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難事件】103/5/31嘉明湖山難(當事人紀錄)

發表於2014/06/04
82,42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編按:端午連續假期間嘉明湖山區頻傳高山症,5月31日有一名女登山客陳雲芳,自嘉明湖返回避難山屋後因體力透支引發高山症,經關山警分局向陽派出所所長張能為以及其他救難人員的協助、再交由消防人員接駁送醫,經診治恢復正常。
 
以下為當事人之事後檢討,經當事人同意轉載於此。在此呼籲山友,登山務必做好萬全準備及注意身體狀況,如有不適立即停止前進及求援。
 
另向陽派出所所長也呼籲,嘉明湖步道為高山型步道,除有齊全裝備外更需體力,事前應做充分體能訓練,絕不能輕忽、小看大山,請山友注意保暖、防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雲芳感謝所有的救難人員,這條命,是您們救回來的,向救難人員及台東向陽登山隊隊友,獻上萬分的敬意與歉意。再多的感謝,都無法將此次救護雲芳下山的感謝及造成社會資源浪費的抱歉全部道盡。在此,也想將此次的經歷記錄下來,供日後山友們上山的參考。

這是雲芳首次登3,000公尺以上的山,在出發的前幾天,因為工作的關係,需要繳交好幾份的報告書,已熬夜好幾天,而在出發的前一天,更是整夜沒睡,只為了確認所有的報告書是完成的,才放心出發。到了出發的那一天,車子居然無法發動,平日忠心的戰車,陪我上山下海都沒事,今日要趕去集合的地點,居然發不動。或許,這已是個徵兆,它希望我不要出發。但我不死心,還是騎著機車,趕到集合地點。

當我們一路到達向陽派出所時,我已十分的不舒服,躺在椅子上,頭痛到爆,更別說吃那一頓的便當午餐,光是聞到那個味道,我就想吐,所以,從早上到中午都沒吃,就跟著上山。
"樹懶寶寶"看著"樹懶媽媽",覺得奇怪,還沒爬山,我已倒地不起。(圖/雲芳提供)
 
每一個階梯,我都會駐足很久,用盡力氣走個二步,又停下來。(圖/雲芳提供)
 
到了第一站向陽山屋,身體不舒服也淋溼了,但沒有馬上換下衣服,因為匆匆忙忙的,沒有好好準備裝備,根本沒帶保暖的衣物,雖然上山時,領隊不斷的耳提面命,山上很冷,但還是太粗心,就身上的一套衣服,以為只要四天不洗澡即可。所以,此時身體已不舒服,但是同群的黟伴,也有人不舒服,我以為這是“正常”的現象,故就一直忍住,也沒向領隊報告。另因自己有嚴重的挑食習摜,故沒有多吃山屋的晚餐,選擇吃了一包科學麵,這也是這一天唯一的進食,犯下了另一個錯誤。半夜,清晨起床拍星星,一直拍到早上的日出,沒讓自己好好補眠,再次出發到嘉明湖,一錯在錯。
 
沒睡覺,拍星星。(圖/雲芳提供)
 
從向陽山屋往嘉明湖的途中,我走在全隊的最後面,沒有體力,也很難呼吸,此時有了“樹懶媽媽”的綽號,而我後面則跟著我的學生,一樣緩慢的速度,他的綽號則是“樹懶寶寶”,他是大學生,且是男生,速度比我慢,當時我們也沒都多想,大家以為他是陪我,也沒想到,這位學生,後來也有一點小狀況。在階梯型的登山路段,我幾乎是每走二步就停下來,落後隊伍越來越長,自己也越來越心急,怕擔誤了大家的行程,但是,怎麼趕都趕不上,無法調整呼吸,跟本是無法呼吸,也非常的喘。到達嘉明湖避難山屋後,一樣沒換衣服,也沒怎麼吃東西,更沒喝水,一整天都沒尿尿,一樣半夜起床拍星星。
 
第三天早上,一樣從清晨拍星星拍到早上的日出,早餐沒有好好吃,就出發往3,490公尺的三叉山攻頂,路程中“樹懶媽媽與樹懶寶寶”一路走來,始終落後,大家已不足為奇,開始有了“樹懶二人組”的稱呼。到達嘉明湖後休息,我一樣以一包科學麵做為午餐,並且在身體是溼的情況下睡著,醒來時全身是冰的。回程時,以極緩慢的速度前進,只走一小段,就看不到前面的隊友,身邊剩下護送我的領隊及一路照顧我的學生誠元。當較緩的路段時,我想趕上大家,故以極快的速度往前衝,沒有調整好自己的步伐,而遇到階梯型的上坡路段,我完全爬不山去,喘到無法呼吸,心臟也負荷不了,整個人頭都快爆了,我開始搖搖晃晃,以極不穩定的步伐,緩慢前進,此時,之前都會在我身後的"樹懶寶寶",我連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越來越落後大家。(圖/雲芳提供)
 
