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記春陽解說員訓練夜間觀察和觀星

發表於2012/10/05
2,38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黑暗中的水塘,白頷樹蛙搭搭搭;蝦子晶晶亮的眼睛,探進了黑夜。我們圍著水塘點燈觀察,望著望著,視線不禁迷濛了起來。解說員聖琳13說:「雖然已經晚上了,但牠們都好忙。」鬥魚則在詠婷14溫柔的撫觸下,把手指的觸碰水波,當作了夢境;水面上誤闖的飛蛾,落入了虎視眈眈的嘴裡;水黽、蝦子、鬥魚僵持在彼此的靜止裡,等待。拉都希氏赤蛙在草叢深處發出彆扭的嘆息,水塘裡蝦子們的盔甲,都披上了一層鈣化的青白。另一隻拉都希氏赤蛙潛在水裡練閉氣,解說員郁葶說:「你們看!蝦子的螯(手)紅紅的,像是提燈一樣。」

同事阿芬(教研組同仁,除了行政的業務,也適時支援解說人力的不足。)撈了隻鬥魚,仔仔細細地帶著我們看:「蓋斑鬥魚為什麼叫做『蓋斑鬥魚』?因為牠的腮蓋上有斑,在這裡,有看到嗎?」我們認識了雄魚在水面上製作的泡沫軟床,認識了牠長長、華麗的尾鰭……原來,一個小水池就可以那麼豐富和精彩。這是我今晚透過同事,學到最珍貴的領會。

偶一抬頭,頭頂上的雲裂開了一個大洞,露出了裡層的天空,像是倒蓋的湖,深邃,一如溫柔的眼神。星星悄悄露出臉蛋,一個、兩個;一顆,兩顆,何時才會到齊?黑翅螢雄螢,提著兩盞燈,遍地尋;月見草,雌雄同株,雌蕊四裂,可會介意自花授粉?鳴蟲在叫,雅芳姊15說像是歐洲馬車駛過的輕響;一路,走過黑暗,蜀龍不忘輕聲提醒:「照照看,樟樹上有沒有鳥在睡覺?不然,可能還會有竹節蟲吧。」

一漥漥的水池裡,螢火蟲幼蟲愛吃的螺類忙著交配;龍蝨上上下下追逐著氣泡;田字草早就睡著了,水泌作用仍自顧自地進行著;故宮翠玉白菜上頭的螽斯,也在黑夜中悄然在枝葉上以碧綠現身;水蠆忘我地吃著螺類,連頭都埋進去了;也愛吃孑孓的仰泳椿表演著獨特泳姿;金龜子啃著桑葉靜止,彷彿邊吃著,一不小心就打起瞌睡來了;沫蟬悄悄地躲進了白色泡沫深處,深處。

然後星星都到齊了,我們群聚溫暖的月亮下,用光筆點點唱名。春季大三角、北斗七星、春天大曲線、牧夫座、室女座、烏鴉座、北冕座、小熊座、獵犬座、天蠍座……最後我們一起躺在星光下的柏油路面上,望著星星,想像。夜鷺呼喊,黃嘴角鴞遊唱。夜漸漸深了,蝦子,還提著燈吧……

 

*本文轉載於《聆聽:一名山林解說員的驕傲與孤獨》,凱特文化提供

 

書籍相關資料

  • 作者:李圓恩
  • 出版社:凱特文化
  • 出版日期:2012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