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盜木~鎮西堡事件簿

發表於2014/03/28
6,84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劉啟稜 葉鎮中
剪輯  劉啟稜 
 

「祖先留下的財產,大地留給我們的資源,為什麼這樣來破壞?」看著兩千多歲神木,接近地面的樹幹,根部被山老鼠挖出一個五十公分立方的大洞,鎮西堡部落耆老尤敏,沉默了。他隨手抓起一旁的土壤與蕨類,塞進那個黑色大洞,掩蓋住那深沉的黑,彷彿為巨木敷上藥布,護住傷口。一連串的盜伐事件發生在今年,巨木的眼淚,喚起鎮西堡部落的醒覺。

陽光,照亮千年美麗,森林,甦醒。寧靜卻在一個不被人知的深夜,被鏈鋸聲劃破,傷痕,難以隱藏。事件發生在鎮西堡部落附近的神木步道,帶我們重回現場的耆老尤敏,是二十多年前,第一位發現這片巨木森林的人,十多年前帶頭修築步道,努力推動部落生態旅遊,沒想到,步道反倒成了山老鼠的高速公路。

「這裡有一棵,二月二十幾號的時候,被盜砍的。」耆老尤敏指著神木步道2.2公里處的路邊,原本緊鄰步道的一棵百年紅檜,消失了,只剩下樹頭。撥開表面的土,殷紅的切面,看了讓人心頭立刻糾結。

 

另一棵同樣位在步道旁的百年紅檜,樹身上有好幾道切口。「他們選這棵,第一個好搬運,第二個可能故意破壞,製造部落問題。」耆老尤敏沉重的說著。更讓他憂心的是,究竟有多少巨木被偷盜,還沒有清查,沒有人知道。山老鼠囂張,不只砍了步道旁的樹,連過夜基地,都設在離步道不到五公尺的地方。

這片森林屬於新竹林管處的管理範圍,有巡山員例行性巡邏,卻防不勝防。森林不能再受傷,部落必須動起來。數百年來,泰雅族人奉行傳統的GAGA,與自然相處和諧,但是政權更迭,在他們的傳統領域,有了新的法規與管理單位,卻無法保障巨木的安全。經過六次部落會議,鎮西堡居民決定在通往神木群的唯一道路上,設置關卡,宣示自然主權、維護森林。

「守護山林、生態永續…」2014年3月14日,鎮西堡居民慎重的舉行了設卡立約儀式,邀集司馬庫斯、尖石鄉前山、桃園復興、宜蘭南澳、南投瑞岩、丹大、林務局等代表,結盟守護森林。儀式中,將茅草打結,象徵團結,緊接著,沉重的鐵樁,要眾人合力才能抬起,就像守護森林的重任,需要攜手合作。當怪手將它穩妥的插進土地,堅實的鐵樁,同時成為守護森林的見證。這個關卡會在夜間封路,由部落青年輪流守夜巡邏,遇上可疑的車輛,能在第一時間緊急處理。

趕來參加的靜宜大學人文生態學系教授林益仁表示,「結盟儀式有林務局官員在當中,前所未有,這是新的里程碑,為所有台灣人保護生存的基礎。」

 

新竹林管處竹東工作站主任吳學平表示,將與部落簽訂合作計畫,投入經費與人力,以部落想法為主,進行多面向的保護,透過儀式,向盜伐者宣示決心,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與鎮西堡一溪相隔的司馬庫斯,靠著巨木生態旅遊,從全台灣最後一個有電的黑色部落,變身為知名的上帝部落,前來聲援的耆老馬賽,決心與鎮西堡合力,保護這片全台灣最後最完整的原始檜木林。他說,「國家不認識我們的地方,不知道我們的故事在山裡面,唯有交給當地族人自主管理,才能落實傳統領域完整性。司馬庫斯走向生態旅遊,讓很多都市朋友親近森林,同時鼓勵部落更熱愛我們的山林,多一份愛給森林,森林會回饋部落,甚至整個台灣。」 

盜木事件,讓鎮西堡部落團結起來,雖然近年來這裡發展生態旅遊,有些居民經營民宿,部落主要還是依靠農業維生。走進部落,聞不到刺鼻的農藥味。阿道長老表示,做有機,旁邊一定要有林木,森林會做生態微氣候的平衡,才能生產好作物。 

阿道長老六年前開始轉作,帶領他進入有機領域的,是住在一公里遠的新光部落長老LOSIN,二十多年前,他帶頭轉做有機,種出來的菜由主婦聯盟收購,供不應求,這幾年許多農戶陸續跟進。長老LOSIN說,「新光與鎮西堡兩個部落有四十幾戶,做有機蔬菜的將近三十戶。有機蔬菜除了土壤乾淨,水源也要無污染,這裡跟森林共生,森林涵養乾淨的水給我們灌溉。」 

鎮西堡部落的傳統領域,有三萬公頃的森林,只有六十公頃開墾耕作,有機種植佔其中的三十公頃,住在這個離檜木最近的部落,居民謹守著與森林相處的分寸。耆老尤敏說,「泰雅族的GAGA是很嚴謹的,生立木絕對不砍,建造房子、升火取暖只能用風倒木,就地取材。GAGA是泰雅族的律法,用現代話講就是法律,森林是國家的,也是我們的傳統領域,用原住民的GAGA去管理我們的森林,會比較好。」 

鎮西堡同時發展生態旅遊與農業,年輕人有九成留在部落,泰雅傳統規範在這個部落被奉行,居民懂得森林就是母親。然而並非所有部落都如此,原鄉青年的生計,關係著珍貴林木的命運。

鎮西堡,泰雅族語的意思是曙光第一個照亮的部落,是個能種出鮮美作物的好地方,設起關卡,立下盟約,巡守的挑戰,正要開始。

破壞只要一瞬間,巨木生成,卻要數千年,它的存在,不只印證自然的力與美,更帶來了數千年的穩定與生機。 

獨特香氣與堅實材質,檜木市場需求始終強烈,原鄉部落生計沒有著落,誘使犯罪的主因沒有消失,林務局與部落合作巡守能否做到滴水不漏?巨木能不能從此安全?鎮西堡盜木事件,再次提醒的是敵暗我明的凶險。積極巡護之外,更該努力的是,如何讓依山原住民能樂業安居,不受誘惑,不淪為盜獵集團的棋。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50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