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我帶孩子登百岳-進退之間,智慧與勇氣

發表於2014/09/17
7,78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文摘錄「我帶孩子登百岳


進退之間,智慧與勇氣

一個親山愛山的人,更應該理解山、理解自己在山中的位置。
我告訴孩子,登山半途中遇到前進與撤退的選項,不可單靠莽撞衝動;
同樣的,人生的進與退,也不該只憑匹夫之勇。

 

北湖呂山環形縱走──安全考量,折返原點

常看到許多父母花錢送孩子去學攀岩、溯溪、登高山,或者參加各項運動等,孩子們頂著高檔裝備,卻因為體能、認知與情緒的準備無法到位,往往讓參與這類運動的意義打了折扣。其實,在面對不是一般生活中具體可見的困難,別期待孩子一開始就能單獨面對。孩子此時最需要的,是陪伴和引導。

無論是玉山東峰的鐵鍊垂直區,或是登中央尖山途中的上攀瀑布,孩子們只要有路就走,從不輕言放棄。因為他們明白,要抵達目標,就得邁開腳步;無論山徑、水濱或產業道路,站在原地,是哪兒都到不了的!

南湖南峰往巴巴山峭壁
 

不怕苦累,怕平淡乏味

有了基本的認知後,累與苦,彷彿從不在孩子們的字典裡出現。登山旅途難得聽阿寶和小妞抱怨,只有一回在屏東的中級山──北湖呂山環形縱走,那次竟讓兄妹倆哀聲載道。

北湖呂山,孩子戲稱為「白狐狸山」。我們在下山途中一時找不著路,加上另一端路徑甚少,也無人行走,無法由GPS對照出正確方向,於是我們決定往回走,一邊研判地圖,試著找出路徑;小朋友們則天真地「投石」問路,戲稱可以經由滾石的落點而決定去路,無疑超越人的思考而寄託於莫名的天意中。孩子們無論如何就是不想走原路,理由一大堆,比方說:陡下拉繩反而難走,有一崩塌處高繞難走,芒草太多難走......等,總而言之就是在找新的路徑。

孩子們多年的爬山經驗已經養大了胃口,一遇上縱走就不願單線來回,有A、B路線就想兩線連走,最後我們決定折返三角點。阿寶和小妞為了這走過的路線抱怨連連,我看著他們,想著人性中追逐那多一些的新鮮感,為了那點新鮮,許多人不耐煩週而復始的基本功,不耐煩那一成不變的平淡生活,因而生活脫序,甚至亂了節奏,如此才真的是「哪兒都到不了」。說到這裡,我得在當下做出決定,如果此刻必得折返原路,為了安全與時間的考量,我們必得捨棄一些人性中的貪婪。

孩子們的抱怨聲直到折返而再次爬上三角點時、發現了一隻碩大的藍腹鷳後才停止。這美麗的小東西彌補了沿路景色的單調重複,也讓這段折返路線一掃沉悶地帶來新鮮感,感覺在一成不變中,發現了以往不曾出現的美麗。就在此時,我們終於找到了另一下山路線的入口,孩子們轉為驚喜,而忘卻了先前的不快,帶著興奮的心情,飛快地從新路線半走半跑下山去了!

在關山大斷崖下奮力上攀
 

冬季上大霸──天候不佳,曲折考驗

有一種考驗,是歷經艱難和掙扎之後,一樣也到不了前方的無力與無奈,就是──撤退。攀登大霸,我們曾有一次無法推進、黯然撤退的經驗。

 

盡力之後,無奈撤退

壯麗山景,加上引人入勝的內文解說,讓我們對著這些山脈、山列心動不已,一時間好想隨著直昇機飛上山頭。黃家小隊多年來一些登山路線的規劃常由此開端,大霸群峰就是其中之一。

二○一○年重新開放的大霸線,大鹿林道來回須走上四十公里,想一睹泰雅族與賽夏族聖山的神祕傳說與真面目,必須花點心思籌劃才行。冬季,台灣南北的天氣大不同。南部豔陽高照,北部卻可能低溫降雨。二○一○年,我們頂著台南的陽光出發,在新竹時卻轉為陰天,到了五峰鄉,路況差,雨勢更大。眼看天色昏暗,因為觀霧山莊整修中停業多年,外面雨霧陣陣,沒其他更好的地方可考慮,加上孩子們也隨遇而安,我們當夜住宿地點竟是園區內的一間大廁所。因為鮮少人跡,乾淨而無異味,而且有水「好方便」,我和淑芳擔憂巡邏人員經過,內心忐忑不安,輾轉到清晨才睡去。

次日清晨雨停,黃家小隊步入林道,不一會兒,雨勢開始變大;到了中午,沿途水窪處處,行進不易。無奈只好說服孩子們撤退,直奔台南老窩。回到台南,黃昏漫天彩霞,燦爛奪目。唉,只能說:冬季上大霸真是難!不過,一路上,家人討論該如何調整行程才可能成功,說得頭頭是道,為下一次的出發奠下了基礎。

