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檜木餘生

發表於2014/04/04
3,79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近幾年,台灣山區檜木盜伐情事頻傳,甚至出現組織化的山老鼠盜伐集團,引起檢警和林務單位的注意。在山友協助下,我們的島會同靜宜大學、地球公民基金會、NGO組織等學者,深入阿里山林地探查,發現早年政府採伐檜木殘存下來的樹頭,幾乎全遭毒手…

 

2013年6月,台中警方成功圍堵盜伐檜木的山老鼠集團,有十多名盜伐者落網,其中七名是越南籍逃逸外勞,他們涉嫌盜採在中橫上谷關管制區的扁柏和紅檜,取走樹根與樹瘤,摸黑運下山,這個山老鼠集團還擁槍自重,在車內起出改造槍械等贓證物…

2013年12月,嘉義森林警察前往阿里山林班地巡邏,發現一輛無車牌的廂型車,車上有盧姓嫌疑人、四名逃逸外勞及一千多公斤的檜木,警方盤查時在Z字形道路上方,又出現另一輛車子,裡面約有四、五名男子藉夜色掩護,向下方的警方丟擲石塊,造成五名員警被砸傷…

近幾年,台灣山區的檜木遭盜伐情事頻傳,甚至有組織化的山老鼠盜伐集團,和木材工藝品產製、銷售業者聯手形成產業鏈,引起檢警和林務單位的注意。

在目擊檜木遭盜伐的山友協助下,我們的島團隊會同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楊國禎副教授、地球公民基金會等學者、NGO組織,深入阿里山國家風景區西北側的國有林地探查,發現早年政府採伐檜木殘存下來的樹頭,幾乎全遭毒手,大膽行徑,讓人難以置信。

在台灣,被稱為檜木的扁柏屬植物,有台灣扁柏和紅檜兩種,主要分布在海拔1800到2500公尺的多雲霧山區,扁柏屬的植物因為有濃郁香氣,不易受蟲蛀、千年不腐,有很高的經濟價值,是台灣最珍貴的木材。民國78年,台灣全面禁伐天然林之前,是林業採伐的主要對象。

兩天的探查行程中,拍攝團隊在海拔1500到2000公尺的針闊葉混合林中,地毯式來回調查,幾乎每棵樹頭都已經被開腸剖肚。楊國禎感嘆,山老鼠把想要的木頭一塊塊肢解,有用的全部拿走,這一大片過去大阿里山採伐區的森林範圍中,殘存的樹頭已經被山老鼠集團全面盜採。


紀錄片導演柯金源正在查看昔日鋸木留下的樹頭,已經長出二代木,但又慘遭斷根。
 

環境紀錄片導演柯金源說,檜木屬偏陽性的樹種,枯立倒木和崩塌地是主要更新場所,所以有許多倒木和樹頭材,已經長出百年樹齡的二代木,盜伐者鋸切樹頭的同時,也切斷二代木的樹根,好不容易長出足以演替的百年檜木,可能因而死亡。 

嘉義林管處副處長楊瑞芬表示,早期伐木會把樹頭留下來,不會連根挖除,因為對水土保持影響非常大,是國土保安的措施,沒想到現在卻變成山老鼠作案的基地,有一些樹根因為外型特異、工藝價值更高,甚至被山老鼠連根挖除,只要一場雨就會把表土沖掉,對水土保持的影響更劇烈。

目擊盜伐的山友說,有時有好幾個山老鼠集團同時在作業,不分晝夜都可以聽到鏈鋸聲,負責鋸切的五到七人一組,會一連住好幾天,等鋸切到一定數量,再雇用大量人力揹下山,這兩年大部分都是雇用逃逸外勞。被裁切成塊狀的檜木以黑色塑膠袋包裹,光明正大揹下山,即使和登山遊客在林間交會,也不以為意,有時甚至超過百人在山上盜採,如入無人之境。

蠻荒的中海拔森林中,到處是被踩踏出來的羊腸小路,一人寬的路徑四通八達,小路交會處以枯倒木設置休息站,休息站通常有很好的視野,也往往是行動電話訊號可及之處,剛好可以遠眺和接收山下訊息,了解是否有森林警察的動向,休息站四周被丟棄的速食麵和零食包裝袋、飲料空罐堆積如山,是經年累月有大量人員在山上生活的證據。

除了殘存的樹頭,部分生長在容易鋸切地點的生立木,也會遭殃。一棵被伐倒的紅檜,樹葉還是鮮綠色,樹根附近散落十多塊鋸切成正方型的檜木,上頭已被林務單位噴上紅漆,還釘有一張警告盜伐者的告示。楊國禎副教授細數這一棵紅檜的年輪,研判樹齡大約在200到250年之間,他說這棵直徑約80公分的紅檜,是活的樹,遭人鋸切但還來不及揹負下山就被發現。

近兩年,宜蘭地檢署多次破獲盜伐檜木案件,除了盜伐集團,還追查出下游產製和銷售的不法業者,一併繩之以法。承辦檢察官薛植和說,常常是下游收購的人有需求,主動和熟識的盜伐集團首腦接觸,啟動盜伐檜木的非法行動,第一手的收購者經過加工,再層層流通到市面,最後流入藝品店零售。

「檜木被標榜是台灣國寶,因為大陸遊客很多,所以有很大的需求」,蒐集木造老房子被拆除後的舊檜木,再拿來做家具的業者林榮錦直言,盜伐下來的檜木會被裁切成塊狀,大都為了製成聚寶盆、花瓶,便利大陸遊客攜帶,十來公斤大小適宜隨手拎著走,閃爍油光、花紋討喜的寶瓶,一個十來萬元都有人買。

 

林榮錦說,最有價值的是樹瘤。樹瘤是附著在千年神木樹幹上,一種病變增生的組織,會產生不規則的紋理,質地也更細緻,一塊瑰奇的樹瘤,售價上百萬元都無需意外。

薛植和檢察官表示,以往盜伐者要拿樹瘤,通常是利用ㄇ形釘爬上去,把位在高處的樹瘤切斷取下,但現在山老鼠都把整棵樹砍倒,這也是南山神木群有四棵千年神木被攔腰砍斷的原因。

檜木家具業者林榮錦也批評林務單位,公開標售枯倒、漂流和被盜伐檜木的作法,是助長山老鼠的幫兇。他說有些不法業者,故意搶標取得林務單位發給的證明,拿來掩護非法取得的贓物,林務單位沒有能力管制市場檜木流通數量,盜伐下來的檜木魚目混珠流入市面,是不法藝品店業者普遍使用的手法。

薛植和檢察官則說,加工後的檜木成品因為樹皮已經去掉,很難證明取得的年份,不法業者常常會拿之前跟林務單位取得的標售證明,強調他的檜木來源合法,雖然檢方懷疑那張標售證明,可能是張冠李戴,但如果沒有從源頭追起取得有力證據,檢方也很難去證明業者收購的,到底是不是贓物。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