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山迷途事件始末

發表於2014/01/20
62,86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編按:最近有個難得的機會讓健行筆記與登山補給站有機會訪問去年底在雪山迷途當事人陳佑竹、張芸茜及劉大智三人,一方面很為他們高興、一方面很好奇陳佑竹、張芸茜如何能在寒冷的高山上度過四天三夜。 

訪問的過程中我們知道能在這樣的環境中活著除了運氣好之外,裝備、心理、體能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絕對不是新聞報導兩條曼陀珠就可以解決的事(而且明明也不是曼陀珠),分享給各位,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與提醒。

 

事件主角

陳佑竹(男、30)、劉大智(男、27)、張茜芸(女、41)。陳佑竹與劉大智是朋友,張茜芸原來與陳佑竹一名女性友人一起與《陳》、《劉》登雪山,但女性友人前一天感冒,臨時決定不來,因此張茜芸與陳佑竹、劉大智並不認識,此為第一次見面。

 

三人登高山經驗

《陳》有10座百岳經驗,曾於夏季爬過一次雪山,《劉》有登山經驗但沒有高山經驗,這是第一次爬百岳;《張》沒有登山經驗,也是第一次爬百岳。

 

原訂行程

12/29 台北→武陵農場
12/30 雪山登山口→雪山東峰→369山莊
12/31 369山莊→雪山主峰→369山莊
01/01 369山莊→雪山登山口→台北

 

實際行程

Day 0 (12/29):台北→武陵農場(宿)
Day 1 (12/30):9:00雪山登山口起登→18:00抵達369山莊
Day 2 (12/31):劉大智一早發現有高山症症狀,決定待在369等二人,陳佑竹與張茜芸8:00 369山莊出發→9:00左右至8.1K黑森林迷路
Day 3 (01/01):黑森林、桃山西溪(七家灣溪上游)一帶迷路中
Day 4 (01/02):桃山西溪一帶迷路中
Day 5 (01/03):自行回到369山莊脫困

 

陳佑竹與張茜芸由369出發時身上裝備

《陳》

  • 裝備:75L大背包、12爪冰爪、冰斧、登山杖、GPS、指南針、Casio登山錶(有高度計)、頭燈、手機、上河地圖(TM06)、哨子、溫度計、打火機x2、瑞士刀、大型塑膠袋、急救包(感冒藥、頭痛藥、腸胃藥、OK蹦、三角巾、優碘、紗布、丹木斯x7)、濕紙巾x2、面紙x2、相機(7D)
  • 服裝:OR圓盤帽、長袖排汗衣、刷毛中層、羽絨衣、mont-bell雨衣、登山褲(內有刷毛、外防潑水)、羊毛襪、登山鞋、綁腿、保暖手套、防風手套、頭巾、刷毛毛帽
  • 糧食:兩個麵包、一包肉乾、一包芒果乾、三包能量飲(兩包為果凍、一包為Energy In)、黑佳麗軟糖兩條、三片巧克力、口香糖一包(大容量)、3L水袋(裡面有2L的水)、750c.c保溫瓶(裡面裝滿熱水)

《張》

  • 裝備:側背小背包、12爪冰爪、迷你型手電筒、一大疊衛生紙約20張、一個黑色購物袋、護唇膏、護臉膏、悠遊卡、小黃輕便雨衣、登山杖
  • 服裝:毛帽、厚刷毛內衣、North Face刷毛中層、bicycle line羊毛排汗車衣、雨風衣、羽絨長外套(旅遊款可抗零度)、登山褲(內有刷毛、外防潑水)、羊毛襪、登山鞋、綁腿、保暖手套
  • 糧食:四顆喉糖、一小塊午餐糕點、三小片薄巧克力、600c.c保溫瓶(登山口起登裝滿,本日剩一小口)

 

迷路的四天三夜(12/31~01/03)到底如何度過?

