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干卓萬山行五:武界林道

發表於2013/01/10
7,70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山行第五天,很簡單,就是走武界林道回家。行前,我並沒有意識到這段林道有多長,直到前一晚才知道從紮營的約50K處,一天內要下到9K附近的栗栖溪畔才有車坐,若是全程都踢林道,也要踢上40公里,這距離就算用跑的,可能也要跑上兩天!

但「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幸好這段山徑是「人轉」出來的,人的智商都差不多,能偷就偷,由下面這張截取武界林道一段的地圖中,你可以看到山友是如何在林道間偷里程。實際走過武界林道後,你也會明瞭過往山友的「偷」,也不全是為了「偷懶」,因為武界林道現今的殘破難行,也實在逼得人不得不偷。

 

還給自然的林道

清晨六點,我們離開了營地。比起前幾日,這裡的高度雖僅下降6、700公尺,但明顯的我們已從雲上走進了雲裡,視界也從3000公尺以上合歡、奇萊,變成了下方較低矮的守城、守關。更多時候,我們只能專注在腳下,因為林道上常遍生著比人高的芒草,或是不時出現須高繞的崩塌地形,雖說是走在林道上,卻總是低著頭在找路,更別說有寬敞的營地了,直走了近一小時,約6點50分才發現一段可做營地的林道,讓我們直慶幸昨天傍晚沒再往前挺進。

七時許,我們走到了第一個下切處,在這裡將軍、阿億、小花、阿超要和我們暫別,他們要從此上攻卓社山,那上頭有顆編號5980號的三等三角點基石。卓社山高2654公尺,從林道往上還須爬升約250公尺。昨晚阿超曾提到,如果將來V型谷斷崖過不了,或許可以考慮從2900鞍續走西北方稜線到卓社山,再由卓社(山)下武界林道,如此可作為繞過V型谷斷崖的一條替代路線。其實從前鹿野忠雄及林文安在武界林道未開闢前,即是取此稜線上卓社大山,如果此段林道將來真的不堪行,或許回復以往從上方開路也是選項之一。

7點40分,我們下到了48K紅磚屋,這裡地勢平坦,又有水源,是理想的營地。但也在這附近出現了叉路的選擇,若不是有GPS導引,我們可能在此迷失了方向。後來查看地圖,發現原來另一方向或才是武界林道的正路,我們從卓社大山走下來的林道可能只是支線而已。這條武界林道的正路(下圖黃線)幾乎要拉到牧山下的看天池,在林道還暢通的年代,「牧山舊登山口」及「卓社大山舊登山口」離山頭都不遠、那時攻牧山、卓社大山,應該當天可以輕裝來回吧。不過那樣的輕鬆行隨著林道的荒廢,現在早已無從想像了。

離開48K紅磚屋後,林道的狀況依然不佳。這附近地處山陰,上午的陽光照不進來,林道上多生長性喜陰溼的植物,也或許溼氣重山壁多水流的侵蝕,所以一路時見崩塌。由於攻卓社山的夥伴還在後面,因此我們走得十分輕鬆,些些的阻礙非但不在意下,反而給了我們更多的時間去細賞這段已還給自然的林道。如這時節的海棠開得正好,灑滿一地的嫩紅如同花徑;顏祥在溼綠的草葉間發現了某種長著白毛的漂亮毛毛蟲;大夥兒時不時地摘食路邊不知名的漿果,享受秋的嚮宴;還有,在休息抬頭時,也可見到金黃的陽光正透亮在翠綠的樹葉間,這顯示秋天的腳步還未走進這片山林裡來……

十點左右,我們走到了「造林大鐵牌」,這裡有塊民國六十年代「林務局濁水溪事業區」立的造林鐵牌,也是我們和去卓社的夥伴相約會合的地方。此處高約1873公尺,距目標栗栖溪畔還有1000公尺的高度,雖然阿超說從此過去路便好走,但想想時近中午,竟還有一半以上的路程要趕,不由得多了幾分急促感。當然,這也和我們急切想下山的心情有關,

在造林大鐵牌附近和去卓社的夥伴會合了,多了這幾位健腳,大家的腳步又加快了許多。如阿超所言,過了大鐵牌的路更加好走,大多是山友們在林道間硬切出來的陡下山徑,這樣的山徑不但下降得很快,而且路上多是鬆滑的腐植土,也有利於我們全速奔走(但如果是下雨天,可能常會摔得四腳朝天吧),每個人都像是神行太保戴宗在腳下拴起了甲馬,全力往山下衝刺。我看著GPS的高度從1700、1600、1500……,大約以1小時300公尺的速度快速下降,所謂的「歸心似箭」,大概就是這樣。

