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野調好幫手~公民科學家

發表於2013/04/27
2,16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許多人喜歡到戶外活動,來去之間,總會經過野生動物的家園,其實只要多花一些心思,就可以成為科學研究的好幫手,平凡人也能成就不平凡…

 

凌晨五點,天還沒亮,台南七股的東漁塭,一群志工,就著頭燈微弱的燈光,摸黑張起霧網。他們參加的,是一項公民科學家的研究計畫。

國內推動公民科學的關鍵人物,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長期關心鳥類生態。因為野外調查往往在經費與人力上缺乏,於是他希望透過公民科學的概念,彌補現況的不足,讓愛鳥志工在親近自然之外,也為環境監測盡一份心力。

近幾年他設計適合的研究計畫,定期舉辦課程培訓志工,選擇幾處重要棲地,
固定時間進行研究,拼湊著台灣鳥類的動態地圖。林瑞興說:「背後一定有一群專業科學家,負責規劃科學性的試驗跟概念,與志工在科學計畫中彼此合作。這樣的志工,我們叫他公民科學家!」

進行中的,是一項過境陸鳥的監測計畫,希望透過繫放,瞭解西部沿海循著內陸遷徙的候鳥概況。

從前認識鳥,只能透過望遠鏡與圖鑑,這樣近距離觀察,掌握的資訊更多,包括公母鳥的辨識、繁殖情形、個體健康狀況等等,累積精緻的監測資訊。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表示,公民科學不僅用在調查監測生物多樣性,志工透過過程參與,也是對保育產生行動,更重要的是,過程中學習到什麼是科學。

繫放研究在公民科學計畫中,屬於高難度,因為要熟悉繫放流程,至少需要一到兩年的磨練。與特生中心配合的志工中,熟悉繫放的大約有五十位,他們不畏豔陽,忍受蚊蟲叮咬,把時間奉獻給野地,為的只是能多懂一點。

經營藥局的陳士訓原本就愛賞鳥,在雲林鳥會學到繫放技術,他不但細心而且有心,加上林瑞興組長慧眼識英雄,讓他的長才在鳥類監測計畫中,發揮的淋漓盡致。因為工作時間自由,他對公民科學研究的投入,在所有志工中名列前茅,最高紀錄,一個月曾經有20天都在做繫放研究。他說:「本來只會賞鳥,之前只看鳥的外表,公的母的都不知道,來這邊學到很多。」

另一位繫放的箇中好手陳嘉宏,長期參與特生中心在湖本地區的八色鳥研究,這個在湖山水庫附近的繫放站,自然而然就由他來擔任站長,鳥類繁殖季一開始,他也忙碌起來。陳嘉宏說:「站長很像保母,要決定何時繫放、招募人員、整理繫放工具與資料,每次繫放都是站長要Key in資料。」

胸中那股對鳥類的熱愛,讓他再忙,都樂此不疲,也因為固定時間到繫放站做研究,長期下來,他明顯感覺到鳥況變化,尤其是八色鳥,數量變少了。還有原本普遍的深山竹雞,現在也不容易聽到牠們的聲音。

生物多樣性監測,是公民科學計畫的大目標,目前國內鳥類研究運作最具規模,因為有廣大的鳥迷做基礎。加上社群網站的流行,方便志工聯繫,讓公民科學計畫推行,越來越順利。

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表示,鳥類的公民科學,有機會推比較困難的部分,是因為賞鳥人很多,潛在的志工人數很多,特生中心的鳥類研究團隊,這幾年有個重要方向(BBS TAIWAN台灣繁殖鳥類大調查、
MAPS TAIWAN台灣鳥類繁殖力與生產力監測、AIS STOP外來鳥種監測網、過境陸鳥監測、度冬水鳥監測),希望採用公民科學的機制,將台灣鳥類多樣性的監測系統架構起來。

不同的科學計畫有不同的參與難度,最簡單的只要拍照記錄,將照片上傳就好。熱情的陳士訓,同時也是路殺社的成員,他會利用騎車健身時,注意野生動物出車禍的情形。最近正好是家燕過境的高潮,在他常去的古坑158縣道,幾乎每天都會發現車禍致死的燕子。

如果遇上無法撿拾的屍體,志工可以直接拍照上傳,附註時間與地點,如果屍體還算完好,就冷凍寄送特生中心,運費由特生中心支付。一年多來,計畫主持人林德恩已經收到1200多件動物屍體,當中不乏稀有物種或保育類動物。特生中心將能讓這些逝去的生命,產生更多價值。

特生中心動物組助理研究員林德恩說:「很多需要標本的單位,現在會直接跟我們接洽,如果這邊有,就不用到野外採集,減少活體犧牲。」

以臉書為溝通工具的路殺社,已經有1400多位會員,每天都有來自各地的路殺消息,遇上難以辨識物種的案件,還會集體檢驗。林德恩說:「我們好像法醫,每天都在做屍體鑑定。以臉書的模式運轉是很先進的概念,社群網站除了聊天按讚之外,還有很有用的價值存在。台灣比較容易被路殺的,是兩棲類跟爬蟲類,高速公路最容易被撞到的是鳥,可以針對這些問題,去做改善研究。」

國內的公民科學計畫,從鳥類、兩棲類、昆蟲到爬蟲類,陸續都有計畫上路,透過網路力量,吸引越來越多人投入。

聰明的科學家,引領著熱情志工,在不同領域攜手合作,不但節省政府支出,也解決了野外調查人手不足的問題,科學知識的普及與尊重環境的精神,也在這樣的公民科學計畫中,自然的傳遞。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0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