《12/31》天氣晴、地面積雪/白日溫度約5~10度、晚上0度上下

  • 《陳》與《張》兩人8:00從369山莊出發,9:00左右抵達8.1K黑森林中指示牌,一直走卻未看到8.2K指示牌,且開始出現倒木(圖一、二),回頭走也無法在雪地中看到任何蛛絲馬跡,當下《陳》發現可能迷路,決定往左上上切。
  • 兩人一直往上坡走,大約12:00上稜線,由於地質環境多為大礫石,事後推測可能上了甘木林山或3666峰一帶,且有可能登上了干木林山(3670m),當時登山錶顯示高度為3700m。
  • 在稜線上可看到雪山圈谷以及北稜角(如圖三),但未看到路徑及任何人,曾嘗試吹哨但未果。
  • 《陳》當下想沿稜線嘗試走到圈谷,但風極大且地質環境十分危險(如圖四),稜線上溫度極低,《張》勸退《陳》,兩人決定下切,希望可以抵達較溫暖的地方,但考慮來時路不好走,下切時找好走的地方下切。
  • 下切至15:30高度錶顯示為3100m,比369山莊還低,但沿途均未發現任何路徑或步道的痕跡,此時確定回不了山莊。
  • 因為考慮當時環境氣溫及濕度等不利過夜,且有聽到溪流的聲音,16:30決定繼續下切,並決定今晚於離溪五公尺處過夜。抵達過夜地點為20:00。
  • 過夜地點有一點坡度、但仍算平坦,且無風,週遭有樹及石頭,但有點潮溼。曾嘗試升火但打火機無瓦斯點不起來。兩人背靠背坐著睡覺,《陳》蓋大背包套、坐在《張》的購物袋上;張腿蓋大塑膠袋,兩人不時會站起來運動以抗低溫,因此兩人ㄧ次入睡的時間都不超過一小時。
圖一:8.1K迷路處附近(Photo by 陳佑竹)
 
圖二:途中倒木上還有多人的登山杖痕,應還在正路上(Photo by 陳佑竹)
 
圖三:迷路上切至稜線的路程中可看到北稜角(右)、圈谷與雪山主峰(Photo by 陳佑竹)
 
圖四:上切稜線的地形大多為大礫石,事後推斷為甘木林山或3666峰一帶(Photo by 陳佑竹)

 

《01/01》天氣晴/白日溫度約5~10度、晚上0度上下

  • 6:00起床、7:00整裝出發。由於前日上切不成,研究地圖、並考慮溫度以及所處環境決定沿溪向下游走。
  • 8:20看/聽到直升機,有用哨子但未果。
  • 繼續沿溪走,兩人中途有稍微落水,《張》的腳、下半身與包包全濕、《陳》腳微濕但無大礙,中途《陳》有再清點了一次裝備,發現急救包中有另一個打火機,忘記是多久之前放入的。
  • 沿溪下降高度,途中大約遇到四次無法直接走過的地形,有採高繞通過。沿途使用地圖搭配指南針以及登山錶高度計,比較明確的確認所在位置範圍,15:00開始沿路撿樹枝,15:30抵達約2500m離溪不遠處無風之平緩地,決定在此過夜。
  • 以衛生紙當火種升火,兩人背靠背休息,一人看火、一人睡覺,都不超過一小時,很冷的時候就站起來動一動。但今天的火只燒到半夜12:00,因撿的樹枝不夠多。

《01/02》天氣晴/白日溫度約5~10度、晚上0度上下

  • 7:00整裝出發,因由地圖、指南針、高度錶判定位置在雪山東峰下桃山西溪(上河文化TM06標示為七家灣溪)附近,決定開始上切,《陳》認為一定可以接回步道,上切前將水袋裝滿3L。
  • 由於知道直升機可能會在8:20左右出現,8:00即撿好乾柴起狼煙,以濕的葉子及沙土覆火,製造更多煙,可惜直升機仍未發現。
  • 直升機離去後繼續上切,一路均為非常濃密的箭竹,以冰斧、登山杖等工具開路,硬走,身上偶有割傷,途中發現幾處山羊排遺。
  • 15:30上切至2760m,發現有一樹洞,決定將此地作為本日留宿點。本日因有前日經驗,一路撿拾非常多的樹枝,火整整燒了12小時(18:00~01/03 6:00),兩人仍是背靠背輪流休息,這一晚兩人有睡1~2小時。

《01/03》天氣晴/白日溫度約5~10度、晚上0度上下

  • 7:00整裝出發,8:00升狼煙但沒有升起(葉子太濕),本日也未見直升機。
  • 繼續往雪山東峰方向上切,11:30看到369後方之字草坡。
  • 繼續砍箭竹上切至3000m看到369山莊,因為上切之路會經過森林,根據前兩日經驗擔心在森林裡遇到地形,此時決定朝369方向腰繞,斜切回369山莊。
  • 14:00抵達369山莊脫困。
兩人四日迷途路線推測(點圖可放大)

 

食物如何控制?
《12/31》

  • 早餐:於369山莊解決,《陳》吃兩份泡飯加鮪魚罐頭加巧克力粉,《張》吃兩片全麥吐司及一碗素米粉湯。
  • 午餐:兩人共吃一個麵包
  • 晚餐:兩人僅有喝水

