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犬瘟熱大追擊

發表於2013/07/31
2,15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于立平 林燕如
撰稿/于立平
攝影/柯金源 陳慶鍾 陳添寶
剪輯/陳忠峰 

 

如果是人或是家中的寵物生病了,人們都會非常的重視,但是在自然原野中的生活的野生動物,一旦生病卻沒有人關心,在台灣很少有獸醫鑽研野生動物的疾病,阿志則是其中之一,他就像一位動物偵探,從野生動物的一舉一動中,意外察覺了各種疾病,不論是台灣首例鼬獾感染犬瘟熱的案例,還是首次發現紅毛猩猩感染漢他病毒的案例,小小的線索,他卻找到了意想不到的結果。

 

在台灣的山林,發生多起野生動物離奇死亡的案件,兇手是誰?牠們是怎麼死的?研究人員展開了追查行動…

拿著醫藥箱,獸醫阿志,進行每天例行性的巡房看診工作,阿志是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的獸醫,他的病人不是家中的貓狗寵物,而是一些落難的野生動物。

就在2005年,收容中心分別在不同時間,接收了三隻來自野外的台灣鼬獾,阿志發現,其中一隻送來時已經死亡,另外兩隻則在死亡之前,出現了張口呼吸、嚴重脫水、抽筋等共同的症狀。

經過解剖檢驗、病毒分析,確認兇手就是犬瘟熱病毒,這也是台灣第一起野生動物感染犬瘟熱致死的案例,緊接著玉山國家公園的工作人員,又陸續撿到了一些死亡動物,像是黃喉貂、黃鼠狼、小黃鼠狼,最後證實牠們都是犬瘟熱的受害者。

犬瘟熱是一種常發生在家犬身上的疾病,一旦家犬受到感染,死亡率極高,阿志查閱國外文獻得知,國外曾經發生食肉目動物感染犬瘟熱,導致野外族群大量死亡的案例,例如:1985年,美國的黑足貂個體,因為感染犬瘟熱,族群從此在野外絕種。非洲的獅子,也在1994年,爆發犬瘟熱的疫情,有三分之一的族群量,約1000隻獅子死亡。

這樣的情況,不免讓人繃緊神經。到底還有多少動物受害?犬瘟熱是不是已經悄悄在山林中蔓延?病毒又是如何傳染的呢?為了解開謎團,研究人員,在高雄縣桃源鄉、六龜鄉與茂林鄉選取了五個樣區,展開調查行動。

高雄縣的藤枝山,有一個研究站,由於林相原始豐富,人為活動干擾少,野生動物的數量就特別多,不過山這麼大,區域這麼廣,光靠雙腳走,雙眼看,是很難找到動物的,於是阿志和學妹,就把不同類型的的捕捉籠帶山上,祭出美食誘捕策略。

另外,他們也選擇人為活動頻繁的寶來山區,進行研究調查,這裡也是第一例犬瘟熱死亡個體的案發現場,從2006年9月到2007年8月,阿志和學妹放了4000多個捕捉籠,捉到了68隻動物,再加上撿到的10隻死亡動物,結果檢測發現有接近四成的個體都感染了犬瘟熱。

在台灣,原生種的食肉目動物有11種,除了雲豹、水獺、台灣黑熊沒有採到樣本之外,其他8種食肉目動物的樣本中,都被檢測出有犬瘟熱病毒感染的狀況,這個消息,也讓研究人員感到非常憂心,

到底犬瘟熱病毒是如何傳入山中的?要怎樣才能防堵疫情爆發呢?『狗』是一個重要關鍵。

來到了原住民部落建山村,四處都可以聽到小白、小黃、小黑…的叫聲,在部落裡,牠們是主人重要的好夥伴,幫忙顧果園、陪主人上山工作、入山打獵等,牠們跟山區的連結密切,也成為散播犬瘟熱的重要嫌疑犯。

犬瘟熱的感染方式,主要是透過空氣傳播及接觸傳染,只要染病的動物,牠的排泄物或體液,都會帶有病毒,所以一旦染病的狗上山,很可能就將病毒帶入山中傳染給野生動物,而感染的動物,又在山林中四處移動,最後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可能爆發一場嚴重的生態浩劫。

研究人員在部落裡,進行家犬的抽血採樣,發現家犬感染犬瘟熱的比例很高,再將病毒進行序列比對之後,確認了兩者為同一株的病毒。兇手終於找到了,但接下來呢?

除了幫犬隻施打疫苗,透過管理機制來控制疫情,或許我們更該思考,犬瘟熱的疾病風暴,是否只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一個警訊,當人們跨越了自然的界線,疾病也跨越了物種的藩籬,即將面對的可能是下一場的風暴來襲。

本文轉載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第448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