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重返扁柏神殿

發表於2014/01/23
8,02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十年前,泰雅族人心目中的扁柏神殿,第一次在電子媒體曝光。深藏在雪山山脈,台灣最古老、最密集的扁柏群落。位在大漢溪上游,石門水庫的集水區,為了水庫,幸運保留下來…

巨木不該被打擾,台灣的森林也已經全面禁伐。然而近幾年,卻一再發生檜木盜伐事件,我們的島與台灣生態學會懷著擔憂上山,希望能再次找到這片獨特森林,更盼望千年傳奇,安然無恙。

 

這將是一趟艱難的行程,雖然我們十年前曾經到訪,但想在雪山山脈再次找到扁柏神殿,彷彿大海撈針。

跨越湍急溪水,沿著溪流一路向上,數不清幾趟橫渡,上切點,是攀上崩塌地的考驗。驚險度過崩塌,腳下不再是一踩就掉落的碎石,而是鬆軟溫柔的苔蘚地毯,這裡環境潮濕,海拔高度大約1000公尺。中午一過,雲霧無聲包圍,上演一場場霧與樹的互動之舞。

海拔高度1300-2600公尺,上升水氣會在這一帶凝結成雲霧,傍晚沉降,形成雲霧帶,也是台灣雨量最多的地方,檜木就生長在這樣潮濕且陡峭的中海拔。

海拔高度1300-2600公尺,上升水氣會在這一帶凝結成雲霧,傍晚沉降,形成雲霧帶,也是台灣雨量最多的地方,檜木就生長在這樣潮濕且陡峭的中海拔。

第一天,沒有找到十年前的營地,天色漸暗,緊急紮營。隔天,往稜線推進,沒多久,找到了當年隊伍的首夜營地,從前這是一處獵寮,許久沒有獵人來使用,唯一沒變的,是那株高大中空的檜木。

遇見這棵檜木,意味著找到神殿的機率,提高了。當年曾經到過神殿的工作人員拼命回想,嚮導評估地形,教授以扁柏習性做判斷,三方交相討論,希望找出精準的路。

摸索著消失的獵徑,越過雪山北稜,稜線東西兩側的森林,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靜宜大學人文生態學系副教授楊國楨說,1960年八七水災,1961年七二水災,加上1963年葛樂禮颱風,接連重創石門水庫,專家評估必須保住上游森林,於是從拉拉山到鎮西堡,大漢溪的上游列為保安林不能砍,於是雪山北稜的西側完好,東側蘭陽溪流域的檜木,卻都砍光光。

完全沒有路的情況下,撐過負重行進的考驗,在大漢溪上游,遇見一個山間湖泊,旁邊散落著罐頭、舊水桶,從前這也是一處營地,現在箭竹盤據,很長時間沒人來過。我們在這裡卸下重裝,尋找傳說中的巨木森林。

湖畔環境潮濕,每吋土地都長滿植物,複雜度高,許多植物與檜木共生,松蘿、昆欄樹、大隻掛繡球。楊國楨老師說,依據陳玉峰教授的調查報告,曾在一棵紅檜身上,發現82種植物。

和檜木作伴的還有不少動物,在根部樹洞裡,常常可以發現台灣山羊的排遺。這座森林因為難以到達,幾乎沒有研究資料,但根據一份棲蘭檜木林的調查報告,檜木林中曾觀察到30多種哺乳類動物,上百種鳥類,數十種爬蟲類與兩棲類,以及400多種昆蟲,檜木林撐起驚人的生物多樣性。

通常扁柏喜歡生長在平緩稜線上,樹皮較厚,又叫「厚殼仔」,紅檜則多生長在靠近溪谷的坡地,樹皮較薄,又被稱為「薄皮仔」。路上,一株扁柏與紅檜相鄰而生,彷彿神殿大門。

再往前走,神殿究竟在哪裡,還是沒有把握。嚮導張達宏將隊伍一分為二,規劃8字型的尋找路線,希望順利找到核心森林。行進間,每個人的內心都是忐忑的,山神是否願意讓我們進入神殿呢?

當我們緩緩走向稜線最高處,扁柏越來越大,越來越密集。在這裡,時間彷彿靜止,連婉轉鳥鳴都停下了,周圍完全安靜,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扁柏樹身透著淡粉紅,清雅恬淡,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全球檜木有七種,主要分佈在環太平洋兩岸、美國、加拿大、日本、台灣。紅檜與扁柏則是台灣的特有種,歷經近百年的砍伐,目前只殘存在少數山區。而扁柏因為樹型直聳,香氣濃郁,價格比紅檜好,全台幾乎砍伐殆盡,這片檜木林是台灣僅存面積最大,林相最完整,同時也是最古老的老熟林。

楊國楨老師表示,人工造林的扁柏,生長速度一年大約0.4公分,而這片森林中,測量到的最大胸徑是2.8米,原始森林生長速度會比人工林還慢,推測這片森林應已千年。除了胸徑兩米以上的巨木,同時也有非常多不同年齡層的扁柏分佈,生長情形良好,結構完整,是非常健康的森林。

扁柏生長速度緩慢,胸徑50公分就要花上百年,這處森林歷經千年孕育才得以生成,如果不被干擾,可以順利地世代傳承,但踏查過程中,發現好幾處樹瘤被切下的痕跡。樹瘤與牛樟芝,市場上的兩大高價寶貝,造成巨木危機。一棵胸徑2.5米的欒大杉,盜伐者為了取得中空部位生長的牛樟芝,把整顆大樹給砍倒。

所幸,兩個現場都已經年代久遠,沒有新的盜伐痕跡,比起容易抵達的檜木林,這裡多了距離上的保障,這份安全卻也隨時可能消失。

從新竹縣尖石鄉的鎮西堡,到桃園縣復興鄉的拉拉山,包括扁柏神殿,這裡的檜木林因為位在石門水庫集水區,而劃設為保安林,難得的保留下來,然而2013年6月,行政院通過水保法修正草案,將原本水庫集水區應全區劃為特定水保區,不得開發的規定,修改成「需特別保護者」才劃入。

原本特定水保區佔山坡地的78%,法令一改,將縮小到只剩16%,一旦開發上山,核心森林將失去緩衝帶的保護。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水保特定區的解除,在商業利用上山之後,珍貴的扁柏森林,將受到非常嚴重的開發壓力,局面非常危險。

楊國楨老師則擔憂,中海拔地區最陡峭,雨量最大,容易崩塌,加上颱風豪雨不斷等極端氣候的危機。原本檜木用漫長的生命,一、兩千年、甚至三千年,保護我們的土地,現在砍伐了,平安符瓦解,未來土石流只會層出不窮。

上山時,不確定能否找到它的忐忑心情,在見到它的那一刻,平靜了,它依然平安,是這趟行程最大的收穫。

準備離開,濃霧隨之升起,霧鎖神殿,巨木隱身,祈禱它們平安,持續守護腳下大地。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4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