
 

還好,大崩壁上已經架好繩索,但是如果有懼高症的人還是無法走這段路,整個崩壁的裸露感非常大,完全勝過錐鹿古道。雖然很恐怖,我們還是不能浪費站在這崩壁上眺望群山與俯瞰深谷的美景。對面樹林的小藍點就是我們昨晚紮營的工寮,INA及其他人奮力呼喊,聲音迴盪於山谷之間與我們打招呼。當我們回到工寮之後,INA說『看你們走在崩壁上一直停下來,以為你們腳沒力了,看得我們好害怕。』

2011年崩壁處, from google earth
 
2011年崩壁處,from google earth 
 
 
 
 

終於上稜線了,大概在步行30分鐘(這是INA走最慢的速度),就在我們有點覺得意志薄弱時,總覺得走了好久都還沒到,一個拐彎,漂亮完整的石板屋出現在眼前了。舊好茶部落,好美呀!對面就是聖山北大武,這裡真的是會讓人賴著不想走。

 
來到這個瀑布就代表快到舊好茶嚕
 

前方傳來說話的聲音,我們稍稍往前查看,原來有老師帶著大學生來這裡做調查,而眼前出現的就是小獵人夫婦。

『今晚住這嗎?』,我們回說『剛好路過』。

小獵人夫婦大方的讓我們參觀他的石板屋室內擺設,裡面真的是超級讚的,會呼吸的石板屋,冬暖夏涼的石板屋,還有很多獵人的驕傲。(可惜你們看不到,因為裡面不能拍照)。

 
 
 
 
 
 
 
腳架是小獵人過世的朋友留下的,每當小獵人看到這隻腳架,就會想起他的摯友
 
百合花的種子
 

我們坐在山邊的涼亭,小獵人拿出了很多老相片,跟我們說著舊老茶的故事。雲霧繚繞的山區,北大武山頂時而探頭,真的是很可惜,我們因為還有別的行程,所以今晚無法留宿於山上。

天啊!已經12點多了,因為要涉溪,所以我們不能摸黑啊。回程路上,再度遇到雅筑一行人,他們依舊力邀我們今晚留在山上,是真的很想,但沒辦法。回到工寮,INA說我們要下山了,又只剩下他們兩人,好無聊。還不忘問我們,回程應該不會迷路了吧。

我們回家的路
 
我們回家的路
 

殊不知,回程的路上我們還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看著昨天行走過的GPS軌跡,只能找到正確的方向跟地點,卻一直回不到昨天的山徑上。這兩天已經有太多人跟我們說了,我們真的很幸運,因為最近有人走過,所以勉強還看到到山徑。幸好,INA曾經跟我們說過他是沿著稜線走上來的,我們也發現一條路跡明顯的稜線山道,總算是平安回到河床上。

回家的路上,不時回頭看我們走過的路。看過無數大山大景的我,卻沒有這次走過的土石流堆來得震撼。還沒來之前,舊好茶對我來說是個祕境探險,如今,舊好茶在我心中也是一個家,因為我們在那裏都是孩子。這條回家的路,真的好難、好辛苦。

回天龍國那天的夕陽,美好的連假結束了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