11點半,我們在高度1500的林道上午餐休息,阿億笑稱,「我昨晚有打電話叫阿戊送排骨便當,說不定,待會兒就可以見到阿戊囉,」沒想到休息完走一小段,竟然真的遇到阿戊了。這趟走O型干卓萬,進山和出山不在同一點,因此阿超特別商請阿戊來幫忙接駁,喜歡在山上閒逛的阿戊說他要走一段看看,沒想到竟然走到這麼高的地方來。

遇到了從山下來的阿戊,更讓人感覺山下已然不遠,再加上阿戊本身也是健腳,加上這隻健腳後,我感覺大家的速度更加快了,高度也在急速地下降。不久,見到了人為開墾過的竹林,最後,又見到了下方栗栖溪灰濛的水色。那時,真有幾分「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快意啊。

 

濯足栗栖溪

很少看到溪流會如此地高興,因為我們今天好像憋了一口氣,一心就只往這溪畔趕。但一走到溪畔,一口氣鬆開,反而有種垮掉了的感覺。

光是脫鞋子,我就脫了一分多鐘,當赤腳丫子接觸到溪畔柔軟的黑細砂時,頓時有了種重生的感覺。這時,早到的夥伴早已大口喝著阿戊預先冰在溪流裡的可樂、舒跑、汽水……,「啊!…」「啊!…」「啊!…」讚歎之聲不絕於耳,我想飲料廣告要拍得好,很應在此時此地拍。

坐在溪畔的大石頭上,喝著清涼飲料,看這股從干卓萬下來的栗栖溪水,我想到今年夏天有隊山友就是在這裡遇見了山洪,幸賴消防隊員上來用拋繩槍救援,才將他們渡過溪去。但此刻我們不用擔心這問題,快腳的阿億、將軍已渡過溪去,溪水的最深處,也僅及他們的小腿肚。

我拿著鞋光腳走過去,清涼的溪水像絲絹般輕柔地滑過雙腳,可是溪底的卵石卻像無情的腳底按摩一般,時刻在提醒自己「肝不好、胃不好……唉唷、唉唷,」一段栗栖溪,給人冰火兩重天的截然感受,像這樣有趣的地方很應該久待,可是我們的心早已隨著栗栖溪水轉出山間,衝向濁水奔流的塵世人間。

但載我們衝出山的,終究不是栗栖的滄浪之水,而是阿戊可愛的小發財車。除了前座阿戊、YOYO兩人外,我、將軍、阿億、火星、阿超、NIKI、顏祥、小花、瑞瑞,共9個人及10隻大背包,全塞進了後方車斗裡,天知道是怎麼塞下的?!雖然擠塞,但這全無礙我們下山的快愉,在這最後9公里的柏油山道裡,我們一方面驚歎於小發財車的精悍有力,一方面也很有閒情地指畫附近久久巢山是如何的出入,以及濁水溪上的新武界引水隧道又是如何的壯觀,頗有「兩旁鳥聲啼不盡,輕車已過萬重山」的飛揚逸興。

 

餘韻:武界的帖木「村長」

出了武界林道,阿戊載阿億回萬大林道登山口取車,我們則在武界(法治村)等他們回來。在我們下車的地方只有間叫「武界娜路彎」的小店,聽說店裡除了啤酒,不賣其他飲料。剛下山口渴,老弟衝過街去提了一手回來,那時見到幾個原住民朋友正打起桌子,作勢長飲。將軍首先發難,提了一瓶酒就往店裡哈拉,我們也有各自關於干卓萬、卓社的問題想請教他們,於是都陸續走進店裡的棚子下,我們便在那裡認識了帖木大哥,一個早年在彰化、埔里經商有成,現在回到故鄉武界,想為村子做點事的布農漢子。我很喜歡帖木,並不是因為那天他請我喝了幾瓶酒,純粹只是敬佩他想回饋鄉里的心。

他說,我們這裡有很好的生態環境,只要你來,我保證你可以看到山豬、水鹿、山羌、飛鼠、、、,可以體驗到我們卓社獵人的生活。在武界,似乎所有人都熱情、孩子也都漂亮,但是,經濟情況卻不甚好,生態立村,是這位將競選村長的帥爺爺為地方想到的出路。如果你支持他的想法,歡迎連絡他(有意者請留言留下電子信箱,我有連絡方式),武界不遠,就在埔里盆地的邊上。帖木規劃有兩天的套裝行程,歡迎朋友前去武界做客。

本來走完了干卓萬,心想「這地方我已方來,將八方離去」。但不想認識了帖木,或許我與這地方緣份未盡。

 

Day5 武界林道營地-栗栖溪

032 武界林道營地,2502公尺,0600

033 48k紅磚屋,2258公尺,0744

034 造林大鐵牌,1873公尺,1010

035 栗栖溪,827公尺,1351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