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最後一芝蛙

發表於2013/07/27
3,10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劉啟稜  陳添寶
剪輯  陳忠峰

 

夏日睡蓮盛開,也是二級保育類動物台北赤蛙的繁殖季節,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研究人員,每年都會來到三芝阿石伯的蓮花田做調查,但是他們發現,從2004年起,台北赤蛙的數量,越來越不樂觀…

 

1999年,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研究人員,在調查台北赤蛙時發現,三芝的阿石伯蓮花田,有一個台北赤蛙族群穩定存在,於是將這裡列為追蹤樣區。由於台北赤蛙對農藥很敏感,在多個民間團體的努力下,成功說服阿石伯,在2002年改用有機的方式耕作。隔年,台北赤蛙數量急遽上升,單日晚上最高紀錄,甚至可以看到94隻,讓研究人員振奮不已。阿石伯的故事,很快地成為生態保育和經濟發展並存的最佳案例,被廣為流傳。

但這幾年,情況有了變化。從2004年起,研究人員的調查經常無功而返,2012年只看見兩隻,到今年7月初,甚至只看見1隻,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除了人為捕捉,2004年的野溪整治,也很有關係。

2004年5月,八甲溪上游進行整治,大量的土方,就順著溝渠灌入阿石伯的蓮花田,事後,研究人員調查,發現青蛙數量大減。一直到現在,台北赤蛙的數量,都還是零星個位數。這場浩劫讓人意識到,生態保育有多麼脆弱,只要一個不小心,努力就會化為烏有。

這樣的事情不是個案,2013年6月底,在八連溪進行的野溪整治工程,把溪床上的石頭和細砂都推至兩側,讓關心生態的居民氣憤不已。當溪床被挖鬆,土砂也就容易隨著水圳,衝入耕地,影響作物和生態。

不光是野溪整治可能影響台北赤蛙的棲地。休耕,也讓棲地越來越少。十年前,林義峰從學校退休回到三芝,驚覺家鄉物種消失的警訊,投入農村改造的行列,希望找回小時候的農村生態。

他從自家農地做起,復育許多原生植物和動物,試圖營造台北赤蛙喜歡的水生環境,有心復育下,許多蛙類都回來了,唯獨不見珍貴物種-台北赤蛙。這提醒著我們,一旦物種消失,想讓它恢復,將是如此困難。

要如何維持棲地永續,農民扮演著關鍵角色。阿石伯雖然有心,但年近九十歲了,未來誰能夠接續?代表著這塊水田的未來。

阿石伯的問題,反映出農村人力不足的現況,三芝區公所推出示範梯田,希望讓水梯田恢復運作,也讓生物多樣性重回三芝。簡金進的田,就是其中一塊示範梯田,他繼承祖先留下的一分多地,原本也使用慣行農法,在觀念改變後,慢慢減少農藥和化肥的使用,朝有機的方向邁進,田裡的生物因此逐漸多了起來。這樣的改變,讓簡金進領會,人與自然共同生活的美好,更加珍惜水田中生物。

想要保育台北赤蛙,必須從棲地保育做起,透過農民守護,採用對環境友善的方式,三芝的台北赤蛙也才有機會,不會變成「最後一芝蛙」。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714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