最後,看到避難小屋的紅屋頂時,我已開始跌倒,並扶著學生的背,用盡最後的力量,走回來。到達門口時,其他的山友看到我,就問我需不需要幫忙,因為我臉色發白,冒冷汗,步伐不穩。但我選擇回到床上,就這樣倒下去休息,後來,學生覺得我不對勁,趕緊通報領隊,我在半昏迷的狀況下,被換下了溼的衣服。因自己並沒準備更換的衣服,所以衣服與褲子,全是隊友提供的。之後吃了藥也喝了很多水,小小的休息一下,一直覺得很冷,雖然穿了很多衣服,也蓋了兩件睡袋,但還是很冷,因為喝水的關係,所以此時終於想尿尿,在隊友的攙扶下,走到廁所,但隊友擔心我身體還是虛弱,故希望我直接在戶外尿就好,因為他們怕我掉進糞坑中,但我堅持要進廁所,因為外面這麼多人,我實在尿不出來。進了廁所,用盡力氣蹲下來,然後又站起來,走出廁所,就倒了下去,不醒人事了。之後的事,是大家的描述與短暫的記憶所記錄下來的。
 
我被送進了一間小屋,裡面有氧氣鋼瓶,有人呼喊著現場有沒有醫師,剛好有一位醫師在現場,我可能命不該絶於此,出現了貴人。醫生測不到我的心跳與呼吸,生命現象微弱,我一直陷入昏迷,雖有清醒,但一直無法好好表達意識,加上體力透支,全身沒有力氣,隊友們討論著要將我送下山,我堅持不要,我認為休息一下就好,不想造成大家的困擾。隨著狀況越來越嚴重,隊友們覺得不能在拖下去,開始號招山青(在山上工作的原住民朋友)組成護送隊,還有一位外國朋友加入,他是高山嚮導,並在向陽登山隊領隊的陪同下,輪流背我下山。
 
此時的我,開始咳嗽,一樣無法呼吸,心臟不舒服,在半昏迷的情況下,靠著護送大隊的幫忙,一路上從嘉明湖背下山。護送大隊以極快的速度下山,因為必需趕快將我送到高度2000公尺以下,才能解除我的徵狀。在護送的過程中,學生誠元還背著氧氣鋼瓶,一路供我使用,那氧氣鋼瓶,重量不輕,也難為他了。因為我是半昏迷的狀態,全身癱軟,手無法捉緊,體重也不輕,故很難背,加上天雨路滑,這一路,險象環生。大家一直要我保持清醒,不斷喊著要我加油,我很想,真的很想,但我也出現過可能自己會撐不過這段路程的念頭,但是救護人員,就是不放棄,我靠著背我的救護人員流汗的背,反而體溫開始恢復,失溫的現象已慢慢解除。到了向陽山屋,我雖已恢復意識,但是心跳還是微弱,原想在此休息即可,但是虛弱的身體,沒有人可以保證,我可以安然的度過這一晚,所以還是決定,直接送到醫院。
 
無法呼吸。(圖/雲芳提供)
 
過了向陽山屋,消防隊已在山下往上走,準備接手。到了接近山口處,終於遇到了消防隊員,改由他們接手護送,而原來的護送大隊則又返回山上原先的工作崗,我卻連一句道謝的話,都虛弱的難以說出口。山上天雨路滑,救護車無法上山,消防隊背我一段路程後,由向陽派山所所長騎著他的摩托車上山接送。因為我無法抱著所長,所以用繩子與所長綁一起,並且還有一位消防隊員,擔心我會掉下來,居然用跑的跟著所長的機車,隨側在旁。

到了山下的消防隊,救護車已準備好了,所長與救護人員將我推上車,戴上氧氣罩後,因為所長又趕著上山接領隊,騎車不小心滑倒,所幸人平安,不然,我會愧疚一輩子,無法償還。誠元陪我上救護車,要我加油,此時的我,雖然已恢復意識,但也因為體力透支,醒來時,已在醫院的床上。之後,領隊與家人,都趕到醫院,看到領隊邱大哥幸苦了一天及爸爸媽媽哥哥與大嫂擔心著急的樣子,此時的我,心情無法形容,為什麼那麼輕忽登山這件事。

