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Gokyo Lake + Gokyori 美到不可思議

發表於2013/07/24
10,50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去尼泊爾健行,一直以來,聖母峰基地營EBC是我最重要的目標,也可以說是唯一的目標;手上有一本LP的書,也始終著重在EBC的那幾段,就連同行的人開會、拿到行程後,也對Gokyo這幾個字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書上也沒看到。

我一直以為,我們只是要走另一條路下來而已。沒想到,Gokyo Lake(那個湖)和Gokyori(那座山),竟是全程最美、最夢幻、最不可思議,也是回來後最常盤據在腦海中的回憶~~

Gokyo在我腦中,一直留下兩個很鮮明的印象。一個是它的美,水色、山形,清麗脫俗,宛若仙境;一個是它很冷,冷至讓人絕望,冷到胡言亂語。 

先說說它有多冷。這幾天台北超冷,但我總是穿得比別人少,可能是去年在尼泊爾被冷到極限了吧。記得我們在還沒到Gokyo時,就計畫在多留一天,因為一路上一直聽人說那裡有多美,而且hope還查到私房景點5th lake,guide也答應帶我們去,一切都是最好安排。

但從我們到Gokyo後,就一直揮不去那超冷的感覺。房間是不能待的,冷到沒力;餐廳有火爐,但就算如此還是讓我和jack冷到抵死不肯把羽絨衣脫下來,熱水一杯接一杯灌,整個餐廳的人都是在咳嗽;就算眼皮很重,也想再多待一會,多溫暖一會兒。

冷到失去理智了,我們開始胡扯,jack說不再走了,要去曼谷曬太陽,吃冰棒,他想念家裡的床、被、媽媽的菜,最後竟想起家裡的馬桶;我想泡溫泉,把身體浸暖,渴望在太陽下曬太陽,想趕快回到namche溫暖一下,哈,namche也是海拔3400呢,只是那時我們在快5000的地方,如果能下降個1、2千就是最幸福的事了,我想讓太陽一直曬曬到我的骨頭裡,因為我覺得骨頭都要結冰了。

我們還一直講回台後要去吃薑母鴨,薑母鴨有多好吃多好吃,湯頭如何豆腐如何鴨血如何…,把自己搞到快瘋了才睡著。當然,jack睡覺時還是不肯脫下他的羽絨衣,因為房間都零下了,真的太冷了。

隔天醒來二話不說,我們打包準備往下走,冷怕了。guide比我們更高興,因為他的衣服比我們少太多了,每天看他都是縮著身子,一直喊cold...cold....。加上那時我開始生病,Gokyo雖美,看過Gokyo Lake和Gokyori夠了,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再來談Gokyo的美。那個湖,第一眼看到就讓我驚聲大叫,那時我們正穿越過冰河,走在無盡的大石中,但就在走上一個坡時,看到了藍綠發閃的湖水,好假的顏色,好奇特的綠,襯著一旁的雪山,大概成仙了才能來這種地方。

一路上辛苦、疲勞,風吹日曬背痛腿痠,在這裡都值得了。我們張大的眼看、瘋狂的拍照,閉上眼感受那氣氛,再張開眼看看這一切是不是真的。我跟jack說,我不再怪他了,我一路上都開玩笑說因為和他來這裡害我那麼冷又那麼累,但這一切都太值了,那種清麗的美,就算現在想起,仍會讓我嘴角上揚。

第二天起床後看的湖水,又是不同。完美的倒影,就像人間仙境,好靜好靜的感覺,映著藍天,只怕太大的喘息會驚動了湖面。如果可以,就讓這個畫面印刻在我的腦裡,一生都不要忘記。

Gokyori,就是Gokyo lake旁的山,標高5360m。雖然我一路是被porter拉上去的,雖然我一路心裡都在暗罵,雖然我一直想要放棄,雖然我為了爬這座山後來生了快一個月的病……但我從來沒後悔上去,而且非常慶幸自己的堅持。

一路上從天氣清朗走到起霧,本來清楚的湖變得看不見,往上是一個又一個假山頭,以為要到了其實還早呢。想著上去到底能不能看見什麼。大家都說美,怎麼個美呢?現在的我只知道累而已,而且一整個喘到不行,走了十步路吧就要停下來大口呼吸,但空氣好凍,竄進喉嚨裡,我想我肯定要生病了。

終於要登頂的那一刻,大概幾十公尺吧,我跟porter說我可以自己上去。我看著繫在山頂的經幡緩步向上。登頂一回頭,一眼望見的美景,屏住一口氣,又覺得眼眶要濕了。你能想那種感覺嗎?你站在一個有360度視野的地方,放眼望去都是7、8千公尺的大山,艾佛勒斯峰就在你的眼前,彷佛伸手就能碰到。藍天、雪山、五彩經幡。我就像被選中幸運兒,可以見此美景,聖潔、冰凍、冷冽,和大自然如此貼近。

在這裡,真覺得自己的渺小和軟弱,為什麼有那麼多人願意一次又一次地走向山林?如果你不曾自己嘗試,你永遠無法體會,那種感動你、撼動你的力量。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