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Cho La pass:穿越雪原的考驗

發表於2013/07/18
8,13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Cho La pass (5420m) 是尼泊爾健行中很辛苦的一天,為了要連接EBC和Gokyo兩區,因此要在Y字型的路線上加一段橫越。

從還在加德滿都,因為知道行程中有這一段,代辦的老闆就一再跟我們確定裝備,Jack特地添購了冰爪;走完EBC,guide更為Cho La pass發愁,因為同行的Orange已經沒辦法再走,我們想了很多方案,guide都認為他過不了Cho La pass。

我也擔心了。我問guide「那我行嗎?」他說,有點難,會很冷,要走7、8小時,但我「沒問題」。在海拔五千走7、8小時…,我心裡一直問「我是不是瘋了?這真的是我要來的地方嗎?我不是只要去EBC嗎?怎麼會跑出來這個大難題呢?」

當天中午,Orange和Hope決定放棄,直接往下慢慢走,我和Jack繼續行程,走完Cho La pass和Gokyo,再和他們會合搭機返加德滿都。

下午開步走時霧愈來愈大,也更冷了,走在一尺寬的路上,提醒自己睜大眼別晃神,一步滑倒可就再見了~~~

走著走著,雪飄下來了,站在霧中,常懷疑自己怎會跑來這個地方?這裡是哪裡?我要到哪裡去?走了快三小時,一路無人的Dzongla山上竟出現山屋,雖然我和Jack只分到一個床位可擠,但比我們晚來的人,只能睡外面的帳篷了。帳篷?是的,那可是零下多少度啊~~~

第二天天還沒亮就得起床,反正山屋裡也很冷。吃完熱呼呼的早餐(真是感恩啊!)guide催我們上路,要趕在太陽融雪前穿過雪原,不然會結冰濕滑。好冷啊,真的好冷。而且今天一路走都不能休息,還沒有午餐可吃,只能吃餅乾和巧克力。不敢想太多,上路吧!


回頭看看來時路,我們就是從霧中走來。
 

太陽出來了,接下來是一段沒完沒了的大上坡,有時是細滑的碎石,有的是如巨人般的大岩塊。看到照片下方的小小人嗎?這只是攀岩向上的其中一小段,還有很多、很高的石頭,但我已經沒有力氣拍了。

就在一次停下來喘氣休息時,不自覺的眼淚掉下來;我很氣自己這麼沒勇氣,累就累嘛,休息再走就是了。起步再往上,可笑的是,沒走幾分鐘又走不動了。原來在大自然面前,你連生氣的權利都沒有,你的眼淚只能往肚子裡吞。


幾乎是垂直的攀上來,回頭看看,這就是我走過的路嗎? 


終於guide說,好啦,從這裡開始就是Cho La pass了。從這裡?那之前的是什麼?但美麗的雪景讓人不再爭辯,而且腳下更要小心,因為太陽融化的雪水已結了一層薄薄的冰,你得看好下腳的地方,否則栽跟頭可不是鬧著玩的。好幾次我的腳有些打滑,porter在後面趕忙抓住我的背包,才讓我穩住。


很辛苦、也是超美的景色。現在我只能說,真的非常值得~~
 

走完雪原的人都坐在遠方大石頭上曬太陽,那裡就是今天唯一的吃飯(巧克力+牛肉乾+餅乾)休息點。水要省省的喝,我的保溫瓶裡只有500cc熱水,下午還有很長的路呢~~

一邊是雪原,翻過來是壯麗的山景,只是別往下看,因為接下來我們要下切到谷底,穿了護膝的我還是覺得膝蓋有點吃不消。這個巨石區又陡、又滑,有時要像溜滑梯一樣往下,有時石頭間距很大像攀岩,常常得手腳並用。

遇到往上走的人,想到剛才我吃的苦~~只能慶幸我們走東往西的方向比他們西往東的方向好走

切到谷底,還沒完呢,再走一段冰川,再往上,腦子裡什麼都不能想,只能專心走路~~porter一路陪著我,真是謝謝他。


從山的另一邊一路走來,橫越再上切,我真的笑不出來了~~
 

最後,我們再延著結冰的河流走一個多小時,才走到當天休息的guest house。一路上又冷又餓又累,有時還會腿軟,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走~走~走~。鼻子吸進去的空氣好冷,用了兩層頭巾包住鼻子還是覺得刺痛,濕了的眼框感覺連眼睛都要結凍……

沒去過人的看照片,也許很難想像當時的辛苦,但對我來說,那真的是很特別的一天,我想,也許過了很久以後還是很難忘記~~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