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大白山上的水青岡

發表於2014/10/10
2,05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 張岱屏 柯金源 陳佳利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葉鎮中 陳忠峰
剪輯 葉鎮中
 

台灣水青岡,又名山毛櫸,在冰河時期來到台灣,冰河退去之後,殘存在北台灣少數山頭。是受到文資法保護的珍稀有植物,目前只有插天山劃設了自然保留區,林務局正計畫將宜蘭縣銅山、大白山、蘭崁山等地區,串聯劃設水青岡自然保護區,雖然2012年已經完成調查,卻遲遲沒公告。大白山上的台灣水青岡,就先遇上了採礦威脅。 

這是台灣最迷人的樹種之一,夏天濃綠,秋天金黃,冬天蕭瑟,春天新生。 2006年,宜蘭大學陳子英教授團隊,在大白山與蘭崁山區,發現一片海拔最低、位置最東的台灣水青岡。數百年來,台灣水青岡靜靜站在稜線上,用樹身承載冰河記憶,記錄地理與氣候的大地變化。

它們來自北方,冰河時期因為大陸相連而來到台灣,當冰河退去,怕熱的它們只能退守北台灣山頭,尋找合適的溫度。目前它們只分布在北台灣的插天山、拉拉山、宜蘭銅山、大白山、蘭坎山一帶,其中大白山區的一個石英礦開採計畫,可能影響當地的台灣水青岡。

趕在環評前夕,地球公民基金會召開記者會披露,這個礦區計畫邊界,距離大白山稜線上的水青岡生育地,垂直距離只有100-180公尺,擔心一旦開採,可能造成崩塌、影響地下水脈,危及台灣水青岡的生存。

萬達礦業經理簡文雄表示,這個礦場存在了六十多年,對台灣水青岡一點影響都沒有。
 

依森林法第九條的規定,只要確定有礦脈、經礦務局同意開採計畫,在不妨礙水土保持與林業經營的前提下,就能向林務局申請租用林地。但森林與國土安全息息相關,地球公民基金會呼籲,修改森林法將採礦行為排除。 

萬達礦業的開發計畫,8月6日進行第二次環評初審會議,卡在程序問題,連簡報都沒有進行。依森林法第六條第二項規定,開發單位必需取得地方主管機關同意函,才能進行審查,最後決議開發單位須於三個月內完成相關程序後再審。

為了理解採礦的衝擊,宜蘭縣環保局長親自前往現場,勘察先前已經開採過的區域,作為判斷申請案的依據。

萬達礦業的開發計畫,8月6日進行第二次環評初審會議,卡在程序問題,連簡報都沒有進行。
 

萬達礦業經理簡文雄表示,這個礦場存在了六十多年,對台灣水青岡一點影響都沒有。承諾未來如果開採過程造成影響,會馬上停採,也不要求賠償。

宜蘭縣環保局長陳登欽回應,本案影響台灣水青岡的群落,涉及森林法第六條,非林地使用的相關土地變更,會採取保留立場,原則上不支持。

現存的萬達礦區,2004年開採,2010年停採的礦區,範圍大概兩公頃,歷經四年的植生復育,還是沒有樹木長出來。萬達礦業經理簡文雄表示,這不是最終殘壁,最終殘壁才需要做木本復育,就好像蓋房子一樣,結構體完成,貼瓷磚是後續的工作。 

宜蘭縣環保局長陳登欽認為,這是一個山區的疤痕,在滿山綠意中,非常顯眼。四、五年來,復育情形不理想,可見土地被掀開之後,痊癒速度非常慢。 

採礦,山體是難以恢復的,宜蘭縣環保局長陳登欽表示,離萬達礦場不遠的潤泰水泥礦場,就曾經在接近稜線的開採過程,發生大面積崩塌,而且連最終殘壁也沒有長起樹木。 

在裸露的礦場上,縱使開始種樹,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回復成森林呢? 

大白山上,古老的水青岡,靜靜的伸展著枝葉,等待初秋的微涼。沿著山稜線,有著樹齡不同的水青岡,學者發現大白山區水青岡的DNA與其他地區不同。也察覺到,伴隨全球暖化的極端氣候,狂風驟雨也造成大白山一處鞍部上的台灣水青岡死亡。究竟暖化如何影響台灣水青岡,研究調查才剛起步,學者認為當務之急是劃設保護區,保住這個特殊環境。 

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回應,雖然已經完成基礎調查,劃設自然保護區必須符合森林法與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規定,經過一定的程序,例如舉辦地方的公聽會與說明會等,還需要一些時間。

保護區的劃設,還要歷經重重程序,暖化的威脅、開發的壓力圍繞著大白山的水青岡。未來,大樹的種子,還能不能在這迎接東北季風的山頭,落地生根呢?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