《01/01》

  • 早餐:兩人吃一個麵包
  • 《陳》開始配給食物,餓的時後每人最多一天三顆黑加麗軟糖,由於《張》吃素,所以一天最多一片芒果乾,《陳》會吃ㄧ些肉乾,因為離溪近,水一直都不缺。

《01/02》《01/03》

  • 早餐:共吃一包能量飲,其餘同《01/01》配給食物

 

訪談本次雪山迷途事件後,健行筆記與登山補給站有以下結論與建議

聽完兩位的敘述後,分析了一下整個事件,除了兩位非常幸運外,有幾點是大家是可以好好學習的。

  • 天時:雖然地面有積雪,但這幾天天氣都非常好,能見度很高。
  • 地利:尋找到的夜宿點都不錯,三天的地點除了第一天比較潮溼外,均為無風、有遮蔽、平坦且接近水源的地方。
     
  • 人合:兩位因為不熟且個性冷靜、淡定,行進間很少談話,也幾乎沒有爭執。《陳》並不會因為《張》無登山經驗就擅自做決定,若遇到需要討論的時候,《陳》會先把狀況解釋給《張》聽,兩人一起決定再行動,《張》一路上也都十分尊重《陳》的決定,不會堅持己見。兩人除了都非常冷靜外,求生意志也都非常強、認為一定有辦法脫困

《陳》、《張》兩人都說如果此次只有自己一人行動,恐怕無法順利脫困。兩人冷靜的面對狀況,互相幫助,掌握可用資訊 (高度、地圖),討論出最合適的解決方法,是值得登山者效法的。
 

  • 食物:《陳》準備的食物其實還不少,且有控管食物的理性,兩人雖然天天飢餓,但也都能克服。最後他們回到369後食物還剩幾條肉乾、一片芒果乾、一包口香糖、一個能量飲及水。
  • 裝備:指南針與地圖真的是非常重要!雖然《陳》有攜帶GPS,但因低溫一下子就沒電、也未帶充電電池,其間只有一次開機成功,且定位的位置還是錯誤的,最後就是靠著最基本也最重要的指南針與地圖,搭配登山錶高度找到自己的大約位置、進而脫困。此外,也絕對不要因為是當日可來回的行程就輕忽了裝備的重要。​(裝備請參考:小背包裡面裝些麼東西?)
  • 穿著:雖然《張》所穿的衣服並不完全是登山服飾,但至少都是排汗且保暖衣物,可抵抗夜間的寒冷。兩人也都有防水衣物可抵抗濕氣。
  • 體能:連走四天沒有路的路,體能如果不好絕對無法走出,《陳》平常一個禮拜打一次羽球、週末游泳;《張》從30歲後每天練氣功兩小時,這些平日的運動都使他們能保持好體能,可見運動的重要!
  • 做中學習:聽完《陳》的敘述,我們不禁懷疑他是否有上過野外求生的課程,怎麼會這麼有概念。但其實《陳》的高山經驗只有兩年,自覺爬過最難的山是北大武山,也從未上過野外求生課程,但他能從做中學習、並觀察一些細微的現象,例如第一天升火時發現丟入濕樹枝會產生煙,第二天就知道用濕葉子製造大量煙氣、試圖讓直升機看到。由此可知,保持冷靜、不斷由大自然中學習是每位登山者都必須學習的功課。

 

此次迷途事件之分析與建議

  • 研判迷途主因:黑森林地面積雪,不易判斷路徑。兩人在經過8.1K後有發現異常(沒看到8.2k牌子,也陸續出現阻路的倒木),未及時在第一時間回頭往8.1k找路,而選擇向左上切,自此開始導致迷路。
    • 建議:發現迷路時,第一件事永遠是先回到你最後一個確定的點,如果無法回去,原地待援,不要擴大搜索範圍及難度。
  • 第一天上到稜線後視線良好,可目視到主峰及北稜角及其他山頭,此時有機會可確認自己位置。
    • 建議:迷路後若能抵達視線良好的位置,可使用地圖+指北針+後方交會法確認自己位置。
  • 第一天下切後,也會經過黑森林正路,但研判可能在林下光線昏暗,且經過的時間點可能接近黃昏,所以沒有發現正路,而繼續下切。
    • 建議:若想要自行找路,建議在光線、天候、體力都許可的情況下進行。

陳佑竹(中間黃衣者)與張芸茜(中間粉紅衣者)與搜救人員於369合照(陳佑竹提供)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