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在八通關古道上與熊相遇

發表於2012/12/07
10,06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說來也有趣,在屏科大擔任兩年的研究助理 ,在野外近百個調查野外黑熊的日子裡,每當朋友問說 :「有沒有在野外看過熊?」只能靦腆笑說:「還沒耶!」 ,我就不信爬一輩子的山還遇不到熊!這樣的期盼終於在結束黑熊調查工作後就馬上遇到熊了!

 

來到有熊國

八通關古道,當年日本人開鑿以管理在中央山脈裡的尚未歸順的布農生蕃,東起璞石閣(今玉里)可通至東埔,是當年一條偉大的橫貫公路。而這條古道在玉山國家公園的轄區內至今仍保持相當完好,大部分登山客對於邊緣比較熟悉,如西邊的觀高、八通關山,而東部則是有絡繹不絕通往瓦拉米的遊客。許多遊客來到這裡都會問到:「會不會有熊?」因為古道的重心-「大分」(舊部落名稱),多年來因為熊媽媽-黃美秀老師致力於黑熊的研究,已經將大分-「有熊國」畫上等號,這條步道上每年都有人熊相遇的案例。

我從2009年開始成為每個月在這條步道上的「聞屎工作者」,撥弄著步道上形形色色的動物排遺,同年的3月已在步道看到驚慌下樹的熊。而上天好似要彌補我過去沒看到缺憾,這次來個這麼驚險刺激的! 

 

與熊狹路相逢

5月調查下山之際,怎麼也沒想到在這種非殼斗科[1]結果季節會遇到熊,而且居然就在步道上!話說那回我和同伴完成工作正準備下山,由於要走將近28公里的路程才到登山口,快速邁著步伐,因為太專心在走路上了,居然在兩側芒草叢生的轉角處迎面而來一隻成熊(200斤也不為過,雄壯威武),因為一個轉彎,因為太放心,我們彼此時都嚇了一跳,距離大約只有10-12公尺,突然間我停下腳步,不知道該做何動作!

"天啊!甚麼東西那麼大隻啊!"(此刻我還不太相信我有這運氣與熊狹路相逢)
"阿德!是熊!"(心裡想的是反正要逃也逃不掉,牠已經發出警戒聲了!)

還好野外的熊已經被教導「看到人要快閃…」 所以這隻壯壯熊大步向我們走來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古道下方的芒草叢鑽入!還來不及平撫心裡的悸動,還來不及交換心情,後面又來了一隻!這隻的體型稍小,但是也是青少年的體型,連行為舉止都很青少年。

這隻可愛的很,完全不理會已經遁逃的大熊(推測有可能是母熊,因為熊爸爸不負責懷孕後的事情!)慢慢沿著古道而行 ,內八的步態看來十分逗趣也有點笨拙,一開始完全不把我們兩個人類看在眼裡,迂迴來去,並在我們面前的大石頭處各蹲了兩下,也許是種標示領域的行為 ,熊好奇的打量這兩個很花俏的怪物!

而身為人類的我們雖然對此龐然大物感到害怕,但是那種血液裡的亢奮,不顧危險、腦充血的拿出相機拍攝,此時只恨自己沒有台DV在身!邊拍還得邊丈量自己與熊的距離 ,熊與我們的最近距離有6公尺,嘴巴上說著:「好恐怖啊!」手中拿著相機,腳還得緩緩的向後移動!

來來回回,彼此丈量。我好奇你,你也好奇我!同是存在這裡的生物,我們是何等幸運,近距離的拍攝台灣野外最大型食肉目動物!熊並非真正的自在,因為牠也發出警戒聲,但是從牠的行為與步態來看,好奇程度更強(就如同拿相機的我們)。

突然之間牠似乎有想起「媽媽有交代看到"X"(不隻到熊族如何形容我們人類)要快閃!」回頭猛一轉,踢腿離開,往古道上方茅草叢鑽去(樣貌真的十分可愛逗趣),這時後方的同伴才說他剛剛已經準備要拔山刀了!事後我們先打草驚熊[2],確認牠已離去我們才速速離去。一路上又遇到在步道下方遁逃的熊,大分的熊都在今天出來晃嗎?

在野外看到動物會有一種腎上腺素上升的亢奮感,就像獵人追蹤獵物般,只是我們的目的不在蛋白質。拍攝熊的那剎那,知道自己是冒著某種程度的危險在做這事,卻又自以為的憑著一種動物本能的覺察,可以感受危險程度 (我覺得對方無意傷害我們),我想這也是一種對野生動物危險的浪漫情懷吧!因為數量的稀少以及隱蔽性也使得跟黑熊相遇的機率變低,能夠在步道上遇到牠,知道牠還在這變森林中,感覺真好!

 

 

註解

[1] 殼斗科果實是台灣黑熊的食物之一,特別是青剛櫟,每當秋冬結果季節時大分山區常吸引周圍的黑熊到此覓食。

[2]遇到熊該怎麼辦?在台灣人熊相遇真正被攻擊案例並不多,大多數的人大概只看到遁逃的熊影,但如你真的那麼好運跟牠正面交鋒,請保持冷靜,不要作無意義的揮舞、叫囂,這些都可能導致黑熊更為警戒,因此靜靜的撤退離開現場即可。詳細的作法請參考台灣黑熊保育網http://meibear.npust.edu.tw/Chinese/coexist/meet.asp

原文出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