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訊】跨越一步的勇氣

發表於2014/06/09
2,35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書名:跨越一步的勇氣:成功的相反不是失敗,是什麼都不做

     作者:栗城史多

     譯者:游韻馨

     出版社:高寶出版

     出版日期:2011年06月29日

 

這是一部夢想之書,也是勇氣之書!

內容簡介

冒險家與登山家的真正使命不是創造紀錄,而是給予人們勇氣與感動。
當你因為害怕失敗而不敢實現夢想時,栗城史多的故事,將帶給你跨出一步的勇氣。

現在的時間,比預計的出發時間還要晚了一個半小時。並不是我睡過頭,而是我的身體拒絕踏出這個小小的帳篷,我連踏出這一步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接下來要面對的是,光是活著就很痛苦的世界。

栗城史多,身材偏小、肺活量與肌肉量都在成年男子平均值以下,卻屢次挑戰不攜帶氧氣筒獨自攀登八千公尺以上高山的不可能任務!他用實際的行動重新定義「成功」與 「失敗」,並告訴你何謂真正的「活出人生」!

鼓舞全日本的年輕世代,給他們帶來夢想與希望的「若者力大獎」得主
栗城史多
獻給所有想要改變自己的人

  • 當你害怕失敗不敢行動,他鼓舞你:
    成功的相反並非失敗,而是什麼都不做。失敗與成功都屬於同一個範疇。
  • 當你擔心自己力量微薄成不了事,他建議你:
    對他人說出你的夢想或目標,在分享的過程中,貴人自然就會出現在你面前
  • 當你因為不安與困難而煩惱,他安慰你:
    不安、痛苦以及所有的感受並沒有所謂的好與壞,不要去對抗,接受自己也是一個會感到害怕的人,事情才會有轉機。
  • 當你志得意滿而得意忘形,他提醒你:
    人的一生中,最恐怖的時候是達成夢想的那一瞬間,當所有的體力與熱情在那個瞬間燃燒殆盡,身體與行為的放鬆,容易讓你身陷危險。

 

作者簡介

栗城史多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北海道。身高一百六十二公分、體重六十公斤,不僅身形偏小,肺活量與肌肉量也低於成年男性的平均值。即使如此,他依然不放棄「與山對話」的夢想,三年內完成六大洲最高峰的單人攻頂壯舉,之後更成功挑戰喜馬拉雅山脈三座八千公尺高峰的單人無氧登頂。此外,他也勤於練習速降滑雪,二○○八年成功從馬納斯鹿峰山頂滑降。二○○九年挑戰單人無氧攀登聖母峰,如果成功將成為日本第一人,可惜的是,這次的挑戰在七千九百五十公尺處便畫下句點。為了與所有人共同分享這份冒險經歷,他選擇使用網路直播的方式記錄整個過程。現在,他除了到各大機關學校進行演講之外,也正在準備下一次挑戰聖母峰的攻頂計畫。

二○一一年五月他再度挑戰位於西藏的西夏邦馬峰山頂滑降,長達一個月的挑戰,最後因為天候與身體狀況不佳在七千多公尺處下山。但是,他的挑戰絕對不會因此而停止。

他的勇氣與努力不懈的意志力,贏得了包括偶像團體「嵐」在內的當代日本青年的無限憧憬,並讓他獲得了第二屆「若者力大獎」(表揚給新世代帶來夢想與希望的年輕人,第一屆得獎人中有音樂創作人米希亞)。

 

七千六百公尺的高山,吹襲著超然獨絕的強風。

從帳篷裡偷偷往外看,喜馬拉雅山連綿的高峰早已變成地平線,我看到了一大片一望無際的藍色天空。

這裡就是全世界最接近「宇宙」的地方。

現在是早上八點半,比預計的出發時間還要晚了一個半小時。並不是我睡過頭,而是我的身體拒絕踏出這個小小的帳篷,我連踏出這一步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接下來我要面對的是,光是活著就很痛苦的世界。

吸氣,呼氣。

在這裡連這種稀鬆平常的事情也要謹慎小心,因為如果不注意,我的心臟與肺臟就會停止運作。我的身體很沉重,得花五分鐘以上才能穿上如太空人穿的高山登山靴。

這裡真的是一個異常的世界,即使如此,我也不想從這個世界回到陸地上。老實說,我想要前往那個未知的世界。我夢寐以求的無垠天空現在就在我的眼前,那是一個萬物合一、一連萬物的世界。

我打開帳篷走到外面,失去身體重量壓制的小帳篷突然被風吹起。我趕緊用膝蓋固定帳篷,想要拔出兩根細營柱,但戴著厚重的併指手套(拇指和其他四指分開的手套)實在很難做到。雖然脫下手套會比較方便工作,可是這樣的話我的雙手就會凍僵。

在七千五百公尺以上的高山中,很難溫暖已經凍僵的雙手。

收好帳篷背上背包,我立刻就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了。用盡一切方法減輕重量的日用背包竟然沉重如鐵,壓得我的腰都挺不起來了。我從來都不知道行李有這麼重,重到連一顆頭燈的備用電池我都要猶豫該不該放進背包裡。