三天後,天氣好轉,我們重新再來一次。依據上次的討論方案,調整出發時程與紮營據點,加上途中遇到貴人相助,這次總算順利地登上大霸群峰。雖未曾目睹泰雅族人傳說迎接親人的彩虹橋,回程時卻意外地在加利山看到光霧折射的觀音圈,一家人都大呼驚奇。

電影《阿甘正傳》中,阿甘常講:「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必須親自嘗過,才知道它是什麼滋味。」登山也是,我們永遠不知道這一趟行程,老天爺會給我們出怎樣的難題,也不知道旅程中會有什麼收穫或驚喜,唯有認真地走下去,一切水到渠成,屆時才知道這「巧克力」內的滋味。

大霸尖山巍峨聳峙
 

郡大山&南二段──好事多磨,再接再厲

除了大霸之外,南投的郡大山更是黃家小隊「三顧茅廬」的難忘記憶。甚至,二○○八年《MIT台灣誌》還幫我們加碼,邀請黃家小隊擔任「執子之手郡大行」專輯的體驗者,湊成了第四趟紀錄。南二段也是好事多磨,第一次攀登就遇上了暴風雪,第二次則遇到颱風,兩年之間走了三趟才成功。登臨玉山群峰過程中,住了圓峰山屋多次,遇到天候不佳,也有過撤退的經驗。玉山主脈的九座百岳,我們造訪了六次才全部走完,真可說是好事多磨!

雪季南二段新康叉路口
雪季南二段雪深難行
 

山永遠都在!

在撤退山林的過程中,孩子們內心難免些許沮喪,畢竟思維中都存有「克服萬難」、「再撐一下可能就成功」的念頭。然而,登山時也不能忽略保持健康身體、愉快心情的重要,這一切必須搭配良好的天候,才有美麗好展望的山景。如此一來,親子登山也才會安全又有趣。

二○一○年第二次走南湖群峰時,連續幾日一過午後就是雷陣雨的天氣,我們冒著陣雨前進,濕漉漉地讓人很不舒暢。第一日在松風嶺休息不久,雷聲陣陣後下起雨來,我們在大雨中慢慢走上多加屯山的金屬小屋避雨,沿途山路積水成泥巴水路,小妞說我們好像是逆流而上的小魚。

晚一點,雨勢略小,依照孩子的意願,我們嘗試推進到新雲稜山屋。沿途大雨卻又嘩啦而下,路面不僅泥濘濕滑,還形成許多個泥巴水池。阿寶和小妞一路聊著卡通情節,有卡通版和真人版,十分爆笑,但和我們當下的處境頗不相稱。

第二日,天氣更差,十一點到達審馬陣山屋時,雷聲隆隆,我們先炊煮再觀其變。吃飽後,小朋友無憂地玩起撲克牌。大約兩點雨勢漸小,我們決定走過五岩峰。沒想到老天爺真喜歡開玩笑,十分鐘後上到叉路口,雷聲配合著大雨,我們趕緊拿出緊急帳躲雨,小朋友還可以玩著猜拳遊戲,後來雨勢加劇,當日僅能迫降於審馬陣山屋。

第三日清晨原本預定要撤退的,沒想到天氣不錯,行程也隨之調整為到南湖山屋。而後幾日天氣逐漸好轉,我們也成功走完極東的百岳||馬比杉山等群峰。這次路線因為以往走過,加上裝備、衣物的防水措施做得好,所以天候不佳並未使我們慌張或困窘,並得以等待天氣好轉後再推進,這得仰賴以往的經驗及判斷。若是不熟悉的路線,可能會有其他的因應方案;畢竟在大雷雨中,強渡險要的五岩峰會增加不小的危險性。

經過幾次的經驗,遇上必須半途撤退時,我們除了提醒孩子登山的初衷,也藉由大自然的多變景象給孩子機會教育,讓他們明白不可為時,千萬不能逞強!登山人常提到一句話:山永遠都在!不要急於一時必須攻頂。若是天候惡劣或人員身心狀態不佳,當機立斷,決定撤退並不丟臉,因為「登山需要勇氣,決定下撤更需要勇氣和果決」。

雪季南二段──拉庫音溪往嘉明湖途中
 

敬畏自然,挫折中學習

攀登高處,未必是勇氣的展現,更應該留意內在的心慌;超越極限,或許也不是膽量的測試,反而更需要謙虛面對未知。這些心裡的軌跡,都需要父母在場陪伴。一個親山愛山的人,更應該理解山、理解自己在山中的位置。我告訴孩子,事情的做與不做,不可單靠莽撞衝動;同樣的,人生的進與退,也不該只憑匹夫之勇。

冬季雪攀不成,可能令人沮喪;夏日安排的行程中好不容易登上稜線,卻因颱風警報而被林務局勒令下山,也讓人徒呼負負。但對外在環境戒慎敬畏,對自己的能力量力而為,卻是挫折中最有力量的學習。

每一趟行程,無論成功攻頂與否,都是寶貴的經驗,甚至失敗過程能學習得更多呢!

 

相關文章

 

書籍相關資料

     

     書名:我帶孩子登百岳:
                 勇氣×毅力×挑戰自我,向上人生從小學習

     作者:黃義良

     出版社:大好書屋

     出版日期:2014年07月03日

我要買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