在醫院時,心跳與呼吸,均己恢復,生命跡象穩定,只是身體很虛弱。醫生建議家人將我帶回家休息,補充體力與食物。回到家後,哥哥趕緊上香,向祖先及神明報告我已平安回來,感謝所有人的幫忙,感謝神明與祖先的保佑。撿回一條命,並不是我幸運,而是靠很多人的幫忙,而大部份的人,都是我不認識的人,卻願意幫助我這個陌生人。休息兩天後,體力還只是恢復到60%,走路還是會喘,頭也是暈的,身體也有多處的黑青,但總算將這條命撿回來。

 

我將反省重點記錄如下:

1.在報名登山活動時,我並沒有很完整的向主辦單位誠實以報,我曾有在瑞士的鐵力士山昏倒的經驗,而在台灣的塔塔加亦有同樣的情況發生過,因為怕主辦單位不讓我報名,也造成主辦單位無法了解與判斷我的體能與身體狀況。
2.輕忽自然的力量,自以為可以撐過,沒有以尊重的態度面對自然的變化。
3.沒有參加主辦單位的山訓活動,亦也沒有自主訓練,沒做好準備
4.連續的熬夜,出發前一天更整夜沒睡,沒吃早餐,沒吃午餐,以極差的狀況開始爬山
5.沒有聽主辦單位的交待,帶保暖衣物,所以身體一直是溼的,也沒有做好保暖的動作
6.有挑食的習摜,卻沒有準備自己會吃的食物,所以選擇不吃
7.沒有隨時讓領隊了解我的狀況
8.出發前只告訴家人我去登山,但沒有留下任何連絡方式,家人對於去那裡,完全不了解,也無法掌握我的行蹤,更別說出事後他們可以連絡誰,故家人接電派出所的電話時,已嚇到六神無主,卻完全不知該如何。
 


後記:  

向陽登山隊是一個很棒的團隊,許多細心的小細節在整個活動中都可以感受到,例如,我一直落後,所以,我後面會跟著一位領隊,但不會給我壓力,陪著我慢慢走,觀察我的狀況。而前面的隊伍,由另一位領隊帶隊及壓後,並且還有一位卓小姐,前後觀察隊伍的狀況,種種細心的帶領,讓人不會因為落後,而有太大的壓力。而我的另一位學生誠元,也是此次負責背氧氣鋼瓶護送我下撤的"鋼瓶寶寶",他的體能很好,其實可以跟上前面的團隊,但是,一路上,他選擇走在我後面,並一直提醒我不要急,慢慢走。他可能在我報名參加登山活動時,就猜想我可能會出問題,所以才會陪同我一起報名,隨時準備應付一些狀況,我的裝備,幾乎全部由他背。而黑熊小高,後來擔任起看護的工作,他只是因為最後一天,換床位到我們三人的旁邊,卻沒想到,他的三位床友,就兩個出狀況,也夠他忙的,真的很感謝。我後來才知道,我被護送下山時,"樹懶寶寶"也出現了失溫的現象,整晚都是由他在照顧。真的沒想到,同樣是都蘭人的我們,以前沒見過彼此,卻在這個高山上,不只照顧了我,也照顧了學生,再三感謝。

向陽登山隊在很快的時間內,組成護送隊,在領隊的陪同下一起護送,而留在山上的隊友們則由另外的領隊帶領,讓兩邊都能獲得最好的照顧。領隊邱大哥一路上與我家人保持連繫,安撫他們的情緒,讓家人知道我的狀況。

慎選一個優質的登山隊,相信隊長的指揮,我想,這是我這一次,唯一做對的事。

因為身體的不適,受到很多人的照顧,大部份都是我不認識的人,我不知道有什麼最好的感謝方法,我除了將經歷寫下來,並期待自己在能力許可下,補充山屋裡的急救設備,以利不時之需。我的種種無知的行為,造成這麼多人的困擾,除了檢討自己,我並不會因此而不再登山。而是透過這次的經歷,重新認識山,有位山友告訴我「山永遠在這裡,等你準備好了在上來」,我需要重新學習,學會尊重,充實自己對山的了解與知識。發生這樣的事,不是丟臉,而是可怕,因為真的不知道後續的結果好壞。因為無知,造成家人與隊友們的擔心,這一些,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今日受人幫忙,救了一命,我要將這份愛,傳下去,隨時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我學會了反省與與無私的愛。


消防英雄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