每踏出一步我就要深呼吸十次才能再踏出下一步。

而且吐氣得比吸氣還要小心才行。

在陸地上到處都有氧氣,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在高山,原本理所當然的事情卻變成一種奢侈,沒想到前進十公尺就得花上快十分鐘。

我慢慢橫渡(Z字形攀登)上聖母峰北面的高聳雪壁,從七千六百公尺前往八千公尺的第三營,原本遙不可及的聖母峰山頂現在就近在眼前。

對我而言,聖母峰山頂已經不再是達成夢想的地方,而是讓我從痛苦中解脫,回到原來世界的祕境。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攻頂。

當我在陸地上時,我一直夢想著要踏上全世界最高的地方;但現在,我反而懷念起陸地的溫暖氣候。這裡的積雪比我想像中還要深,我就像是陷入泥淖般不斷上上下下。我忍不住懷疑,我到底能不能在預定時間抵達八千公尺的第三營?

我只知道太陽很溫暖,而且我的身體也跟著熱了起來。我的心中充滿了鬥志,感受到過去從未有過的充實感,我再也不猶豫,堅持自己的信念。

我還活著,在這片蔚藍的青空下呼吸著。

從我開始登山到現在已經度過八年的時光。

從六年前開始遠征海外,雖然我現在對於「山」依舊一無所知,但我完全不遲疑,專注地朝著夢想邁進。我一個人成功地登上六大洲的最高峰,感受到地球的遼闊;從三座八千公尺高山的單人無氧(不使用氧氣瓶)登頂經驗中,我知道自己什麼都做得到,也體會到天空的寬廣深邃。

我登過的每一座山都讓我留下了珍貴的回憶,而且每一座山也成就了今日的我。在登山的過程中我認識了很多人,無論是登山經驗或是認識新朋友,這些過程都讓我不斷成長,而且每天都有新收穫,我衷心感謝過去那些充實的日子。

我要挑戰以單人無氧的方式攀登八千公尺高峰,所以大家或許會認為我擁有超人的體力,但事實上是,在專業醫生及大學的專家學者檢查過我的身體後,發現無論是握力、腿力或是肌肉量都低於同年齡男性的平均值。

此外,為了與大家分享這段冒險經歷,我打算從聖母峰網路直播現場實況,這個做法需要超過上億日幣的資金才能實現。我耐心籌畫了兩年,大家或許也會認為我一定是有實力很堅強的金主,但事實上我根本不認識有錢人,就連朋友也很少。即使如此,我還是實現了夢想。夢想會帶領著我走向好的結果,遇到好的機緣。

或許很多人都認為夢想根本不可能會實現。

無論是誰,在實現夢想的過程中一定都會感到極度的不安。遇到這種情形時,請相信自己的直覺,勇敢地往前踏出一步、邁向夢想。你一定會遇到失敗、挫折,歷經許多考驗,但那些失敗與挫折並非全然都是不好的。

曾經有人說過成功的相反並非失敗,而是什麼都不做。失敗與成功都屬於同一個範疇。

我寫這本書的目的,就是不想將自己從登山過程中學到的東西藏起來,希望能藉由分享自己的經驗,讓更多人都能找到認同自己的力量,或是踏出一步的勇氣。而且我也想透過這本書,感謝過去一直支持我的每一個人。

本書是敘述我個人挑戰單人無氧登頂聖母峰,在高山與陸地努力奮鬥的故事。不過,這並不是一個冒險故事,裡面還有許多人生經驗與體驗。這些珍貴的經驗與體驗不只適用於登山,還能幫助你在職場、人際關係與未來的人生更加順利,過得更有意義。

閱讀本書之後,希望讀者們不要再將失敗視為終點,而是要將失敗轉化為邁向成功的基礎。

接下來我將帶你進入一個呼吸困難的世界,請準備好氧氣瓶,跟著我一起走。

 

與母親的約定

努力活下去──是否就能活出一個在最後一刻都能心存感謝的人生?

其實,不管登不登山,每個人都會面臨生命走到盡頭的那一刻。

很多人會認為攀登八千公尺高峰,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根本就是浪費生命,但我覺得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越接近「死亡」就越能讓我們感受到「生命的意義」,也能讓我們對於自己還活著的這件事心存感激。領悟到死亡的真諦,才能讓我們去思考自己究竟為何而生?這一生究竟該追尋什麼?

