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擁擠的樂園-高美濕地

發表於2015/02/06
98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志昌
 

乍看之下,這不過是一片平坦的海岸,仔細瞧瞧,你會發現這裡無窮的生機...退潮後,招潮蟹紛紛鑽出泥洞、揮舞大螯,為了求偶互相較勁。彈塗魚也卯足全力,展現彈跳功力,只為了招引雌魚愛慕的眼光。魚、蟹、飛鳥,形成高美濕地完整的生態網絡,牠們從來不嫌這裡擁擠。卻不知從何時開始,遊客如潮水般不斷的湧進,這裡成了人們的新樂園,卻是螃蟹與候鳥夢魘的開始…

他是鐵工廠的老闆,也是高美濕地解說員中的第一把交椅。每個周末周日的下午,是蔡木森替遊客義務導覽的時間,原本只是來這裡玩水看風景的遊客,因為蔡木森生動的解說,對高美濕地有了更豐富的認識。

在蔡木森熱心的導覽下,遊客聚精會神的研究灘地上的螃蟹家族,蔡木森也會提醒遊客不可以任意踩踏、捕捉潮間帶的生物。其實早在民國93年,台中縣政府就已經公告高美濕地為野生動物保護區,除了當地漁民之外,一般人不可以擅自進入,採捕野生動物。但是保護區公告至今五年,遊客對於保護區的相關規定仍然非常陌生,隨處都可以看到父母帶著孩子,拿著鏟子與水桶,在潮間帶東挖西撿。

螃蟹是候鳥重要的食物來源,當螃蟹被捕抓、泥灘地被遊客踩踏而陸化,螃蟹失去了可以自由躲藏的家,候鳥的數量也跟著減少。蔡木森指出,以保育類的冬候鳥黑嘴鷗為例,高美溼地最高紀錄曾出現兩百六十幾隻的數量,但是去年竟然只觀察到7隻,這跟牠的食物,萬歲大眼蟹族群減少,有很大的關聯。

另一個導致候鳥減少的可能原因,是植被改變。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楊國楨表示,十多年前政府在西海岸大舉復育紅樹林,從其他地方引進水筆仔進入高美濕地,紅樹林不斷擴張的結果,擠壓原本的草澤生態系,加速泥灘地陸化,將間接壓縮候鳥的生存空間。當地居民也發現高美溼地最珍貴的稀有植物雲林莞草,這幾年分布範圍逐漸縮小,而草的長度也越來越短,很可能是遊客長久踩踏造成的結果。

防止遊客踐踏珍貴的雲林莞草,當地居民架起圍欄,但違規闖入的情形仍十分常見。岸上樹立的牌子清楚寫著保護區的規定,—進入保護區必須先向主管機關申請核發許可,但是遊客對保護區的告示,完全視若無睹。自從2008年蕭敬騰在高美濕地焚琴被罰後,一舉打響了高美濕地的知名度,每逢假日人潮與車潮不斷湧進,不但塞爆村莊周圍的道路,帶來交通與垃圾問題,也讓濕地生態加速地惡化。

長期在高美濕地進行植被觀察的靜宜大學教授楊國楨教授無奈地指出,學術單位要進入高美濕地進行教學或調查,按照規定提出所有人員的詳細資料,縣政府仍然不予核准,現場卻放任遊客自由進出,造成想守法的人進不來,不守法的人沒有管制的雙重標準。另一方面,公部門自行在保育區內營造人工環境,卻不需經過評估或審查。

各種人工設施讓人搞不清,這裡究竟是保護區,還是遊憩區?眼看遊客的浪潮勢不可擋,蔡木森決定採取行動。他把經營了二十多年的工廠改頭換面,營造成遊客與學生都可以來歇腳、學習生態知識的教室。

放暑假了,高美溼地成了另類的海水浴場。當地社團與解說人員發起淨灘活動,解決了人潮帶來的垃圾問題,民間也成立簡易救生站,確保遊客親水的安全。簡易救生站的設置,意味著歡迎民眾來親水,但是這裡不是受到管制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嗎?在法令的形式上,高美溼地是野生動物保護區,但實際上它早就朝觀光的方向發展。

如果違規的情形變成一種常態,該檢討的不只是違規民眾,還有不合宜的法規。蔡木森認為,既然無法完全禁止遊客進入保護區,就應該劃出核心區與緩衝區的範圍,適度開放遊客進入,才能更有效的保護溼地的生態。

夕陽下金黃色的光影,倒映在平靜的水面,而人潮依然洶湧。蔡木森期待有那麼一天,遊客與螃蟹、水鳥,可以共享這片美麗的溼地,一個不再擁擠的真正的樂園…


 

採訪側記

為了解台中縣政府對保護區的經營管理策略,記者於7月6日致電台中縣政府農業處保育科科長李代娟,李科長表示是否接受採訪必須請示處長,之後無任何回覆,7月8日記者再次詢問李科長,李科長表示處長已出國無法向其請示,故本專題無法訪問台中縣政府對高美溼地經營管理之意見,記者深感遺憾。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