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山裡的故事】追尋鹿野溪上的記憶 (上)

發表於2014/09/26
5,35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追尋鹿野溪上的記憶-內本鹿古道東段踏查(上)

相遇‧內本鹿

「回到埋藏臍帶的地方」,是這裡的人唱出的歌聲!「內本鹿」,一個曾經是魯凱族的地方,剛到這邊的布農族這麼稱呼著。經過不段的遷徙與尋找,鹿野溪流域成為台灣布農族落腳的南界,橫亙著中央山脈兩側,幾乎踏遍的每一條支流,建立了至少19個部落群。2001年由台東縣延平鄉的布農文教基金會開始了一連串尋根探勘,當年被強制遷出的孩童已成為阿公阿嬤,盡可能的訴說著記憶中的lumah(家),找出還有記憶的舊部落。

日治時代於此開鑿了打通東西,用以控制此處動亂之「內本鹿警備道」,由東邊的北絲鬮(今桃源村)、溫泉(今紅葉村)、清水、松山(於1930年裁撤)、楓、嘉嘉代、桃林、壽(行政中心並設有藩童教育所)、常盤、朝日、出雲,1926年完成警備道與駐在所設置。

2007年因為工作到部落訪談,在部落詢問黑熊的蹤跡卻意外的把「布農族」、「尋根」、「內本鹿古道」、「重建家屋」這幾個關鍵字湊在一起。跟著Tama(叔伯輩尊稱)們的步伐回到內本鹿的mai-lumah(老家),這裡的山川地貌透過「Bunun」(人)的述說,路不僅只是路,山水都多了幾分思念的味道。而我也因此被引進的這個Pasnanavan(學習),延續了不知何時會停歇的追尋! 

2008-2009跨年 一個月在山上把房子蓋起來了! 
 

地圖上的問號?

2008年三月,跟Tama去傳說中的內本鹿事件的發生地-Halipusung(因有石灰的得名),借用了一段東段古道後,路消失了!而改走水路進到舊部落。自溪床上切到舊部落的過程當中,駁坎又斷斷續續的出現,而在舊部落的上方(東北方)居然又切到一條很清楚的古道!接著赫然佇立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排場很大的駐在所(松山)。腳上踏的路,眼前的駐在所,都是地圖上的未知,地圖上只標示「楓」駐在所,還很清楚的畫了這邊有兩條支線!而老人家所說的「楓」駐在所卻是在溪床邊,連個駁坎地基都瞧不見的地方!對於內本鹿古道的問號自此開始!

這份疑惑一直這樣放著,過去的紀錄頂多到桃林駐在所,桃林以東的登山紀錄付之闕如,皆是走溪路出去。只能從部落探勘舊部落的經驗當中去拼湊可能的軌跡,部落在探勘的過程當中一直找不到「嘉嘉代」駐在所,因為崩塌的關係,也讓此處古道的走向行蹤成謎。一直到有天跟安睎聊到這份疑惑,仰賴他對於日治時期資料掌握度高,經過一陣協調,決定先把東邊古道的路況解決!

 

不可忽略的日治時期資料

既然是走在日本人修築的道路上,對於當時的史料閱讀必是不可忽略,除了坊間已翻譯成中文的「東台灣展望」有紀錄內本鹿古道東段的遊記以外,出發前感謝內本鹿行腳的友人提供當年日警的日記中文部分譯本,也讓我們透過那文字間的敘述去推敲、想像每個駐在所與建物的可能位置。安睎透過日文資料轉譯出各駐在所間的里程,只要我們能找出一個確定的駐在所/古道,即能以里程數去回測繪其他駐在所的相對位址。於是我們決定先到上回Tama帶領我們到達的駐在所,以此為據點來探前後的古道路線,欲解決古道是否真有支線?並確認「清水、松山、楓、嘉嘉代駐在所位址」進出推內本鹿古道東段的路線走法。

然而在歷經八八風災之後,路況的變化何其大,出發前在google earth中每條古道所經過的溪谷皆是一片片白色崩塌,逢溝必崩無一倖免,已經斷斷續續的古道經過這樣的蹂躪後只會更慘,因此備妥垂降攀升的工具,原本以「壽」為目標的行程在出發後就隨緣了!

 


過去的古道起點應為北絲鬮駐在所,即今日延平鄉桃源村,再來則是紅葉的溫泉駐在所。過去部落長輩所言的清水駐在所是在目前林務局蘇鐵保護區的工寮,但又有在今日「上里」一說。

目前車子已經可以到達十分接近工寮處,林務局設有柵欄作為行車終點。從工寮開始變是走在古道上,工寮周邊有駁砍,不過據毛利之俊所拍攝的照片看來,實在難以判定。帶著這樣的疑惑我們繼續沿著古道前行,路途中還去拜訪的本隊唯一在地人Dahu的家屋。此處為mamahav,意味著很多辣椒之意,這裡已經是遷移到平地前的最後聚落,因此戶數不多,多為散居。古道在此十分的清楚、好走,路途中還會再遇到一廢棄建物。之前據部落說法這裡是國民政府時代的水利局工寮,不過這次很認真的端詳後發向兩個儲水塔,甚至有旗座,方正的地基以及駁坎。但是還是無法確定這裡就是清水駐在所,根據記載清水-溫泉駐在所相距大約6公里,里程數上暫時是對了!

清水駐在所裡有兩座水泥儲水池
舊遺址的地基 在一旁的草堆中還有明顯駁坎
 

告別駐在所後即會進入所謂的峭壁路,有些路段僅1米寬,這裡也是台東蘇鐵開始多的地方,只是生長狀況並不佳。古道到匯流口處軋然而止,我們只好跟著部落路切到溪底。此時赫然發現去年玩耍的碧綠深潭如今只剩一池淺灘,八八過後讓這邊的地形地貌有許多的變化,至今鹿野溪的溪水仍是濁的。一批人往支流探是否有過溪鐵橋,未果,古道行蹤成謎,看著上游的沿岸皆是峭壁,不見古道芳蹤。
八八風災前的碧綠小深潭
八八過後變成一池淺灘
 
未完,待續......。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