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戀域~紐西蘭環境信託

發表於2013/12/29
2,31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劉啟稜
 

紐西蘭,以自然景觀與優質的農牧產品享譽國際,但是大量擴張的農地與外來物種入侵,卻也吞噬了不少環境與原始生態。於是紐西蘭人透過環境信託,在這片美麗土地上,寫下人對土地的疼惜與依戀…

提阿瑙,位在紐西蘭南島西南部,是到訪峽灣國家公園必定停留的小鎮,從這裡,可以出發前往三條國際最熱門的健行步道,每年11月到隔年4月是旅遊旺季,即使遊客如織,多年來始終維持著清新的小鎮風貌。

這裡的居民有2000多位,七成倚賴旅遊業維生,他們的保育意識強烈,因為旅遊榮景的關鍵,就在維持本色。在當地經營小型嚮導公司的Steve,經常帶領遊客前往峽灣國家公園。他當高山嚮導已經20多年,在他心裡,冰河塑造的峽灣景緻,就是最大的吸引力,這樣的景觀本身就足以吸引源源不絕的遊客,不應該有太多人為設施,才能保護珍貴地景。

以峽灣國家公園為例,在這座紐西蘭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中,只有一條主要道路,沒有棋盤狀路網,遊客如果想看見更多的山區景緻,就必須穿起登山鞋,走上步道,因為紐西蘭保育部極力以最少的人工設施,留住最大比例的天然。

這裡的地景,受到高規格保護,但是原本的生態,卻是傷痕累累,因為數百年前,伴隨移民而來的外來生物,嚴重影響了當地的原生物種。鳥類首當其衝,這裡的最迫切的保育工作,就是移除外來掠食者,像是銀鼬、老鼠等等。這些動物會吃掉鳥蛋,衝擊原生鳥類的繁殖,當地人於是透過致死性的陷阱來做移除。身為嚮導的Steve,同時也是一位保育志工。

米佛峽灣是這一帶的必遊景點,遊客搭船至少要花上兩小時,Steve會利用送客人上船後的空檔,巡視陷阱,他負責這個區域92個陷阱。七年前,一個月可以抓到20多隻,現在一個月不到10隻。他說,銀鼬數量明顯受到控制,原生鳥類有了更好的生存機會。

在提阿瑙,許多人和Steve一樣,利用時間參與生態保育。六年前搬到提阿瑙定居的嚮導Andrew,也是其中之一。他觀察到,峽灣國家公園很注重社區,這裡的人很關注家鄉的變化,從幼稚園的小孩到大一些的學童,甚至直升機駕駛,都來當志工,很強大的保育理念。

這天,他陪伴遊客前往Kepler步道,遇到當地學童帶著花生醬和特製黑色追蹤筒。「多放一點,牠們喜歡花生醬。」「追蹤筒要放在灌木叢,放之前通常要想一想,如果你是老鼠、銀鼬,你會去哪裡。」今年10歲的Jack,邊放邊說。

這種追蹤筒專門用來收集動物腳印,監測這片灌木叢中有哪些動物,作為移除計畫的參考依據。Jack參與的,是「Kids Restore the Kepler」孩童復育Kepler計畫,目的在保護Kepler山脈的原生鳥類。一度被認為已經滅絕的Takahe,在這一帶有少量族群,是最主要的保護目標。

這是保育部與兩個環境信託組織的合作案,當地的費奧蘭德保育信託(Fiordland Conservation Trust)是其中之一。比較特別的是,這個計畫在環境保育之外,帶有強烈的教育意涵,希望下一代透過行動參與,成為未來的守護力量。

費奧蘭德保育信託經理Rachel表示,從幼稚園的小孩到大學生,都能參與這個計畫,經過這個過程,孩子們現在很不一樣,他們很清楚該如何對待環境。拼湊著生物多樣性,試圖保住珍貴的特有物種,從大人到小孩,費奧蘭德保育信託讓願意參與的居民發揮所長,將保育行動融入日常生活。

