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死亡陷阱

發表於2013/12/21
1,55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張光宗
剪輯  陳慶鍾
 

學界調查,全台灣的黑鳶數量大約在300到500隻之間,被列為第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但是黑鳶在世界各國,特別是亞洲國家,是一種族群數量眾多且穩定的普遍性鳥種。屏東科技大學三年來投入黑鳶族群生活史的調查,希望找出黑鳶在台灣的生存限制因素。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說,在屏東的黑鳶族群,大約有一百隻左右,平均一對黑鳶可以產出1.5隻的幼鳥,以此為基準推算,如果黑鳶族群要維持穩定成長,存活率一定要超過七成,但是二、三十年來,族群數量一直沒有成長,表示屏東黑鳶的存活率,是接近或低於七成以下,才會讓黑鳶族群的繁衍受到影響。

屏東,是台灣黑鳶數量最多的地方之一,沿著隘寮溪有許多黑鳶族群,跟著原住民族一起生活。屏科大野保所研究助理林惠珊表示,如果要知道一個瀕危物種為什麼會瀕危,得先從巢位觀察起。研究團隊深入屏東山區尋找黑鳶巢位,架設自動相機觀察每對黑鳶的繁殖率,幼鳥是不是可以存活,和觀察牠的微棲地,調查人員爬到兩三層樓高的樹上,為巢裡的黑鳶幼鳥,上標記和腳環,也會抽血去做血液分析,了解是否受重金屬污染,初步的調查結果,幼鳥的存活率,其實很高。

2012年4月,研究團隊繫放一隻研究個體-白三號。研究助理林惠珊從白三號黑鳶在2012年2月破殼出來,就持續記錄觀察牠的成長,離巢前在牠身上配置無線電發報器。5月的時候,白三號黑鳶離巢,開始擴散、飛翔,經過追蹤定位,發現大概6、7月時,牠還在巢區附近,後來被親鳥驅趕遠離,失去訊息。

2012年10月,奄奄一息的白三號被民眾撿到,送到屏東野鳥救傷中心,屏科大野保所研究團隊再見到白三號黑鳶時,牠已經是一具屍體,讓他們十分震撼。研究助理林惠珊說,由於白三號黑鳶曾嚴重嘔吐,研判可能是食物中毒,經解剖、搜集各種臟器的檢體,光是農藥就驗了251項,還檢驗多種水產品用藥和老鼠藥,想釐清白三號的死因。

就在白三號黑鳶死亡後不久,屏科大野保所又接到一隻死亡的黑鳶,野保所教授孫元勳說,這兩隻黑鳶體內,都有很高濃度的農藥加保扶,分別是1.29ppm和2.49ppm,而一般鳥類在0.6ppm左右,就會死亡。

加保扶是一種氨基甲酸鹽類的殺蟲劑,因為毒性很高,成份佔80%、90%的粉劑,已經被禁用,但是40%的水懸劑和3%的粒劑,在台灣仍有登記使用。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加保扶幾乎在所有作物品相上,都有開放它的使用範圍,粒劑在水稻田的使用非常大宗,水懸劑大多用在果樹、蔬菜等作物上,這項農藥在國際上聲名並不好,已經被歐盟各國列為禁藥,因為它對鳥類的毒性特別高。

屏科大研究團隊將黑鳶計畫的觸角,延伸到農田,今年十月,先從去年兩隻黑鳶被拾獲的地區著手調查,陸續有驚人的發現。研究助理林惠珊表示,在屏東縣崁頂一塊18公頃的紅豆田,曾經發現遍地都是死亡野鳥,其中以麻雀和紅鳩最多,還有小雲雀、彩鷸、秧雞科的鳥和紅隼。

孫元勳老師表示,經地毯式搜索,在其中一半大概9公頃的田地,找到三千多隻野鳥屍體,另外9公頃在還沒搜尋之前,就已經被農夫翻耕,否則數量應該還會更多,目前為止共調查了82塊田地,其中21塊有使用加保扶,比例大約是1/4。

研究團隊也在高雄市大寮區,一塊台糖公司放租的紅豆田,發現浸泡加保扶的有毒穀粒,被堆放在田間隱密的田埂和小路上,吃到毒餌的野鳥來不及飛走,立即抽搐死亡。透過訪查發現,二次稻作收割後,農民進行雜糧裡作時,為了防治麻雀等鳥類危害,除了因為驅蟲而施用農藥之外,也有一些農民會用比較激烈的方式,毒殺野鳥。

在田間調查和撿拾鳥屍行動時,研究人員多次看到黑鳶盤旋在毒死鳥的田地間,最多一次同時有九隻黑鳶盤旋,叨走田裡已經中毒死亡的紅鳩,飛離遠去。由於大部分的猛禽在吃鳥類時,會把牠們身上的羽毛拔除,田間也時常可見一整片散開的紅鳩羽毛和被咬食過的野鳥殘肢。

研究人員將田間死亡的紅鳩送驗,這些紅鳩體內的加保扶濃度都非常高,其中一隻紅鳩的加保扶濃度更高達21ppm。孫元勳教授分析,黑鳶只要吃40公克的鳥屍就可能會死亡。近三年來,屏科大野保所就接獲了五隻因為加保扶中毒的黑鳶,這代表的意義可能是,更多黑鳶死在不為人知的角落。

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強調,將加保扶當毒餌毒殺野鳥的行為,已經違反農藥使用及農產品殘留抽驗辦法,依規定可以罰一萬五千元到十五萬元,已行文屏東縣政府,展開清查。

對於野鳥保育團體提出禁用加保扶的要求,馮海東副局長說明,現在台灣一年大約使用上千公噸的加保扶,因為農業生產上還有需要,短期無法立即禁止使用。不過目前農委會正在檢討,末來將禁用的40多種農藥中,加保扶是排名在最前面的幾種,正評估可替代的低毒性藥品,淘汰加保扶將是未來的趨勢。

屏科大研究助理林惠珊表示,鳥類危害對農民而言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應該要從農民的角度去想這件事情、理解農民的想法,幫助他們找到友善的耕作方式。孫元勳教授強調,黑鳶不只代表牠自己的族群,也代表了大家,吃到健康的食物、有品質的生活空間,保護黑鳶,基本上也是在保護我們自己。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37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