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內本鹿:追尋回家之路-古道篇

發表於2014/09/26
1,17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內本鹿之路
(本文投稿於戶外探索雜誌)

日警使用炸藥開鑿於崖壁上的道路
   

日人領台後的十餘年,內本鹿仍是難以窺見全貌的神祕險地。官方於1909年才首次組織隊伍進入內本鹿,調查地形、原住民生活概況以及各種自然資源。然而途中竟發生領隊平野治一郎與河口亥四郎兩位警部遭通事鄭清貴刺殺身亡的事件,導致隊伍原路返回高雄六龜里。時隔1年,再次組隊進入,卻又因部落情勢不穩鎩羽而歸。在未能全盤掌握地形、部落的狀況下,台灣總督府無法採取軍警武力鎮壓的方式,而改以「操縱」手法,欲從族群關係、斷絕物資交流等方面,逐步瓦解原住民據守內本鹿的決心。   

在連續兩次探險行動失利後的20年之間,日方仍持續組織隊伍進入內本鹿調查。同時,蕃界築起的隘勇線鐵條網綿延數里,除了將原住民封鎖於山區,阻絕其出草機會,也確保日本人開採樟腦的利益;日警也開始逐戶收押槍枝,削弱其武裝力量;在部落內擔任物品交易之責的漢人「通事」,也紛紛接受日警勸說,攜家帶眷搬離部落至山下居住。     

除了物質方面的限制,日方更針對心理層面採取作為,試圖減弱原住民抵抗的決心。部落頭目與勢力者受邀至台北觀光,見識總督府、博物館、台灣神社等雄偉建築,參觀軍隊、火藥庫、鐵道部工場等前所未見的現代化產物,企圖藉此展現其難以抗衡的力量;警察航空班的飛機也飛入山地進行「威嚇飛行」,特意低空飛過部落,令族人驚懼不已。     

長達15年的拉鋸,部落終究妥協於情勢,使道路得以開闢入山。自1924年起工的內本鹿道路,自北絲鬮(Pasikau)分遣所開始,第一期工事將道路開鑿至桃林,新設溫泉、清水、松山、楓、嘉嘉代、桃林等5處駐在所;次年進行第二期工事,繼續將道路延伸至中央山脈的州廳界鞍部,並新設橘、壽、常盤、朝日、出雲等5處駐在所。1926年3月9日於里壠支廳舉行道路完工的祝賀會。同年11月又繼續進行高雄州境內的道路開鑿,於1928年完成從藤枝至州廳界鞍部的道路,沿線新設頭前山、溪南山、石山、瀧見、檜山、日の出、見晴等7處駐在所。自高雄六龜里至台東鹿野總長33里14町(約126公里)的路線,橫貫了內本鹿的心臟地帶,自此落入日本警察的監控範圍內。     

時過境遷,內本鹿道路如今成為登山者心中的神秘舊跡,也是布農族人的回憶之地。循著傾頹的石牆、駁坎,依稀可辨駐在所的規模;掩蓋在落葉下的成堆酒瓶、瓷碗,催人同感著日警的憂愁。「壽」蕃童教育所的升旗台上不再升起赤日,而是飄揚著「內本鹿十二年」的旗幟,被遷居至山下的族人們,又一次次回到山中,尋覓根源,繼續譜寫出下一段歷史。  

平野山-身為1909年內本鹿探險隊領隊的平野治一郎警部,其遭難之地就在遠方山中,山頭也冠上其姓作為紀念。
 
位於朝日的神社本殿遺跡。隨著道路的建成,日人也將其信仰帶入部落內。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