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櫻花狂戀

發表於2014/02/05
3,53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櫻花熱,讓賞櫻成為台灣全民運動,也讓各地瘋狂搶種櫻花。但是這股熱潮太過氾濫,已經形成生態危害,讓賞櫻美事成為憾事。也許該是重新思考,在狂戀櫻花背後,一個全面性保育與文化的思考...

 

美麗的櫻花盛開,掀起賞櫻狂潮。鄰國櫻花大國日本,每到櫻花盛開的花見時節,總是造就興盛的旅遊經濟。日本創造的櫻花傳奇,全賴數百年育種栽培,以及有計畫地種植,形成深入民間的櫻花文化。在台灣,也有許多賞櫻地點,從中海拔山區到低海拔山丘,不同的櫻花,吸引遊客,賞櫻漸漸成為一項國民運動。

美妙樂聲下,阿里山一年一度的櫻花季展開,擁有許多品種,是阿里山櫻花季的特色。工作站前的一棵櫻花樹,被稱為阿里山櫻王,它並不是特別高大,而是特別健康,成為一棵標準木,用來判斷櫻花綻放的時間與花況。

美麗的阿里山櫻花園區,也有著危機,許多櫻花樹齡都超過五十年,因為氣候變遷,加上遊客過度踩踏,部分櫻花樹出現了疫病現象,園區展開救治,避免櫻花樹死亡。但是,阿里山櫻花季一樣有人潮過多的問題,公路大塞車、園區人滿為患,形成環境壓力。

山區的櫻花熱,開始向山下蔓延,一些平地都市,也想要擠進這波櫻花熱潮,想要讓居民方便賞櫻花。在台南市巴克禮公園,牆面上的海報,勾勒著櫻花公園的夢想,要以日本河津櫻的粉紅,增添公園姿色。但是走近施工中的櫻花園區觀看,卻是株株枯枝,成為一個櫻花墳場。

保育人士表示,園區種植數百棵苗木,超過一半已經枯死,三年來,死了再補新苗,還是不斷死亡。現在為了遮陽,在櫻花苗木旁放置小樹,一樣無濟於事,在不適合的地方強種櫻花,就是一種錯誤。櫻花雖美,但是大量純林,不利生態,巴克禮公園的櫻花園區,原本像周遭次生林一樣,有著苦苓、構樹等樹木,生態樣貌豐富,如今卻為種櫻花一一砍除。

這股櫻花熱潮,在各縣市大力推動平地種櫻花下,已經開始失衡。在彰化永靖的公路旁,發生砍除原有路樹,改種櫻花的憾事,讓城市樹木為了趕流行,一換再換,永遠長不大。在許多山區,也有為了種植櫻花苗木,搶食櫻花商機,不斷開發山坡地的情形,造成新的生態破壞問題。面對櫻花狂熱,林務局強調,不鼓勵櫻花樹作為造林樹種,更不應該砍樹種櫻花,至於平地公園、道路種櫻花,也該考慮適種問題。

全民瘋櫻花,各地搶種日本櫻花,其實台灣也有自己的品種,像知名的霧社櫻、阿里山櫻,太平山櫻等,櫻花樹種就有十多種,樣貌也多有變化。宜蘭大學林世宗教授,長年研究本土櫻花,看著台灣各地瘋櫻花的熱潮,擔心著本土櫻花棲地減少,族群消失的問題。甚至更大的問題,就是沒有管制的種植下,一些日本種櫻花,已經開始和台灣種櫻花,產生雜交混種的問題,對本土種保育,形成危機。

保護本土種,維護櫻花生長的自然棲地,成為保育台灣櫻花的當務之急。甚至在保有珍貴本土種源下,也能透過育種,建立適宜熱帶生長的櫻花樹種,打造台灣的櫻花商機。

櫻花熱,讓全台搶種櫻花,在追求美景與開發觀光下,形成了新的生態危機。或許應該重新思考,在櫻花狂潮背後,也能關注本土櫻花的保育與育種能力,在友善環境的適地種植下,打造出屬於台灣的櫻花文化,讓花見之美,更有深意。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01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