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盛頓DC群鳥迎春

發表於2013/04/20
1,79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來到久違的美東,每天出門的時候都在掙扎要不要把長鏡頭背出去。背著重重的長鏡頭逛美術館簡直要人命,但是如過錯過了與新舊鳥朋友打招呼的機會絕對會後悔不已。考慮之後,決定在行程大多在華府市中心國家大草坪(The Mall)的那幾天考驗自己的肩膀吧! 

這回前往華府之前,在NIDA做postdoc的學長特別恭喜我,說剛好遇到櫻花盛開的時節。官方預測,也說該週是櫻花滿開之時。沒想到今年春天北美天氣太冷,我們到的時候Tidal Basin旁的吉野櫻只結花苞而已。撐到回台前的週日,花也只開了一、二成。雖有小小的遺憾,我們還是一早出門賞櫻去。即使沒見到華府有名櫻花圍滿Tidal Basin的美景,這天一棵櫻花樹上掛滿Cedar Waxwing的畫面讓我一天都興奮不已。 


當初是在西雅圖認識這種戴著黑眼罩、全身看起來很光滑的鳥兒。 
 

不太怕人的Cedar Waxwing,讓這天顯得很「鳥語花香」啊! 
 

在美妙晨光下吃果果。 
 

在華府漫步,最常遇到的老朋友就是American Robin了。 
 

牠也在Tidal Basin畔加入「鳥語花香」的行列。 
 

美東一種讓我很想念的鳥,就是「憤怒鳥」,喔不,是北美紅雀Cardinal。 
 

公鳥全身通紅,母鳥則是橘棕色。 
 

以前牠們會拜訪我們掛在安亞伯公寓陽台上的feeder,只是當時沒有長鏡頭,牠們又怕人,所以只拍到模糊的畫面。這回,雖然還算常遇到牠們,但距離依舊不近,只能算是勉強留下記錄。 

日照逐漸增長、溫度回暖的四月天,鳥兒開始配對。走在Tidal Basin畔,發現有一小群人對著一棵樹猛拍。隨著他們的視線望過去,發現是有外來種歐洲八哥(European Starling)在一棵櫻花樹上的樹洞做窩。 


這棵櫻花樹簡直可說是八哥公寓,從樹頂到樹桿,共住了三家子呢! 
 

在Tidal Basin北邊的憲法花園池塘(Constitution Garden Pond)畔,又遇到另一隻老朋友Red-winged Blackbird。以前JY和我老愛喚牠紅肩黑鳥。 


接下來來看水鳥。綠頭鴨當然也是老朋友,而這回的影像多了櫻花當背景。
 

不然遠方的Jefferson Memorial也可點出此刻身在華府。 
 

聒噪的加拿大雁,絕對不會讓你忽視牠們的存在。 
 

賀爾蒙流竄的季節,雁群騷動不已。 
 

不管是要將老婆帶開進行小組活動, 
 

還是驅離競爭對手,短短幾分鐘內鳥群已經起降水面多次。 
 

這個星期最常在華府遇見的潛鴨,就是Lesser Scaup了。 
 

當初也是在西雅圖認識這種水鳥。公鳥黑白色,母鳥除了是棕色外,嘴後還有白羽。 
 

沒想到華府市中心也有鸕鶿。 
 

完全不怕人的Ring-billed Gull,降落在我前面博版面。以上這些水鳥照都拍自小小的憲法花園池塘。

那這回的華府行到底有沒有認識新朋友呢?很高興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畫面中這隻貌不驚人的Northern Mockingbird。

Mockingbird以歌聲多變聞名,這回在華府地區遇到的兩隻,就是先因為美妙的歌聲吸引了我們注意才發現的。

在首都市中心可以與這麼多種鳥兒相遇,讓人不禁感嘆美國果然是以自然取勝的國家呀!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