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樹困愁城

發表於2013/04/21
2,11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鄭嘉明 陳慶鍾
剪輯  陳添寶
 

來到板橋江翠國中,網球場的圍籬已遭拆除棄置在中央,周邊有五棵樹木被裁去枝幹,準備移植,因為這裡即將要花費兩億多元,興建游泳池和地下停車場…

由於開發基地上有許多樹木,是社區居民和學校師生的生活良伴,不忍心綠色樹海就此消失,一群江翠國中退休老師和居民,在六年前就組成護樹志工隊,訴求原地保留這片樹海。

校方表示,這項開發案從2006年開始規劃,考慮到學生游泳教育的需求而設立泳池,交通局則希望充分利用空間,於是加上停車場共構的想法,全案在2012 年6月獲得市府核准,工程預計在2015年完工,在考慮民意後,為了兼顧生態與開發,於是修改設計,開發面積從五千多平方公尺,縮減到三千多平方公尺,最 後移植32棵樹木,是不得不的選擇,其中5棵會留在校內,另外27棵落腳泰山公有地。

但是護樹志工認為,老樹的犧牲沒有必要,因為學校周邊就有泳池,就算真有停車需求,也能利用現有停車場向下開挖,沒有必要在校園內移樹新建。雙方在移樹與護樹之間,爭議不停。今年三月,包商啟動鏈鋸,展開移植作業,看到樹木被胡亂修剪後的模樣,護樹志工心痛不已,事後農業局對施工單位開罰四萬五千元,但傷害已然造成。

為了表達捍衛樹木的決心,護樹志工在3月28號清晨,展開抱樹行動,其中潘翰疆到現在,還在樹上,超過兩百個小時。樹木在城市追求開發下,不但在校園難以平靜,就算在公有地也難有保障。

人來人往的新店碧潭吊橋旁,一棵估計百年的老芒果樹就位在公有地上,按照新北市的樹保標準,早就具有老樹資格,不過到現在,農業局還沒有把它列入受保護老樹。

 

2008年,建商提出都更案要蓋高樓大廈,芒果樹正好位在基地正中央,顯示業者在規劃時,根本沒有把樹的保留納入考量,甚至在拆屋時,還把廢棄物堆在老樹身上,導致樹根有環狀剝皮的傷痕。舊傷才剛癒合,今年二月,愛樹人士又發現,老芒果樹的底部被砍了五道傷口,刀刀影響樹木的養分和水分補給。

 

而住在公園裡的樹,想要安身立命也不容易,兩年前,板橋江翠派出所進駐石雕公園,計畫移植67棵樹木,周遭居民強烈反對,仍是不敵政府強制搬植,當時承包業者沒有按照合法移植程序,被農業局處以六萬元罰款,事後護樹志工前往查看,移植狀況仍不樂觀。

公共建設要移樹、都更開發要移樹,樹木移植成為常態。為了替樹找去處,新北市以「大樹之家」作為媒合平台,取代以往暫時寄放的樹木銀行,一年多來媒合移植了兩千五百棵樹木,立意雖好,但如果人們看待樹木的態度不變,還是無法解決問題。

今年三月底,距離江翠國中不到十分鐘的溪頭公園,業者以樹木生長太密為由,砍伐了10幾棵,滿地的斷枝殘幹,像是樹木的無聲控訴。種種事件,讓民眾對政府所謂的樹木保護,失去信心。

4月1日,新北市政府召開江翠國中泳池和停車場共構案的協調會,試圖解決僵局。對於民意需求,雙方認知有顯著差距,市府提出的說明,護樹志工也難以信服。新北市政府說明江翠案預算已過,能變更的空間有限,只能加強後續樹木的保障,並承諾三個月後,提出修改樹保制度的方案,將來在環評或是都審,都會把樹保列為審查項目。

這次江翠國中的不當修剪,承包商恰巧與石雕公園是同一家,護樹團體認為政府招標時,應該要把業者的不良紀錄,納入審查標準。

對於已經造成的傷害,新北市府找來樹木專家做進一步診治,評估至少要到五月才能進行移植作業,農業局景觀處表示,這段期間不會讓業者復工。

圍牆外,許多關心民眾,絡繹不絕,緊閉的鐵門和樹梢上,掛滿了祝福的黃絲帶,新北市政府面對樹保的這門功課,是不是有機會作為其他城市的典範,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01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