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在森林中造林

發表於2013/09/01
3,31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一場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殺戮,發生在大肚山,悲劇發生,竟然只為了在森林中種樹。數以萬計的小樹,死去了,活力十足的森林,靜寂了…

 

大甲溪與大肚溪之間,南北走向隆起的大肚台地,多數人習慣稱它大肚山,當台中航空站、都會公園、工業區、聚落與學校一一出現,森林逐步退縮,殘存的森林,成為野生動物最後的庇護所。2004年,特生中心曾經在這裡,記錄到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的身影。

「走第一個常會敷到面膜,蜘蛛很多,臉去敷到,就變成蜘蛛面膜了…」跟著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走向大肚山最後的森林。當市區是35度以上的高溫,走進大肚山的樹林,卻一點也不炎熱,豔陽有大樹擋著,涼風徐徐吹著。蔡智豪說,三百年前郁永河描述,經過大肚山,森林連枝累葉,如井底窺天。這片森林密密麻麻,包括狗骨仔、降真香、狗花椒、刺葉桂櫻,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這不只是一片原生森林,而是大肚山的諾亞方舟。

大肚山屬於頭嵙山層,佈滿礫石,特性乾旱貧瘠。最後的森林,被劃為台中市的保安林,肩負國土保安功能。5月,長期關懷大肚山的台灣生態學會卻發現,市府要以中龍鋼鐵提供的1187萬元經費,在保安林中造林,面積20公頃。台中市政府農業局林務自然保育科科長邱松山表示,選中這個區塊,因為是市府的土地,而且這裡的相思樹林比較稀疏。一切依照林務局制定的,保安林經營管理準則辦理,選擇適合中部地區的苦楝、白雞油、櫸木來種植,並且以日本女真來做線界,每一公頃,至少種1500棵樹。

然而,為了種下這些樹苗,卻得先清空原始林下的草木,包商為了方便作業,採用除草劑,雖然大樹留下了,這樣的操作,卻讓森林元氣大傷。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根據調查,大肚山原生與特有種植物,加起來有四百多種,他質疑,政府種這四種,比得上原生森林裡面的四百多種嗎?這四種就具有多樣性嗎?

台中市政府農業局林務自然保育科科長邱松山回應,保安林需加強空隙地的復育造林,營造複成的林相,在林下種了這四種,原生植物都還是保留,反而是更多樣。

不過靜宜大學人文生態學系副教授楊國楨認為,這片保安林底下有許多自然生成的小樹苗,根本不需要造林。他表示,農業局是以經濟林的方式,大量種同一種樹,而且密度超高,這樣的做法,並不適合保安林。

在森林中造林,原生植物被迫讓位,無辜植物被迫進駐,然而市府沒弄清樹木特性,種下的恐怕不是希望,而是悲劇。楊國楨表示,以苦楝為例,它是陽性的植物,小苗要直接照到陽光才能生長,政府卻把它們種在大樹下,沒有足夠的陽光,一定會長不好。

蔡智豪則說,風跟鳥自然種下的植物,密度是人造林的2.7倍,該留給自然就要還給自然,土地公絕對比人會種樹。

小種子,發新芽,仰頭看,新希望…』歌聲從這片保安林中傳出,為了讓小朋友明白,發生在這裡的事,台灣生態學會與一群高中生,聯合舉辦營隊活動,帶領國小學童走進現場,感受森林的傷痛。

小朋友拿起畫筆,在明信片上畫滿他們的期待,要寄給總統夫人周美青,希望將最純真、最直接的感受,傳達到執政者手上,盼望不要再有類似的悲劇發生,因為大肚山的樹木們,不但時常面臨火災,還一再被公共工程,鯨吞蠶食。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這個區域的保安林,保留了最多大肚山原生植物與物種,但是地方建設,卻施做人造公園,把都會區流行的園藝全部移進來,包括有風鈴木、洋玉蘭,還有入侵性很強的陰香,這些植物在沒天敵的優勢下,會透過鳥和風,入侵破壞最後殘存的原生森林。

造林卻傷了森林,建設卻引來毀滅力量,以人為主的思維,內憂外患的侵擾,大肚山還能保有多少原始綠意?發生在這裡的,不只是樹種的變化,而是一場環境價值的戰爭。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18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