其實,費奧蘭德信託組織是一位直升機駕駛員,無意間促成的。經常從空中看家鄉,在提阿瑙長大的Kim,想要將峽灣的美麗與人們分享,一個鳥瞰家園的紀錄片計畫,逐漸在他心中成形,為了讓自己籌拍的影片有固定的播放空間,他在拍片同時,著手興建戲院。

努力了兩年多,夢想終於成真,隨著影片上映,好事接連發生,獲得許多保育資金的捐助。後來,Kim決定成立信託組織,讓這些資金或得妥善運用。

當費奧蘭德保育信託透過教育與保育計畫來保護土地,紐西蘭最大的環境信託組織皇后信託(QEII National Trust),則是透過建立盟約,與地主合作,在私有地上推動環境保護。

盟約(convenant),是皇后信託組織的主要保護工具,地主與皇后信託透過簽訂具有法律效力的合約,建立夥伴關係,預防任何開發可能造成的破壞。

皇后信託執行長Mike Jebson表示,皇后信託在1977年創立,在那段時間,紐西蘭政府致力開發,有一群農民認為開發過度,森林溼地大量消失,為了保護,他們成立了皇后信託。成立至今,皇后信託已經建立超過4000筆信託案,協助保護125,000公頃的私有地,有24位區域代表,負責與地主面對面接觸。

皇后鎮的區域代表Grame,帶我們前往皇后鎮郊區,那裡有他認為很特別的信託案。

在The incredible山脈邊緣,紋路美麗的大石,就像天神抓起一把珍珠再隨意灑落,成為牧場裡一抹特殊風景。地主Jillian與Dick Jardine想要維持它的特殊性。因為皇后鎮是很熱門的觀光地,許多開發正在發生,他們希望能透過信託成立,留住這片特殊地景。未來,這片土地還是可以買賣,但是信託盟約會永遠持續,不管未來的地主是誰,這些大石頭所建構的地景,永遠會被保護。

雖然皇后信託是農民掀起的保護行動,卻也有許多農民不了解自家農地的珍貴,皇后信託於是提供法律與生態諮詢,讓農民了解農地的生態資源,像是認識重要的瀕絕生物,幫助農民產生保護的熱情。

同時,皇后信託也提供土地管理所需要的資金,在他們受理的案件中,有很高的比例,是協助被開發的農地,重返自然。皇后信託執行長Mike Jebson表示,建立盟約的好處之一,是可以讓其他資源挹注,分擔地主從事環境保育的成本。

在提阿瑙湖畔,私人企業Landcorp-farming,近十年來與皇后信託合作,著手將400公頃的農地,恢復成溼地與森林,他們位在提阿瑙附近的農地,已經有了初步成果。

復育的方法造價高昂、原理卻很簡單,就是把主導權交還給大自然。透過建立堅固的圍籬,把想要保護的地區圈起來,讓放牧的動物無法進入,土地自然就會產生變化。一公尺長的圍籬,要價20元紐幣,皇后信託負擔圍籬的建造成本,未來的維護費用,就要地主自行負責。而經驗豐富的區域代表,會協助地主判斷圍籬要設在哪裡,適合的材質與需要的長度。

提阿瑙一帶的區域代表Mark Sutton,帶我們來到一個叫做「Seven Mile」的地方,這個4公頃大的區域,已經用圍籬圈住超過五年,原本是乾硬農地,現在已經長出許多溼地植物,漸漸的,棲息溼地的動物也跟著回來。

區域代表Mark Sutton說,這裡的水會流進提阿瑙湖,保護溼地的生態系統就很重要,除了能因此擁有乾淨水源,也會保護生物多樣性,雖然面積不大,但是在這做了一塊,另外的地方再做一塊,連接起來就有重要性,這些回復的溼地或森林,未來都是不可或缺的生態跳島。

皇后信託執行長Mike Jebson強調,紐西蘭保育部保護30%的公有土地,皇后信託關注其餘70%的私有土地,受保護的信託土地有很多圍繞著保育地,對整體生態系統的維護,是非常重要的連結。

一步一步回復原始的野性美,透過不同形式的環境信託,人對土地的依戀,正
在這個獨特的國度蔓延。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37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