對人類而言,活多久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重要的是如何度過自己的人生。

接下來我要從高中二年級的那年夏天說起。

我喜歡春夏之際氣候宜人的季節,但,唯有這一年的夏天我喜歡不起來。這一年的太陽異常強烈,我每一天都睡不好。

我媽媽從札幌的癌症醫院坐了將近四個小時的車才回到老家的鎮上,但她並沒有回家,而是轉往鎮上的小醫院。

此時我媽媽的癌細胞已經轉移至全身,抗癌藥的副作用讓她連從床上坐起來都很困難,這時候她還要從老遠的地方坐四個小時的車,忍受著痛苦回到家鄉。

媽媽回到了自己的老家,這就代表她剩下的日子其實不多了。

一直在我身邊的人就要離開我了,而且是永遠地離開我。

一想到這一點我就不能接受,我總是抱持著「搞不好這個會有效」的想法,到處購買具有抗癌功效的健康食品。而且媽媽也這麼默默地任由我去。

我握了一下媽媽的手,她稍微睜開了一隻眼睛,用極微弱的力道回握了我。她的手好溫暖,不用說任何話就能讓我感受到她的心意。

從我小的時候媽媽的身體就很不好,她一直有氣喘的問題,每天都要吃好多藥。

我還記得我小時候很討厭吃藥,有一次因為感冒媽媽要我吃藥,我不但當耳邊風,還耍起孩子脾氣地吵著:「買玩具給我,我就吃藥!」然後就開始哭了起來。她拿我沒辦法,只好背著我跑到玩具店裡去。

我媽媽的身體很差,根本不能跑步,但當時她竟然背著我使盡全力往前跑,到現在我依然忘不了那時候的背影。

上了高中之後,媽媽發現得了肺癌,當她告訴我的時候我根本沒在聽,一直在看電視。那時候我覺得「癌症沒什麼大不了的,很快就能治好」,一昧地逃避現實。當時我完全沒有任何夢想或目標,每天都只想著要跟朋友出去玩。

後來媽媽住進了離老家今金町很遠、位於札幌市的醫院,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踏進過家門。面對這樣的情形,我卻天真地認為媽媽一定會好起來,所以幾乎很少去醫院看她。

到了高中二年級的春天,我難得地去了一趟札幌市的醫院看她,沒想到竟然看到了與過去印象中完全不一樣的媽媽。

她的雙手瘦到只剩骨頭,而且頭髮全都掉光了,媽媽一看到我卻還是強打起精神想要坐起來。其實媽媽這時候已經用到副作用很強的抗癌藥,而且還做了好幾次化療,每天都要忍受嘔吐之苦。

她只對我說了一句:「媽媽對不起你。」

我再也按捺不住情緒,奔出了病房。

我好沒用,為什麼不常來看媽媽呢?媽媽一定很寂寞,我就這樣待在走廊痛恨自己的愚蠢,不斷地哭泣。

後來媽媽的主治醫生向我跟爸爸說明了媽媽的病情,我一直以為媽媽還有救,不管機會多小我都想要賭賭看。

「很抱歉,尊夫人已經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了,請你考慮一下接下來的日子要怎麼過。」

如果想要讓媽媽輕鬆一點,札幌市有安寧醫院可以選擇,但媽媽想要跟家人在一起,所以即使車程會讓她的身體承受很大的痛苦,她還是選擇回老家。我們租了一輛救護車,一路上小心翼翼地避開凹凸路面,慢慢地駛向老家的醫院。

從那一天起,我每天早上上學前與下午放學回家途中一定都會去看媽媽,沒有一天缺席。這時候癌細胞已經轉移到媽媽的腦部,她已經無法說話了,即使如此,我還是緊握著媽媽的手。從媽媽的眼睛裡,我知道她一直強打著精神對我說話。

媽媽是一個很堅強的女人,抗癌藥的副作用引發出劇烈的疼痛,但她從來沒喊過一句苦,也從來沒說過「我快死了」這類喪氣話。

七月以後,媽媽的病況急轉直下,我家的親戚不分晝夜地在醫院守候。當時我們學校也快要舉辦校慶,所以我每天都在學校裡待到很晚。

到了七月五日,爸爸跟我說:「今晚可能是最後一夜。」

我趕到醫院時,媽媽的肺部已經積滿了水,連呼吸都很勉強。媽媽戴著氧氣罩,她的左眼已經完全睜不開了,只能張著右眼看著大家。在臥病的過程中,媽媽的身體一天比一天瘦弱,我握著媽媽的手,她連回握的力氣都沒有,卻還是使盡全力地想要握住我的手。

當天深夜,媽媽的心跳變得越來越慢,從儀器中傳來的心跳聲越來越微弱,隨著呼吸起伏的胸口也越來越平緩。

媽媽用她僅剩的力氣想要拿下氧氣罩。

旁邊的人趕緊幫她將氧氣罩拿下來,只見媽媽雖然不能發出聲音,但依舊翕動著雙唇想要說些什麼。

媽媽小聲地說了一句:「謝謝。」然後就闔上雙唇,入睡般地停止了氣息。

當天晚上,我在走廊上哭了一整夜。

我在心中向媽媽發誓,我絕對不會認輸,我一定要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在我人生的最後一刻也能像媽媽一樣心存感謝。為了實現與母親的約定,我一定要努力認真地度過每一天。

我每天都要努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事,而且我一定要找到生活的目標。

*本書書介由高寶書版提供

 

我要買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