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武陵四秀印象一:桃山

發表於2012/10/17
6,50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武陵四秀,指的是位於武陵農場北方的四座百岳,由西向東,分別是品田山(3524公尺)、池有山(3303公尺)、桃山(3325公尺),以及喀拉業山(3133公尺)。只要造訪過武陵農場的人,大約都曾見過他們龐大青黑的山體,但「只緣身在此山中」,卻未必知其大名。

我雖然早已熟悉四秀大名,也曾多次在武陵農場、雪山山徑,及南湖多加屯稜線上遠望他們的身影,卻一直沒有機會親近,幾次申請,不是遇上壞天氣,就是山屋名額被申請一空,四秀的熱門,由此也可見一斑。

實在也很容易理解啊!如果你曾在雪東附近的山徑上見過品田那怪異的皺摺岩壁,或是曾在三六九山莊的清晨裡看過被雲海朝霞任意烘襯幻彩的桃山山影,又甚或是在多加屯、平岩的稜線上望到那峰峰相連似浪花跌宕起伏的四秀山稜。我想,你必然也會有想去那裡走一遭的衝動吧。更何況,四秀的登山口不但在交通方便的武陵農場中,且其山徑,還已步道化般的好走。

終於,在夏末的八月初,我的四秀山旅終於成行。那幾日,正是西南氣流極為旺盛的時候,南部一些地方甚且傳出了災情。在出發的前一日,幾個夥伴還在為是否出發舉棋不定。可是一早,看見清朗的晨曦從天際直洩下來,就讓人慶幸出發是對的。雖然遠處山頭仍不少白雲攪擾,但即便下雨,也應該是下午以後了吧。

上四秀的入口,在往煙聲(桃山)瀑布的步道上。依然,將車停在武陵山莊,過了武陵吊橋後,走上二葉松針葉落滿一地的瀑布步道中,這是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散步路線,但這次我們不走到底,只前行了約1km撞到了往桃山的叉路口,便轉右向我們未知的路徑探去。

 

陡上的防火巷山徑

往桃山的路,一開始向下直探,幾乎探到了七家灣溪溪畔。然後從此步步向上,開始走防火巷裡的道路。防火巷,是這一帶山區慣常見的人造設施,因為雪霸這一帶森林茂密,為避免大火蔓延引發過大的災情,所以林務局在這片山林裡每隔一段區域,就人為的砍伐出一段防火巷,做為森林大火時的緩衝區。而這些防火巷由於植被相對稀疏,便成為攀爬此區大山的便利山徑。如附近的馬武霸基點峰、武加加難、平岩山,以及新近開闢的南湖大山入口新路等,都是循著這樣的防火巷直上,取其易行,也取其上升極有效率,可謂是此區登山的「終南捷徑」了。

(環山部落旁的一條防火巷)

(上馬武霸基點峰的一條防火巷)

 

上四秀的山徑,初始也是走在這樣的捷徑上。且一如其他的防火巷,除了人為清伐後的平坦草地外,草地上也還栽植了楊梅、木荷、青剛櫟、烏心石等不易燃燒的樹種,這些樹種成林後能抑制林下的植被生長,因此能更有助於山林的防火。但即便如此,防火巷大體仍是非常的晒,也非常的陡峭,所以防火巷裡的山徑也多以之字路的方式迂迴向上,無止盡的陡上,再加上無窮盡的曝晒,是走這樣山徑的人所共有的苦難感受。

(以上兩張照片,拍攝者:kenji liao)

 

但幸好,今天是個陰天,免除了高山太陽酷晒的煎熬,但重裝陡上之字坡的苦辛卻仍半點不少。尤其,在停了一個夏天不曾山行後,每個夥伴都要花更多的精神與氣力,去找回他們和山曾共有的默契與呼吸,在找不著前,每個艱難邁出的腳步中,可能更多感受到的,反而是山的無情與試鍊。

汗如雨下,已不足以形容我在防火巷山徑裡的狼狽。但不急,只要累了、餓了、渴了,我們便停下來休息,甚至是小憩睡上一覺都行,因為只要天黑前到得了山屋即可。而且也只有在休息時,你才可以暫時忘卻辛勞,更深刻的和山進行對話。這個午後,桃山的山徑無比的靜謐,連隻小鳥的鳴叫聲都幾乎聽不到,只見悠悠的山雲時不時的在山林裡信步閒走,幾次看見這樣悠然的景象,再加上清涼山風的蠱惑,我幾乎都要仰躺在路旁,但願長睡不願走了。

森林防火巷在2km處走到尾聲,從此上行,開始走在高山箭竹的短草坡上。在一片開闊的短草坡上,視野顯得更加良好,武陵農場大片的開闊地在此也一覽無遺。從此下看,農場極為醒目,因為它的草綠色對比周遭山林的蒼綠,是極為分明的兩種色調。而在農場左側,一帶淺灰色的溪谷輕輕劃過,那裡便是櫻花鉤吻鮭的故鄉七家灣溪了。可以想見五十年代退輔會為何會在此開闢農場,因為這是片面積相當大的平坦地,更重要的是,它的左近有水,七家灣溪成了農場的命脈。於是乎,這片曾經蓊鬱的山林便轉成了農場,蒼綠也讓位給了草綠,不知不覺間,櫻花鉤吻鮭的家園,也越來越退縮在了一隅。

