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EBC之行1:啟程、回程 Lukla ←→ Phakding

發表於2012/06/20
3,78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我們一步一步邁出的路程,第一天從Lukla開始走到Phakding,最後一程則同樣從Phakding回到Lukla,標高2860m的Lukla是大部分健行者的起點,而且是乘坐小飛機從加德滿都上來,到達加德滿都的隔天清晨5點鐘我們早起前往機場搭機,原本6:30的班機Delay到八點鐘才起飛,不過這樣的延遲算是十分幸運的,在這時節的天氣,往往說不能飛就不能飛,而且不能飛也不一定只是一兩天的事,我們趁這等待的時間和Porter們做了 短暫的互相認識,由於語言上的小小隔閡,大部分Porter的名字會先用容易記的方式記得,但我一直很想早點知道正確的唸法,對於我尊重也尊敬的伙伴,我很希望能正確的喊出他們的名字。

搭乘名為Yeti的小飛機,我們開始了這趟旅行,Lukla的機場很可能是最難飛行的機場之一,在小飛機上我們可以完全體驗飛行員的高超降落技術……。

高昂的情緒使的大夥兒在飯店裡吃早餐時完全無法安靜的等待廚房製作Chapati,索性魚貫進入廚房一同跟著烤了起來,帶著這樣的熱情和好奇上路的一行 人,果然在這第一程就完全無法達成盡量一起行走的原則,我想Raji從這時開始就知道要傷腦筋了,這一天是個陰天,不過這沒什麼好抱怨,沒下雪就該感謝老天的,扛著重裝備的Porter們會走在前頭,然後在某個地方等大家到齊再出發,一路上,不管是鎮上還是路途中都有工程持續進行著,鎮上的石板路貌似在進行翻修,連小孩也來幫忙,沿途則是有幾個大小旅館的建築工事,想必要趕在旺季前能完工,這條健行路線在熱門時節可是一房難求呢。

一路上經過了幾個小村落,幾片馬鈴薯田,幾個佛塔,大大小的瑪尼堆和轉經輪,還有這時節不營業的高級大飯店,路途雖是上上下下,但並不算是太多起伏,我開始問起Raji一路經過的高山名稱,雖然拗口的名字很難記得住,不過每一個的高度都是相當令人敬畏,4個小時候,我們完成這一天的路程來到 Phakding,Phakding標高只有2610,比起Lukla還要少個200多公尺,宿屋名為Kala Pathar,呵,如果阿Q一點,我們倒是只花4小時就到達Kala Pathar了呢。

在Phakding一戶民宅上,發現了一張有趣的海報,即使看不懂尼泊爾文字,也曉得是宣導民眾如何進行二個月後,這歷史上的第一次制憲議會選舉,仔細看還可以發現連戳章都是個『卐』字呢,對於已經習慣民主選舉的我們這一代,僅僅待在這兒十數天,很難體會尼泊爾歷經內戰後,面對即將來臨的民主成果而夾雜的期待、興奮與不安,回到台灣後,選舉結果揭曉,令人意外的由毛派獲得勝利,而我們的朋友也沒能贏得選舉,不過這完全不損及那美味的民主果實,我也相信尼國的人民不會讓這得來不易的和平又輕易喪失的。

回程時,從在Namche就聽說前一陣子大雪讓Lukla的機場關閉了很多天,但似乎老天的眷顧一直都沒離開過我們,跟來時的路相比,只見到路旁有時堆了 遺留的厚雪和殘冰,而天空卻從當時的陰天換成晴朗的藍天,工人依舊忙碌的構築工事,馬鈴薯田在陽光下顯的青翠好看,要進入鎮上時才發現有個紀念 Pasang Lhamu的拱型紀念碑,她是第一位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尼泊爾女性,但卻在下山時不幸遇難。

Lukla跟來時的稍許冷清大不相同,街上的店鋪和充斥的西方健行客讓這兒整個熱絡起來,我們踏入今晚的宿屋,完成了這一趟對我們來說相當不可思議的旅程,而今天恰好是除夕夜,等待我們的是晚上時機最恰當的慶功宴。


 

【尼泊爾】EBC之行系列文章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