山下的武陵農場,只是偶而回望的風景,更多的時候,我們只能低著頭在山徑上苦行。而這時,山回報給我們的視覺享受,多是夏日裡明豔的小小山花。這時節,這山徑裡,最活躍的莫過於玉山金絲桃了,像夏日豔陽一樣豔黃的小花開滿了一路;玉山石竹也不賴,顯然剛開花的她們,未經時雨朝露的摧殘,顯得少有的精神及健旺,帶紫的嫩粉紅,花瓣末的鬚鬚迎風飄盪,個個都頭好壯壯;還有粉白的白花香青,豔紫的阿里山龍膽,以及沒事總搭著傘蓋的高山沙參,也都一路相隨,在這金風即將殺來的夏末裡,展現了她們最後,也最亮麗的風采。

山徑再上,近步道4km處,我們已很靠近桃山山頂了。但初看到桃山山頭,感受到的卻不是即將登臨的喜悅,反而是「怎麼?!還有這麼一段路要走啊!」累了,大夥兒都累了。這段無止盡的爬升始於1900m的武陵山莊,終止於3325m的桃山頂峰,當日爬升逾1400公尺,而且都還是坡度甚陡的陡上,任誰都會感到疲倦,更何況大夥兒還一陣子沒上山了,疲倦只會更甚。看著夥伴們艱難上行的身影,也只能大聲地叫喚著:「喂,快到了喔!再加把勁!」鼓勵他們,同時,也為自己打氣。

 

無限風光的桃山頂

在桃山的山頂,你可以看到無限的風景,因為,這裡是天造的觀景台。四秀,
像是雪山山塊向東伸出的一條臂膀,他們的西側是雪山、雪北、穆特勒布、巴紗拉雲、小霸、大霸、中霸等山頭構成的雪山主稜。而他們的東側,則是審馬陣、南湖、中央尖、甘藷、無名、鈴鳴、閂山等北一、北二段山頭。而這所有山的海洋,在桃山頂上全可盡收眼底,彷彿遙遠,但又似乎觸手可及。

(桃山頂上的  雪山~大霸聖稜線)

(桃山頂上的南湖中央尖   左為南湖大山,右為中央尖山,前面一條稜是平岩、茶岩山)

(南湖大山)

(中央尖山)

 

傍晚了,夕陽的暈黃染滿了四周群山,山頭上的風也越加顯得峭急,獨立在山頂上,感受到的卻是無邊的靜寂及蕭然,我一直以為山頂是個充滿魔力的地方,每次站上,都會有片刻即永恆,以及時光悠遠的莽蒼感。而在桃山頂上,還多了分對附近其他山頭的寄情,「那廣大且未知的祕境啊!何時能夠去走上一遭呢?」

 

One night in 桃山山屋

夕陽已然憊賴,我們才來到了桃山山屋。高大哥、顏祥、yoyo、二哥、阿超、niki、火星人等先行的夥伴,早已在山屋前的小平台上聊天休憩,甚至已做起晚飯來了。來到了這間充滿熟悉笑語的小山屋,讓人有回到家的感覺。馬上,仁凡、吉祥打起水,做起飯,洋蔥的辛刺味撲鼻而來,更加有家的味道了。

(攝影者:kenju liao)

 

突然間,火星人驚喊「快看!變紅了喔!」原來,剛還覆蓋住大霸的暮雲已漸漸褪去,而這時,恰好熔金落日也將那裡染成了一片殘陽血色,多麼壯美的山景啊!我從沒有這麼近距離的看過大霸,而在落日殘陽中,這「全台最大的筒仔米糕」,也給予人無比震憾的視覺感受。一下子,所有人都停止了做飯,全站向西邊,為這座泰雅族人的聖山行最注目禮。有一時,全沒有了喧鬧聲,彷彿所有人的魂魄全給大霸吸了去。

(看見全台最大的筒仔米糕了嗎?)

(小霸附近的似血殘陽)

(大霸稜線上的夕陽)

 

桃山山屋的夜,也無比精采。除了為仁凡過生日,還有天上燦爛的星空,以及山下依稀閃爍的夜景。累了,都累了,所以沒幾個人出來,只有阿超、吉祥和我,在山屋前的小平台上看著久違的星空,阿超還努力地想拍出星軌。而在遠方,在淡薄的夜霧中,你還可以瞧見山下稀微的人家燈火,「那裡可能是新竹、……而那裡,大概是桃園吧、……再遠處,有一長排燈,會不會是中正機場呢?」

很難想像在高逾三千公尺的山屋上,還能這麼清楚的望見人間燈火,甚至自己的家人,也可能就在山下的哪盞燈火下。……在如此遙遠的山上,還能這麼清楚的望見人間,這的確是種很特別的感受。

而這感受,又似乎只在桃山山屋獨有。

原文出處

 

五陵四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